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杀意
    “大唐皇家钱庄”的放贷利息和方式向一阵台风一样席卷江南各州府县。房俊安排了有能力的官吏前往那些认购了盐场股份的家族进行游说,效果明显。

    所有认购了股份大家族全部接受“钱庄”的放贷,分别递交了申请,而钱庄也开始对各家拿出来的抵押物一一进行评估,一旦评估完成,就可以正式签署放贷协议。

    而这个协议,是由皇帝钦赐给房俊的一方印鉴盖章之后方可生效。换言之,各家士族等同于跟皇帝借钱……

    这比房俊鼓捣出一个钱庄的信用度要高得多。

    皇帝将钱借给江南士族,别说还有抵押物,就算没有,谁敢赖了皇帝的账不还?而江南士族从皇帝手里借钱也放心,最起码皇帝不会如同民间那些吸血的高利贷那般吃相太难看,最后将大家的血肉都给吸干……

    购买了股份的士族各个喜笑颜开,即得了一份可以传诸后世的家业,又间接跟皇帝做了一笔买卖,实在是物超所值。

    而那些种种原因没有得到盐场股份的家族,则各个灰头土脸,一肚子怨气都撒在顾家头上……

    若是没有顾家信誓旦旦的搞什么“合纵连横”,要大家集体坑房俊一把,现在岂不是都有盐场的股份在手?现如今眼看着别人吃肉自己却是连汤都喝不上,自然满腹怨气,追悔莫及。

    不过顾家势大,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自认倒霉而已。

    当然,此事的始作俑者房俊,也被人将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个遍……

    实在是房俊太过奸诈,招股会前丝毫不曾提及朝廷有意管控盐场,招股会后却陡然抛出以后新建的盐场必须有朝廷颁发的执照方可经营,打了诸多藏着心思给房俊难堪的这些士族一个措手不及。

    可这帮家伙丝毫不曾意识到正是他们先要让房俊难堪,房俊才会藏了这么一手,而是将所有的错都归咎到房俊的奸诈狡猾之上……

    “砰”

    武原镇的坞堡之内,顾烛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满脸涨红,咬牙切齿的大骂道:“房俊小儿,欺吾太甚!”

    倒也怪不得顾烛发怒,那天在招股会的现场被房俊赤裸裸的羞辱,顾烛已经感到无颜见人,怒火中烧。谁知道紧接着这厮就放出朝廷即将管控盐场的消息,非但将顾家的算计全盘推翻,合纵连横成为一个笑话,更是使得顾家现在成了江南士族集体埋怨的对象,成为众矢之的!

    顾烛此人将脸面看得比性命还重,这种羞辱,如何能忍?若非大兄阻拦,他老早就就将房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宰掉了事!

    在他一侧,地席上盘腿坐着一条彪形大汉,即便是坐在那里,头部也达到侍立在旁的侍女胸口处,可见身高之魁伟。

    正是那山越人的宗帅乌朵海……

    乌朵海听闻顾烛辱骂房俊,面上亦是浮起愤恨之色,恨恨说道:“此子不除,某誓不为人!”

    若是说起对房俊的仇恨,乌朵海可比顾烛多得多!

    且不说自己一手策划的反叛大计被房俊破坏,单单那牛渚矶的南山之上,惨死在具装铁骑之下的族人,何止上万?乌朵海虽然侥幸逃脱,但是每当夜晚来临,一闭上眼,就见到漫山遍野的族人尸体,鲜血汇聚成河染红山坡土地,耳畔萦绕不休的皆是族人临死前的哀嚎和绝望的呐喊……

    如此血仇,不共戴天!

    鹤发童颜的董老在一旁优哉游哉的喝茶,听着两个鲁莽之士愤愤之语,心中哂然。

    真是蠢货啊……

    只知道仇视房俊,却看不出那房俊正在步步为营,一步步将顾家逼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么?

    心中极是看不上这两个四肢发达、大脑平滑的家伙,不过自己现在托庇于顾家,与顾家休戚一体、利害纠葛,自然不能坐视顾家被房俊死死压制,甚至猝下杀手……

    “二位壮士,难道从未深思房俊这种种手段背后的寓意么?”董老云淡风轻的说道。

    顾烛瞪眼道:“有何寓意?那棒槌不过是仗着父辈权势,强龙想压地头蛇,看我顾家不爽罢了!可我顾家根植江东数百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会怕了他不成?”

    有勇无谋,愚蠢至极……董老心里下了评语,嘴角微翘,不厌其烦的说道:“那房俊可不是棒槌,奸诈着呢!他为何鼓捣出一个盐场来?须知顾家的支柱,不外乎海贸和煮盐这两项!市舶司只要开始运营,顾家的海贸就算是被斩断一臂,无论是按照朝廷的政策所有交易都经由市舶司管制,亦或是偷偷的走私,规模和利润都将大幅下降,这是不争之事实。而这个盐场的出现,若是当真能如房俊所说的那般产量,对于顾家的煮盐产业来说,不啻于一场超级台风的影响!物以稀为贵,原本的江南煮盐产业年产三十万斛,现在单单房俊的盐场便产出数百万斛,价格陡降已是必然。海贸、盐场皆为房俊所压迫,此次更是运用手段挑拨离间,使得顾家现在四面楚歌、孤立无援,那么下一步房俊想要做什么,已经呼之欲出。”

    顾烛愕然道:“他要做什么?”

    董老愣了一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个龟儿子,老子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你居然还要问我?

    你这脑袋里都是粪便不成?

    董老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口翻腾的怒气,面上却神色不变,淡淡说道:“怕是就要对顾家下手了……”

    顾烛勃然色变!

    是啊,这一连串的运作,依然将顾家逼到孤立无援的境地,现在江南士族要么被房俊拉拢过去,欢天喜地的跟着他合作盐场的买卖,要么对顾家一肚子怨气,将未能得到盐场股份的原因归咎于顾家头上……

    若是现在房俊对顾家动手,整个江南,几乎没有一家会伸出援手!

    顾烛再是自大,也不会傻乎乎的认为顾家已经可以独自对抗房俊的水师!

    怎么办?

    顾烛神色阴晴不定,暗暗咬牙。

    董老依旧云淡风轻的喝茶,再也不发一言。

    心中却兀自唏嘘……

    岁月不饶人,他今年已经古稀,这已是高寿,尚有几年好活?

    公子性情懦弱,优柔寡断,一旦自己死去,定然成为顾家牢牢控制的棋子,生死俱操之人手。哪怕当真有朝一日能划江而治,那还是杨氏的大隋天下么?

    杨氏断绝,复辟之大业,自然也就算是胎死腹中……

    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在,还有最后一丝精力,冒险搏一把吧。胜,则大隋死灰复燃,败,则杨氏从今断绝,老朽之身为汉王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算是死得其所,无愧于天地。

    他虽然看不上顾烛其人,但奈何顾家翘楚的顾煜太过谨慎,绝不肯轻易对抗房俊,摆明车马扯起造反。自己暗示了无数次,试探了无数次,那顾煜却始终不为所动。

    迫不得已,董老也只能将顾烛逼上绝路,将顾家推上悬崖。皆是生死存亡,顾家必然全力一搏,只要能够坚持数月,朝中和各地的前隋遗臣必然群起响应,则大事可期。

    只是一旦顾烛未能置房俊于死地,未能让水师群龙无首,则必将遭受水师凶猛的反噬,顾家是否能够坚持到天下响应的那一刻呢?

    董老暗叹一声。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是苍天不眷顾大隋,自然万事皆休;若是上苍但凡有一丝对大隋的怜悯,也会让顾烛马到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