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剽悍的聿明丫头
    聿明老头蹲在地上,眼睛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江边的巨大龙门吊,眼中精芒闪烁。

    一根极其坚韧的绳索绕过数个密密麻麻组合在一起的圆轮,在两名劳工轻松的拉拽之下将停靠在船闸内货船上的重物吊起。那货物被捆绑成固定的四方体,毫不费力的被吊起来,然后沿着门框式的横梁滑动,货物便从船闸内的货船上吊到岸上,直接放在一辆巨大的平板马车上,看上去足足上千斤的货物,被两匹健马轻松的拉走……

    滑轮这种东西,见多识广的聿明老头自然是见过的,甚至是一些杠杆的原理他也懂。但是将滑轮和杠杆如此巧妙的结合在一处设计出来的这种巨大的龙门吊,却实在当聿明老头叹为观止。

    “这是墨家典籍《墨经》当中记录的那种滑轮么?难道这房俊居然是墨家传人?”

    聿明老头震撼不已,小声嘀咕。

    墨翟和他的弟子们编撰的著作《墨经》中就有关于滑轮的记载。

    书中便曾详细提及滑轮的理论。

    中心轴固定不动的滑轮叫定滑轮,是变形的等臂杠杆,不省力但可以改变力的方向。中心轴跟重物一起移动的滑轮叫动滑轮,是变形的不等臂杠杆,能省一半力,但不改变力的方向。

    读遍诸子百家典籍的聿明老头自然读过这本墨家的典籍,因此他怀疑房俊就是早已失传几百年的墨家传人……

    否则如何解释房俊神鬼莫测的机关之学?

    须知墨家的核心可不是什么“兼爱非攻”,而是独步天下的机关术!若非墨家传人,以房俊的年纪,怎能在机关之术上有这等精深的造诣?

    在他身后卓然而立的聿明雷却是默然不语。

    似乎没听见叔祖的疑惑,他的目光有些迷茫,一会儿看看那高大的龙门吊,一会儿又看看在船厂那边出出进进不断测试数据的新式帆船,一会儿又低头看着脚下用水泥浇灌出来的固若金汤的码头……

    为何那小小的滑轮可以轻易的吊起重达千斤的货物?

    为何那新式的帆船在逆风的情况下以一种“之”字形的前进方式反而比顺风跑得更快?

    为什么一堆粉末一样的东西,在用水和沙子、石子搅拌之后,就能坚若磐石?

    聿明雷紧紧抿着嘴,他觉得有一扇门在自己的面前虚掩着,有些东西在门后露出端倪,却有看不真切,让人甚是抓狂。他恨不得一脚踹上去将门踹开,真真切切的看看门后那一个新奇的世界……

    不搞清楚这些东西,谈何无上天道?

    一老一少各自琢磨着心事,沉默下来。

    身后轻快的脚步响起……

    聿明雷微微侧目,便见到聿明雪快步走来,一张可爱的包子脸鼓起,神情不善。

    聿明雷随意问道:“怎么了,很不开心的样子。”

    只是问一句而已,他并不认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兄妹两个平素很是亲近,聿明雷对于傲娇妹子的性格可谓知之甚深。这丫头性子傲娇任性,绝非看上去那般粉嫩可人、青春秀丽……

    “哼!”聿明雪嘟着嘴,一脸恼怒:“都是那个房俊,看上去人模狗样,实则是个大混蛋、大色狼!无耻之尤!”

    聿明雷心里一惊,这语气……难不成是那房俊狼性大发,占了妹妹的便宜?

    顿时急问道:“那厮做了什么?”

    聿明雪捏着小拳头,忿忿道:“口花花,不知羞,禽兽不如!若不是他跑得快,本姑娘一拳打爆他的狗头!”

    聿明雷丝毫没有意外,他可是知道自家这个看似清纯如玉的妹妹实则是个暴力狂,即便是房俊敢招惹她,也定然照打不误!他着急的是房俊到底做了什么,让妹妹如此恼怒?

    这是正“思索人生”的聿明老头也被孙女惊动,闻言奇道:“房俊到底做什么了?”

    聿明雪小脸儿一红,有些忸怩,吱吱唔唔说道:“这个……那个……”

    毕竟房俊的话语太过下流,虽然刚开始聿明雪并未反应过来,未能洞悉其中深意,但是稍坐思索之后,自然明白了其中之猥琐下流!

    可这话让一个小女孩儿如何复述?

    聿明老头也急了,急问道:“你这丫头,倒是说话呀?是不是那厮非礼你?哎呀,就跟你说女孩子要自爱,要离男人远一些,你偏偏不听,现在吃亏了吧?”

    聿明雪只好说道:“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说话……好难听……”

    聿明雷急得不行,这丫头怎地一点也没有以往的爽利劲儿,拖拖拉拉的?

    “他到底说了什么?调戏你?”

    被哥哥和叔祖紧紧相逼,聿明雪又羞又恼,顿足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道:“那厮说什么‘乳不巨何以聚人心,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呜呜,那黑小子耍流氓……”

    聿明老头啧啧嘴:“‘乳不巨何以聚人心,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嗯,合着押韵,明心见性,不愧是才高八斗的诗词圣手,此言当真是意味深长,韵味悠远……”

    聿明雪对老头怒目而视!

    这是当叔祖的能够说的话么?

    你到底是哪边的?

    聿明老头自知失言,顿时尴尬的咧咧嘴,做义愤状:“哼,此子胆大包天,居然敢口出调戏之言,着实该死!”

    聿明雷则撇嘴说道:“房俊虽然言语不检点,可是也不能将错处都归咎与他,若非你咄咄相逼锲而不舍的追问,他又如何能说出此等诚实之言?”

    聿明雪眼睛都瞪圆了,怒道:“聿明雷,你是不是我亲哥哥?”

    看着妹子都快哭了,聿明雷赶紧没立场的说道:“是是是,当然是!那房俊着实可恶,待为兄去揍打一顿给雪儿出气,如何?”

    聿明雪愤然道:“不行,太便宜他了!你去将他狗头斩下,让他再也说不出污秽之语!”

    聿明雷大汗……

    一句话就砍人脑袋?这个妹子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女,太狠了!况且那房俊虽然粗鄙了一些,但是这话说的也没错啊……

    “那个……揍得狠一点,行不行?杀人啊什么,要流好多血,太残忍了……”聿明雷只得小心翼翼的替房俊争取活命的机会。

    聿明雪不干,顿足道:“你杀不杀?”

    聿明雷尚未回话,脸色陡然变得非常精彩。

    一个声音自聿明雪身后响起:“什么杀不杀的?要杀什么?杀鸡么?呵呵,聿明姑娘当真冰雪聪明,本侯新近习得一种烹调鸡肉的方法,正想给聿明姑娘一展身手呢……”

    房俊带着一群水师的兵将视察军港的宿舍建设,谁知刚刚转出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宿舍,就见到聿明家的三人在说话,自然要上来寒暄两句。

    聿明雪豁然转身,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出现的“黑小子”!见到房俊一脸好像什么都没做过的无辜模样,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娇叱道:“刚刚你跑得快,现在却自寻死路,受死吧!谁要吃你的鸡……”

    娇小的身子箭步冲前,秀气的莲足一抬,一脚便踹在房俊胸口。房俊猝不及防,而且就算是防也防不住,被一脚揣个正着,胸口一闷,身子腾云驾雾一般倒飞出去。

    可是现在就是站在堤坝之上,这倒飞出去,便直接“噗通”一声落到了水里……

    苏定方、刘仁轨等水师兵将面面相觑,然后发一声喊,扑通扑通好几个人都跳进水里搭救房俊。大家可都是知道这小丫头看着弱不禁风娇娇怯怯,实则战斗力惊人,这一脚若是下足了力气,还不得把房俊踹死?就算踹不死,也得给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