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二十九章 薛仁贵发飙(下)
    薛仁贵蹉跎乡间,穷困潦倒,与妻子柳氏相濡以沫,恩爱不减。越是穷困之时,越是能看清一个人的品性。每日里辛勤耕作,却依旧缺衣少食,这样的苦日子对于柳氏这样一个出身世家大族的名门闺秀来说,非但未曾有过一句抱怨之言,反而勤俭持家,对薛仁贵鼓励支持。

    能够这样一位志趣高洁、贤良淑德的妻子,夫复何求?

    因此,薛仁贵对于妻子柳氏,自然是又爱、又愧、又敬。

    现在郭待封口出污言秽语,诋毁于柳氏,薛仁贵如何能忍?

    别看他整日里板着个脸似乎性情冷僻,实则脾气却绝对火爆,只是因为一心想要闯出一番事业,搏一个封妻荫子的前程才死死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不想因意气之争而耽搁了前途。

    但是现在,什么前途也比不了妻子的清誉!

    薛仁贵一双眼睛陡然睁大,怒气勃发,咬牙喝道:“汝出言无状,若是道歉赔罪,某不与你计较。”

    即便心中怒气满溢,薛仁贵仍旧保持冷静。

    可郭待封哪里肯认错?

    旁边站着那么多人呢,此时认错,那不就等于将脸丢到地上任人踩?

    郭待封不屑道:“道歉?呵呵,某若是说错话,诬赖了你家娘子,自然应该道歉。可是谁说的准你家娘子在乡间就会为你守身如玉?说不得你前脚投军,那娘儿们后脚就将野汉子招入房中,干柴烈火,阴阳交合……嗷!”

    薛仁贵怒火填膺,去他妈的冷静,去他妈的前程,若是任由别人在自己面前诋毁侮辱自己的妻子,那还算是个男人么?

    薛仁贵飞起一脚,正中郭待封的心窝,将他踹得惨叫一声倒飞出去丈余远,“砰”的一声跌落在地上,烟尘四起。

    郭待封嘴炮耍得正过瘾,实在是没料到薛仁贵一句话不说就是一脚踹来,不过就算他料到了,以他的身后也必然躲不过薛仁贵含怒而发的这一脚。

    郭待封差点没闭过气去,虾米一样佝偻在地上,不停的干呕。

    薛仁贵面色铁青,抬脚走到郭待封身前,喝道:“道歉!”

    郭待封还不容易回过气来,兀自硬气道:“道你娘咧歉……”

    薛仁贵二话不说,又是一脚踢在郭待封腹部。

    郭待封身穿甲胄,这一脚正好穿在护心镜上,“砰”的一声闷响,护心镜瘪下去,而郭待封则惨嘶一声,身子贴着地皮蹭出去七八步远。

    周围的兵卒只觉得喉咙一紧,各个死死的闭着嘴巴,无人敢上前相劝。

    薛仁贵此刻的脸色阴沉狰狞,已经处在发狂的边缘,谁敢上前?万一触怒了他被踹上一脚,岂不是自找的?那日剿灭海盗的战斗当中,大家可是将薛仁贵的身手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尤其是用长矛高高挑起匪首盖大海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直到今日仍旧历历在目。

    若是单论武力值,放眼水师当中,恐怕就要数薛仁贵第一!

    薛仁贵大步走向郭待封,再一次居高临下的喝道:“道歉!”

    郭待封觉得自己要死了……

    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拼了命也只能呼吸半口,肋骨更是剧痛难当,也不知道断了几根。他也算是有股狠劲儿,到了这般地步,依旧不肯服软,咬着牙颤声道:“你娘咧……”

    “砰”又是一脚。

    “嗷……”郭待封再次在地上蹭出去老远,连惨叫都有气无力,五脏六腑好似都移了位。

    “就不……”

    “砰!”

    “我干你娘……”

    “砰!”

    “嗷……你特娘的……别踹了,别踹了……呜呜呜……我道歉,道歉还不行么……呜呜呜,再踹就死了……”

    郭待封终于不敢硬气,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再硬下去,薛大个子今日非得把自己踹死不可!生死面前,他的哪点矜持和骄傲早就不翼而飞,佝偻在地上涕泪横流不住的求饶。

    既是浑身骨头散架一般疼得,也是唯恐自己内脏受损吓得,更是当着这么多兵卒面被人狂殴而羞愧的……

    薛仁贵这才站住身形,回头瞅了四周一脸震撼的兵卒一眼,大声说道:“郭待封违反军纪,自当处罚。但殴打部属,也是某犯了军规,自会去大总管面前请罪,今日训练就此作罢,尔等速速回归军营,不得喧哗,不得随意走动,若有违反,军法不饶!”

    “诺!”

    兵卒们各个挺胸抬头站得笔直,齐声应诺,一脸崇拜、震惊的看着薛仁贵。

    这位薛大个子是真的牛啊!

    郭待封那是普通的勋贵子弟么?人家老子不仅是安西都护、西州刺史,更是一位国公爷啊!不过就是骂了你几句,侮辱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就把人往死里打?

    咱谁都不服,就服你!

    兵卒们也不敢多看,迅速调整队形,成两行纵列,小跑着返回军营。

    薛仁贵则上前薅住郭待封的衣领,一百多斤的汉子被他提溜小鸡仔一样提溜起来,大步前往镇公署而去。

    *****

    房俊正在镇公署里坐着喝茶,将一切公务都丢给了裴行俭、辛茂将一干人等。开玩笑,自己只需要“点开科技树”就已经快要累死,难道还要处理这些繁杂的事务么?

    说句心里话,房俊现在最大的渴望,就是在下一秒来临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叮”的一声,然后一个悦耳的声音想起:“恭喜宿主,系统绑定成功……”

    尼玛,若是自己也有一个穿越者标配的系统随身,可以凭借某种隐形的货币购买各种各样的黑科技,岂不是要轻松得多?什么合金冶炼、化工制造、无线电原理……需要什么只要去系统系统商城购买就OK,人生不要太舒服!

    哪里向现在这般,一个海水晒盐都琢磨去琢磨来,想要造个火枪火炮都两眼一抹黑……

    同样是穿越者,配置不同,自然导致成就不同。

    哥们儿若是也有一台3D打印机,称霸太平洋有何难哉?

    哪怕成为一个厨神也行啊……

    正捧着茶杯意淫呢,裴行俭大步从外边进来,到了房俊面前鞠躬施礼,说道:“大总管,外边有大食商人求见。”

    “大食商人?”房俊一愣。

    市舶司还未建造完,尚未正式运营,大食商人找自己做什么?

    “可是其所为何事?”

    “下官亦不知,只是这几人俱是神色焦虑,怕是有何惶急之处。”

    “那行,叫他们进来。”

    房俊吩咐一声。

    裴行俭转身出去,随即带着三个白色缠头巾、白色长袍的典型阿拉伯服饰的大食人走进来。

    房俊安坐不动,只是微微点头致意。

    为首的大食人年岁在四旬左右,身材魁梧,身上的白袍污渍处处,有些狼狈,就连一把漂亮的大胡子也邋遢肮脏,都有些擀毡了……

    他上前一步,弯腰施礼,操着一口语音怪异的汉话:“尊敬的侯爵阁下,鄙人是来自遥远的大食国的商人,您可以叫我侯赛因。”

    房俊眼皮一跳,很想问问“你的名字里还有没有萨达姆三个字”……

    不过这当然是个笑话,就算那位被绞死之后与自己一般重生,也不至于这么巧同生与一个时代。

    不过他是真的对这几个大食人产生兴趣了。

    千百年来,西亚的国家都向往东方强盛而富裕的国度,他们的商贾怀着崇敬之心,在千山万水戈壁荒漠当中走出了一条道路,来到神秘而富庶的东方,见到了华美的丝绸,精致的瓷器,将之带回西方,成为所有贵族视为荣耀的奢侈品。

    但是渐渐的,丝绸之路漫长的道路和风险被商贾们重视,他们开始开辟海上的航路。

    不得不说,哪怕中国古代的造船技术一直领先于世界,但是说起远洋航海的技术,却一直落后于西方。在这个时代,大食国的商人为了节约陆地通商的成本,已经探索出沿着大陆架一直拥往东方的航线,而大唐从来都不重视航线的探索。

    或许,自己可以试试是否可以从这几个大食商人身上得到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