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共富贵
    一群锦衣华服的贵人自远处缓缓走来。

    房俊一身青色直缀,未着官服,当先而行,孔颖达与聿明老头背着手走在他身边,一众购买了盐场股份的士族和商贾跟在后面,呈众星拱月之势将房俊围在当中,俨然后世的领导视察……

    由此可见,捧红踩黑、阿谀奉承,古今皆然。

    房俊一路行来,指指点点,介绍着盐场的种种设施,但是更多的则是向身边的的孔颖达也聿明老头解说着各种施舍的用途和。至于那些士族和商贾,带你们看看出了钱都买了些啥已经是够意思了,难道还有本大总管亲自解说不成?

    沿着海边的荒滩,无数的盐池鳞次栉比。

    盐池由上而下逐个挖低,落差为三寸左右,上下池之间开有池门,用以向下流水。盐池周围挖二面或三面大沟,称为盐沟,以备纳潮储水。向海一面的沟堤,开一水门,设闸以备启闭。

    涨潮时海水灌入盐沟,用戽子或水车汲取沟内海水灌入高卤台内,在池中沉淀泥沙;次日将高卤台内海水放入二卤台,再将高卤台汲满海水;第三日,将二卤台内海水放入三卤台,高卤台内海水放入二卤台,再将高卤台汲满海水。逐日依此类推,利用日光蒸发水分,提高卤水浓度,第三层卤台即为结晶池,至此海水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于饱和状态下继续蒸发,无需几日即可飘花结晶,数日后捞盐归坨。

    并不是所有的卤水都会结晶成盐,总归会有一部分剩余,而这剩余的液体称为母液,也称“苦卤”,房俊知道可从中提取多重化工原料,但是具体如何操作,他却是两眼一抹黑……

    来到一处结晶池前,房俊站住脚步,没有搭理眼前点头哈腰的盐场管事,而是将不远处一个身材魁梧壮实的汉子招招手喊了过来。

    赵四受宠若惊,这可是帝国的侯爵、皇帝否女婿,天上神仙一般的人物,赶紧小跑着来到面前,弯腰施礼:“那个……大大大总管,小的给您见礼!”

    房俊最是喜欢这样憨实强壮的汉子,扔到田里能干活,带到战场上又是个好炮灰……

    他亲热的拍拍赵四的肩膀,笑问道:“不必拘礼,不知兄台贵姓大名?”

    赵四差点跪了……

    大总管居然叫咱“兄台”?

    这家伙激动得打摆子,觉得口干舌燥,赶紧舔了舔嘴唇,才哆哆嗦嗦的回话道:“小的叫赵四。”

    房俊脸一僵,嘴角一抽:“呵呵……这名字好,这名字好哇……”

    幸好这里是江南,不是大城市铁岭……

    赵四觉得自家祖坟是不是冒青烟了呢?这样一个威震江南的大人物,居然拍着自己的肩膀跟自己称兄道弟,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啊!都说这位大总管是个大棒槌,杀人如麻凶残暴戾,可是眼前站着的这个年青英朗的小伙子英气勃勃待人和蔼,哪里有半分戾气?

    果然都是造谣啊,若是早知如此,就不该将自家闺女撵回家去,或者在大总管眼前转一转,被他看上眼,这辈子也能锦衣玉食,不至于嫁一个熬海煮盐的苦哈哈……

    房俊哪里知道自己的形象在赵四眼中迅速转变,已然成为“国民好女婿”级别的存在?

    他指着眼前的结晶池问道:“现在卤水浓度如何?”

    提起本职工作,赵四连忙收摄心神集中精力,恭敬答道:“回大总管的话,卤水浓度已将近十成,按照大总管所言的要求,用不了多久即可出盐。”

    房俊奇道:“这么精确?”

    没有专业的检测设备,单单以眼力观测或者用手来测验的话,怎么能将卤水浓度说的这般精确?

    赵四憨笑一声,说道:“小女顽劣,前日于盐池旁嬉戏,手中的莲子不慎掉入池中,却发现那莲子并不沉底,而是平浮于卤水之上,小的深感奇怪,便用莲子逐一实验,便发觉莲子若是在卤水中斜浮,为七八成卤,平浮于卤水面上则为十成卤。前日的那一池卤水本来已经有盐花浮现,只是夜间一场大雨,就将卤水的浓度稀释,幸好昨日天晴,一日暴晒,又达到了十成卤!”

    用莲子来测试卤水的浓度?

    房俊想了想,卤水的浓度越高,比重就越大,莲子便会浮在水面,理论并无偏差,买毛病……

    一个淳朴的农夫却能创出这等简便的测试之法,倒是令房俊大为意外。不过房俊的规矩一直都是“有功则赏有过责罚”,尤其是在发明创造这一方面,要想手底的工匠不至于墨守成规,而是不断的去发现、发明新式的工艺,提升产品的质量和制造速度,就必须有一套严格的奖励制度。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钱到了一定数量,连命都能舍,何况是发明创造?

    房俊欣慰的点点头,赞道:“做得好!来人!”

    身后自有华亭镇的官吏小跑着过来:“大总管有何吩咐?”

    房俊指着赵四说道:“赵四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擢升为盐场的副管事。另外,更创出检测卤水浓度之法,赏钱百贯,以资奖励,并将此事迹传于华亭镇各个工坊、各处生产队,要大家好生学习、以为激励!”

    “诺!”官吏应了一声,牢牢记下。领导视察自然不会带钱在身边,回去在之后便会将赏钱送到这赵四手中。

    赵四瞪着大眼睛愣了半天,突然“噗通”一声跪地,“砰砰”磕头,喜极而泣道:“小的一介平民,所作皆乃分内之事,岂敢当大总管如此厚赏?万万不敢,万万不敢……”

    一百贯!

    即便是江南膏腴之地,这笔钱也能买下上号的水田五亩,起一座两进的宅院,或者在苏州城内最繁华的地段置办下一处店铺门面……

    对于一个连煮饭都要数着米粒的穷困平民来说,不啻于一笔惊天巨款,可以令整个家庭瞬间发生质变,一跃而成为中产之家!可是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对于一个淳朴的农民来说,可不仅仅意味着喜悦,同时也有不可置信的惶恐……

    旁边一位商贾有些不耐,喝叱道:“既是大总管赏你,便回家偷着乐便是,何至于假惺惺谦让?耽搁了大总管的时间,便是你有几颗脑袋也不够赔!”

    赵四吓得一哆嗦,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顿首道:“是是是,小的谢过大总管厚赏……”

    房俊眉头一皱,瞪了那个商贾一眼。

    老子在这里“亲民”呢,正经营自己的形象,你特么横插一脚算什么?那商贾被房俊一瞪,顿时吓得战战兢兢,赶紧缩了缩身子,躲在旁人身后……

    房俊亲手将赵四搀扶起来,正容道:“本侯赏你,是因为你对盐场做出了贡献,这个贡献已经远远超出了你应当承担的职责范畴。咱们华亭镇荒滩处处,良田皆无,本侯自是锦衣玉食,可是要拿什么来养活大家?这里不仅仅是本侯的封地,也是大家赖以为生的家园!本侯自当与大家一起,将华亭镇经营成江南的明珠,家家户户生活无忧、安居乐业!本侯在此承诺,只要你们能将华亭镇当成自己的家,本侯就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家人,同患难,共富贵!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一番话,在场的士族子弟和商贾固然是惊愕不已,那些本地的居民,则各个热泪盈眶,当即跪倒在地,大呼道:“大总管仁厚,大总管公侯万代!”

    房俊哈哈一笑,大手一挥:“既然卤水已经饱和,便开始耙盐,让本侯看看,何谓卤水入境,海盐胜雪!”

    “诺!”

    盐场的劳工齐齐一声大吼,神情振奋的一跃而起,冲入盐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