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八章 薛仁贵发飙(上)
    呼哧,呼哧……

    郭待封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汗水沿着额头小溪一样往下淌,蛰得眼睛都睁不开,嗓子眼更是干得冒烟,每一口炽热的空气吸进肺里,都像有把锉刀在胸腔里来回的拉,两条腿灌了铅还沉,每秒钟都是极其痛苦的折磨,完全是因为不想丢了面子,才继续坚持着。

    可是特娘的这得坚持到何时是个头?

    作为武勋世家的子弟,郭待封小时候也打熬过筋骨,刀枪棍棒自然也曾习练娴熟,可是对于这种超强度的“野外拉练”却是闻所未闻!

    自己坚持了几天?

    五天还是六天?实在是记不得了。自从次出海剿灭盖大海那股海盗之后,水师回到吴淞口军港,便开始整顿。没过几天,便开始了这种残酷到极点的“野外拉练”……

    每天天不亮便起床,穿全服甲胄,携带横刀,什么二十里负重越野、半炷香时间内一百个俯卧撑、仰卧起坐、擒拿格斗、握刀劈砍……

    郭待封都快疯了,这是水师吗?

    恐怕连陛下身边的“百骑”也没有这样的训练强度吧!若非每天三顿大鱼大肉饭菜管饱,现在的万水师兵卒能累死一半!

    不过是一群站在战船接舷战的水师而已,至于吗?

    养尊处优多年的郭待封之所以咬着牙坚持到现在,只不过是心一口气咽不下去!

    当初他同那个薛大个儿一起来到水师报道,同样都是有人举荐,自己是老爹凉州都督、安西都护、西州刺史的亲笔信,而薛大个儿则是拿着张士贵的推荐信,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可是结果呢?

    一场剿灭海盗的水战打完,那薛大个儿直接成了校尉,统领一旅兵卒!而自己呢?那房俊连过问一句都不曾,把自己丢在水师里不闻不问,好像没有自己这个人一样!

    简直岂有此理!

    你房俊是牛逼,可是我爹现在担任这安西都护、西州刺史,掌管高昌城方圆几百里,你家在高昌城的产业可都是在我爹的管辖范围之内,你特娘的不知道送个人情,提拔提拔老子,也好让我爹照顾照顾你家的生意?

    那薛大个儿确实能打,可是咱也不差啊好不好?

    再者说,当校尉统领一旅兵卒,那是军官了,打仗的时候也不用冲锋陷阵吧?论伸手,咱打不过薛大个儿,可若是论运筹帷幄军法韬略,咱这个出身武勋世家的子弟难道还不如一个绛州乡下种地的农夫?

    郭待封越想越气,体力也渐渐不支,便落到了队伍的最后。看着身边的战友越跑越远,郭待封实在是没力气支撑下去追赶,心的这口气一泄,顿时觉得浑身酸软一丝力气也无,干脆一屁股坐到地,呼哧呼哧的喘气……

    头顶炽热的阳光忽地被遮挡,一道阴影挡在自己头。

    郭待封大口喘气,抬起头来,便见到一张面无表情方方正正的脸膛。

    正是这一旅的长官,校尉薛仁贵……

    薛仁贵看着郭待封,问道:“落后却不追赶,反而歇坐于地,这是为何?”

    他远远的跑在前头带领队伍,一回头,便发现有人落后,非但不思追赶,反而坐到地歇息,便折返回来查看询问,看看是否负伤。这种负重越野在起初刚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很容易受伤,但是这些天坚持下来,兵卒的身体素质大幅度升加强,受伤的情况便大大减少。

    但是既然是训练,便不可避免受伤。

    郭待封一见到是薛仁贵,心抑郁不平之气顿时升腾,大少爷脾气发作,没好气的说道:“跑不动了。”

    薛仁贵性格方正,驭下极严,冷言道:“只要未曾负伤,跑不动也得跑!这种负重越野本是极限的驯练方式,越是跑不动越要跑,以此来提升自己的极限。难道哪一天与敌对阵之时,你要跟敌人说你跑不动吗?若是那样,要么成为俘虏,要么窝囊被杀!”

    郭待封顿时大怒,瞪眼道:“你特么教训谁呢?你家郭少爷也是堂堂勋贵之后,你算个什么东西?休要在此叽叽歪歪,待本少爷缓过气来,自会自行回到军营,你且带领兵卒训练便是,勿用管我。”

    尚未跑远的兵卒都盯着这边看呢,隐隐听到郭待封的话语,都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大家都知道郭待封的背景,像是他这样有背景的在水师里多了去了!虽然如他这般身为嫡子的人很少,但各家送入水师之锻炼的子弟也都是身份尊贵,不他差多少。

    敢跟薛大个子叫板……

    大家都来了兴趣,远远的看着兴致盎然。

    这么跑,谁不累?

    可是水师之军机森严,没人敢违抗军纪,现在有郭待封蹦出来,大家都想看看效果如何。若是薛仁贵让步,大家自然有样学样,没理由郭孝恪的儿子可以不守军纪,我们不行吧?

    当真论起来,谁也不谁差!

    薛仁贵依旧板着脸,双手负后,居高临下的瞪着郭待封,冷冷说道:“现在站起来,继续跑,某可以当你刚才的话语没说过。”

    郭待封冷笑:“某若是不跑呢?”

    薛仁贵道:“自有军纪处罚。”

    郭待封顿时炸毛,猛地从地站起来,直视薛仁贵怒道:“军纪军纪,休拿军纪来压我!我郭待封是出身军伍之家,什么军纪没见过,何曾有如此严苛之军纪?某是不服,你待怎地?”

    远处围观的兵卒齐齐朝郭待封伸出一根大拇指,给予精神的支持,至于实际的支援……还是算了吧,薛大个子是个油盐不进的玩意儿,武力值又高的离谱,没必要当面硬钢。

    薛仁贵回头瞅了兵卒们一眼,未予理会,转过来看着郭待封,点头道:“既是不堪训练之严厉,自可申请退伍,某可以将你的申请呈于大总管,并担保大总管可以批准。”

    水师的训练方式全都出自大总管之手,在薛仁贵看来的确严苛了一些,古之兵法从未如此。但是正如军纪所言,只要是身在军,服从命令便是至高无的要求,休说训练严苛,便是前方有刀山火海,一旦命令下达,也得要义无反顾的发起冲锋。

    若是没有这等下一心的意志,何谈强军?

    不过水师当有诸多世家子弟,这些养尊处优的少爷公子自是受不得这种折磨,陆陆续续有不少人都递交了申请,自愿退伍。

    申请退伍?

    郭待封倒是做梦都想这么干,谁特么不愿意夜夜笙歌潇洒快活,非得到水师里来受这份罪?

    可是他不敢啊!

    临来之时,老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水师混出个样子来,替他老脸争光!若是敢如同以前那般胡作非为没规矩,打断他的腿!

    老爹是个什么脾气,郭待封岂能不知?一旦狠劲儿发作,当真能将自家儿子的腿给打折了!

    郭待封瞪眼道:“别特么将自己当个人物,在本少爷眼前,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乡间一农夫,也敢跑水师里来人五人六的!本少爷奉劝你一句,还是赶紧滚回你的绛州乡下种地吧,否则你家婆娘不晓得给你戴几顶绿帽,倒是脑袋绿油油,岂不可笑?”

    少爷脾气是这样,犯起混来口不择言,什么过瘾说什么,什么难听说什么!

    至于后果?

    根本不考虑!

    怕这怕那,那还是纨绔子弟么?

    平素斗殴打骂,侮辱对方的妻子两句,实则不算大事,很多人都这么干。那些污言秽语不是用来侮辱对方家人的么?作为一个纨绔子弟,若是不说几句脏话问候一下对方的家人,实在是对不起纨绔子弟的名头……

    可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句话,算是触到了薛仁贵的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