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四章 陛下惊呆了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倚仗体力优势、马匹优势和特有生活方式,逐水草而居不必困局一地,他们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安家,策马奔腾纵横驰骋,把农耕民族的辛苦所得抢掠一空。

    而农耕民族虽然拥有先进的生产方式,社会组织结构也比游牧民族更完善、更合理,但是体力、作战方式的制约使得其在与游牧民族的对抗之中完全处于下风,只能被动防御、处处挨打。王朝兴盛兵甲强盛的时候偶尔还能防守反击,给予游牧民族沉痛的打击,但是一旦遭遇天灾人祸王朝式微甚至集权崩颓,此消彼长之下,往往便是一场惨不忍睹的灾难……

    不是农耕民族的战斗力比游牧民族差多少,而是双方先天的生存方式便决定了一方可以肆意进攻,一击即中,远遁千里;另一方却只能被动防御,处处挨打。

    农耕文明,游牧强盗,农耕民族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贡献了最大的力量,游牧民族是在农耕民族虚弱的时候来打击消灭农耕民族以最大限度的获取它们要的利益,农耕文明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是正面的,游牧往往是负面的,它们太低级了,不懂也不愿生产只想劫掠。

    然而,随着热兵器的崛起,尤其是身管武器的问世,游牧民族引以为傲的进攻方式便彻底失去效用,来去如风、肆无忌惮的优势也一朝丧尽。

    拥有强大威力和简便操作性的身管武器,能够使一个未经任何训练的农夫,轻而易举的杀死终身辛苦训练并全身覆盖盔甲的突厥铁骑……

    骑兵的时代即将落幕,热武器的崛起不可阻挡。

    “制造局”试验场响起了这个世界的一声炮响,火药在近乎密闭的炮管空间内爆炸,释放出巨大的动能推动实心炮弹在炮**出,实心炮弹在松软的土地上势不可当的爆射而出,将地面犁出一道深沟,然后斜斜的扎进泥土深处。

    试验场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工匠们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样的一枚实心铁丸若是被火炮射出,落入敌军的阵营之中,会有什么样的场面?

    若是有十门这样的大炮呢?

    一百门呢?

    还要个屁的骑兵冲锋,要个屁的弓箭抛射!

    大炮一响,敌军瞬间骨断筋设、血肉横飞!

    工匠们尚未从震撼当中恢复过来,房俊已经开始叮嘱身边的王二小:“抓紧时间,制造出五门青铜炮,要一一严格实验,确保不会炸膛。然后按照本侯交给你的图纸,多制造一些实心弹、霰弹、链弹,水师已经开始秘密调查海盗的装备、人员、出行规律,大概在五日之后将会出海剿匪,正是实验各种炮弹威力的好机会。”

    王小二赶紧点头答应,牢记于心。

    即便是早已对房俊种种神奇的手段见怪不怪,但是现在经由自己之手制造出来的这门“炮”能够拥有这样无穷的威力,王二小依然心神震荡,不敢置信……

    *****

    最不耐暑气的李二陛下到了昆明池便不愿离开,昆明池辽阔浩淼,豫章台四周环水,清风徐徐,将酷暑驱散,凉爽宜人。只不过原本再次操练的水师早被李二陛下统统赶走,看着他们那蔫哄哄的假把式就来气……

    赤着脚坐在铺了凉席的锦榻上,松了松领口,从身边装满了冰块的银盆里摸出一个冰镇了很久的梨子,放入口中狠狠的咬了一口,酸甜的梨肉梨汁已经被镇得冰凉,入喉凉爽消暑,又生津止渴。

    一只梨子没吃完,内侍通禀,马周求见。

    李二陛下随意的挥挥手,内侍退出,马周便走了进来。

    作为中书舍人,马周便是李二陛下身边的“天字第一号大秘”,自然要伴驾在此,替皇帝处理政务。

    手里捏着两封战报,恭恭敬敬的双手呈上,马周说道:“陛下,华亭镇刚刚送抵的战报。”

    李二陛下一愣,但两口吞了梨子,拿过锦帕擦擦手,奇道:“房俊那厮又打仗了?没道理啊……”仔细想了想,以房俊现在在将江南的威望,没人会不开眼的招惹他,山越人的反叛刚刚被剿灭,就算不可能斩草除根,但是没有个几十年休养生息恢复元气,那是耍不出什么花样的。至于海盗,前些时日已经送来了一份战报,大获全胜,并且缴获的钱货数量相当可观,但是水师初创,应当以锻炼士族为重,以战代练的思路虽然不错,但是不太可能一股脑的想要将海盗尽数剿灭,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马周神色有些古怪,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并不是战报。”

    李二陛下沉下脸:“刚刚汝不是言及此乃战报么?”

    皇帝发怒,虽然并未发作出来,但是那股威压的气势也着实骇人。对于马周,李二陛下是极其欣赏也极其厚爱的,一直将他留在身边重点培养,希翼他日后可以成为国之栋梁。

    但越是如此看重,就越是不能容忍一些小错误。

    刚刚还说是江南的战报,现在又反口说不是战报?

    马周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心里一虚,苦笑道:“陛下恕罪,是微臣口误。不过这虽然不是战报,却是房大总管通过八百里加急送抵京师……”

    八百里加急,是大唐最高级别的信息流通方式,只能在传递战报的时候启用。房俊用传递战报的方式来传递一份不是战报的公文,这才导致马周一时间未曾理顺思路,出现口误。

    李二陛下脸色很不好看。

    房俊这个棒槌!

    是不是在江南做出一点成绩,就开始得意洋洋翘尾巴了?居然用八百里加急呈送公文,简直胡作非为无法无天,视朝廷制度为无物!

    可恶的小子……

    他伸手将马周呈上来的公文接过,嘴里骂骂咧咧的拆开封口的火漆:“这个小王八蛋,实在是令人头痛!你说说房爱卿那么稳重的一个君子贤士,怎地就生出这么一个棒槌的儿子……”

    马周哭笑不得,心里也觉得房俊此举却是不妥,但他却不好出言附和李二陛下,那样搞不好会被误解自己是个“打小报告”的小人。

    他偷偷观察李二陛下的脸色,看看李二陛下是不是真的发怒。谁知李二陛下脸上的神情却将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李二陛下原本是一只手随意的从信封中取出信纸,但是看了几眼之后,嘴里的咒骂不见了,两眼发直,脸上满满的全是不可置信,甚至捏着信纸的那只手都在微微发抖……

    马周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房二莫非在江南又搞出大事情了?是什么事情,能够将陛下震惊到这种地步?

    他与房俊交情不错,心中很是担心,便低声问道:“陛下,信上所言何事?”

    李二陛下浑似没有听见他说话一般,两眼发直的死死盯着信纸,似乎信纸里藏了一个国色天香的“颜如玉”……

    马周暗暗埋怨房俊,你说你老老实实的待在江南就行了呗?以你的身份、地位、背景,只要能操练出一支水师,即便无法达到陛下交付的整合江南的任务,也是妥妥的大功一件,为何偏偏不肯安生,隔三差五的总要搞事情?

    背后传来脚步声,有些杂乱,显然不是一个人。

    门口的内侍通禀道:“赵国公、英国公、梁国公求见……”

    李二陛下没反应。

    内侍有些冒汗,皇帝没表示,不知道是应该再喊一声,还是干脆退出去告诉那几位皇帝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