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章 倒霉的侯赛因
    大食这个词来源于古波斯语Tajik的音译,当年波斯人统治阿拉伯世界时,用这个词来称呼阿拉伯部落。后来经由古丝绸之路,这个词也传到了中国,所以中国人就把来自这个地区的人都统称大食人。汉代称其为条枝,唐代则称大食。

    房俊对大食国没什么了解,但是他知道默罕默德这个穆斯林认可的伊斯兰先知,广大穆斯林认为他是安拉派遣人类的最后一位使者,伊斯兰教教徒之间俗称“穆圣“……

    大食国的这位创始人,生于阿拉伯半岛红海滨之麦加。幼时家贫,为人佣工,至四十岁时,思创新教,尝日夜往麦加附近希拉山,殚精竭思,求解救灵魂之术。尝在山上,见一人影,以为即天使格白利尔之影也。彼尝遇犹太人及基督教徒,颇受其影响,因是自创一神新教以代替阿拉伯旧有之多神教,后称为伊斯兰教。

    其要义即顺天命、爱人类,以求世界之和平,中国又称为回教。后信徒渐多,不容于家乡,乃北奔雅脱利伯城,时公元六二二年,回教乃以此为纪元元年。后乃起兵,削平阿拉伯半岛。

    默罕默德死后,其势力更盛,破波斯,南侵印度,东与大唐、吐蕃为敌,建立强横一时的阿拔斯王朝。

    “ Tajik”的读音像“大衣可”,所以大食应该念“大yi四声”,而不是“大shi”……

    “侯赛因”这个名字在阿拉伯人当中很多,甚至房俊还知道后世米帝那位黑人总统的名字里就有这三个字。

    房俊上辈子觉得叫侯赛因的好像都很久,曾经还百度过含义,百度上说本意是“长得俊美的男人”……

    不过令他惊奇的是,眼前这个大胡子看着一脸沧桑的样子,声音却是清亮雄浑,中气很足,虽然说着汉话的语音难免怪异难听,但是听上去年纪却不大。

    房俊不由问道:“不知阁下今年贵庚?”

    穿越得久了,又总是跟文化人大叫道,房俊的言语也下意识的文绉绉起来。话一出口,才发觉不对,“贵庚”这种词语恐怕一个歪果仁听不懂,他刚想再问一句“你几岁”,那侯赛因却已经回答道:“在下今年二十岁。”

    居然是个中国通……

    这可比相貌和年纪的巨大差距更令房俊赶到惊奇:“看来阁下没少来大唐啊?汉话说的这么好,却是令人意外。不过侯赛因是你的名字吧,不知阁下的姓氏是什么?”

    房俊一直都坐在书案后面,吊儿郎当的样子极其失礼,不过侯赛因显然并不在意,他恭敬的回答道:“在下出身于麦地那的哈希姆家族。”

    卧槽!

    房俊肃然起敬。

    那可是穆罕默德的家族啊!

    阿拉伯最历史悠久、地位崇高的家族!

    房俊惊愕问道:“你们现在国内不是正在开战么?巴格达攻占了没?大马士革占领了么?耶路撒冷占领了没?真是不可思议,作为哈希姆家族的人,你居然跑到东方来?”

    穆罕默德具体什么时候死的房俊不知道,但是以前看过一本介绍阿拉伯的文章,好像是在初唐时期。而在穆罕默德死后,他的地位被“四大哈里发”继承,从那时候开始大食国便开始了南征北战的扩张之路。

    在这个时期,他们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占领了伊拉克,消灭了波斯的萨珊王朝,蹂躏了约旦、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攻占了耶路撒冷,然后打败拜占庭军队后攻占了大马士革,紧接着又侵入埃及并且占领亚历山大里亚……

    可以说,这个时代的大食国在西亚那一片儿就是无敌的存在。

    而一个哈希姆家族的子弟,不在战场上为了家族浴血奋战,反而跑到遥远的东方来干嘛?

    经商?

    房俊可不认为哈希姆家族穷困到需要来东方经商赚取军费……

    侯赛因则眼珠子都瞪圆了!

    这位毫无礼仪的唐国贵族,怎么会知道在遥远的西方伟大的阿拉伯帝国已经攻占巴格达?怎么会知道阿拉伯最勇敢最智慧的将军、被称为“安拉之剑”的哈立德伊本韦立德,已经率领阿拉伯人迅速通过人迹罕至的叙利亚沙漠,在亚尔穆克河畔一举歼灭了拜占庭5万大军,占领了叙利亚首府大马士革?

    自己可是在哈立德伊本韦立德从大马士革出兵攻占了耶路撒冷之后才启航前往遥远的东方,就算同期有商人前来唐国,也不可能带来这么详尽的消息!

    安拉在上,这个唐国贵族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安拉给他托梦了么?

    看着侯赛因个两个随从一脸震惊,房俊打个哈哈,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赶紧吩咐一旁的书吏:“赶紧给几位安拉的使者安排座位,奉茶!”

    书吏们这才去搬椅子。倒不是他们失礼,而是在所有的唐人眼中,这些西域胡商都是低贱的下等人,完全没必要以礼相待,大总管肯接见他们就已经是给面子了好吧……

    至于房俊和胡商说的话更是云里雾里听不懂,安拉的使者?

    几位从来没有接触过阿拉伯商人的书吏一头雾水,安拉又是谁?

    是胡人的皇帝么?

    哎呀呀,大总管就是见多识广、知识渊博,人家胡商都没说自己是哪个国的,大总管就已经知道人家的皇帝是谁……

    啧啧啧,怪不得人家是大总管呢,服气!

    椅子搬来,奉上香茗,侯赛因却不坐,而是再次对房俊弯腰施礼,语气中带着一些急迫:“此次冒昧前来求见,实在是有十万火急之事恳求侯爵阁下。”

    房俊眼珠儿转了转,笑道:“何必如此心急?且先坐下,喝口茶水解解渴,再慢慢细说不迟。本侯最是热情好客,咱们大唐有个圣人曾说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既然阁下千山万水来到大唐,见面既是有缘,无论阁下有何难处,本侯定当全力相助,来来来,喝茶喝茶。”

    也不管人家信上帝的根本不信佛祖的缘分那一套,他端起茶杯,遥遥致敬。

    侯赛因无奈,只得先跟两个随从坐下,端起茶杯。

    一股清淡隽永的香气钻入鼻孔,几个精神一震,但是从未饮过此等浅绿色的饮品,有些窘迫,见到房俊已经轻轻啜了一口,便有样学样,也浅浅的啜了一口。

    茶水入喉,顺滑清涩,口齿留香,将口中因为食用牛肉的油腻中和,甚是清爽。

    侯赛因胡子一翘,惊问道:“这是何物?鄙人从未见过。”

    房俊笑道:“此乃茶叶,是一种植物的叶子。可别小看这小小的叶子,一棵茶树,每年仅可采摘几辆嫩叶,贵比黄金,在大唐可是只有贵族才能享受的顶级奢侈品。而且这种茶叶最是能解除腹中的油腻,清热解毒,有益身心。”

    阿拉伯人吃牛羊肉,平时喝奶,日常更实用许多肉制品和奶制品,茶叶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最佳饮品。不然为何在后世茶叶会和瓷器一样成为东西方贸易的最大宗商品?甚至由于普通西方民众对于茶叶和瓷器的大量需求导致东西方贸易之间的巨额逆差,使得西方国家不得不通过向东方大量倾销鴉片来平衡贸易差额,间接促成了鴉片战争……

    眼前这个侯赛因是阿拉伯的贵族,是不是可以从他这里提前将茶叶远销到西方,赚取大量金币呢?

    谁知侯赛因只是稍微表达了一下对于茶叶的惊叹和好奇,便迅速转变话题,神情沉重的说道:“尊敬的侯爵阁下,实不相瞒,鄙人此次远来唐国,率领着一支规模庞大的商队,只是可惜途中在天竺沿海遭遇飓风暴雨,半数商船沉没,只好率着其余的商船前来唐国贸易,可谁知道就在进入长江走想要走水路前往唐国长安的时候,却遭遇了海盗的袭击……”

    房俊一愣,心说你这运气得有多衰?

    先是飓风,后是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