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五章 你儿子要飞
    皇帝走神了……

    几位重臣自然不可能不见,马周只好上前一步,低声提醒道:“陛下?”

    李二陛下这才回过神,茫然问道:“何事?”

    感情皇帝还在震惊当真没回过神呢……马周愈发好奇房俊的信中说了什么事,不过此刻自然不好询问,提醒道:“赵国公、英国公、梁国公在外求见。”

    皇帝跑来昆明池避暑,但是朝政不能耽搁。虽然朝中的政务都交于房玄龄代管,但是房玄龄亦要每天前来请示。

    李二陛下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说完这句,又低头看着手里的信纸,仿佛那信纸能瞅出一朵花儿来……

    马周无奈,只得对那内侍使个眼色。

    内侍感激的点点头,退出去,请几位重臣入内。

    长孙无忌、李绩、房玄龄三人一同步入大殿,鞠躬施礼。

    李二陛下这才抬起头,长长的吁了口气,摆手道:“非是朝中,毋须多礼,诸位入座吧。”

    说完,他神色复杂的看着缓缓入座的房玄龄,感慨的说道:“玄龄……当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房玄龄一脑门雾水,茫然的看着李二陛下,这说的是什么话,是夸赞的,还是讽刺呢……

    摸不准皇帝言语之间的含义,他只好站起身,弯腰鞠躬,诚惶诚恐道:“小儿顽劣,行事冲动,皆乃老臣教导无方,还请陛下赐罪。”

    心里却是暗暗揪起,难不成那混蛋又搞出什么事情,闯了大祸?皇帝这语气听起来很怪异,不像是褒奖的意思啊……

    长孙无忌和李绩虽然好奇,却也不便发问。

    李二陛下脸上的神色很是怪异,有些疑惑,有些迷茫,有些不可置信。

    稍倾,他问道:“去年国库的税赋,入账多少?”

    几位大臣都是微微一愣,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身为皇帝,难道你不知道?

    李绩是兵部尚书,长孙无忌现在是吏部尚书,虽然都知道去年全国税赋的数额,但这事儿不归他们管,有身为百官之首的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在呢……

    房玄龄恭声答道:“回陛下的话,数额是两千九百五十万贯。”

    “两千九百万贯啊……”

    李二陛下嘀咕一声,神色愈发诡异,他瞅了瞅手里的信纸,递给房玄龄说道:“房爱卿瞅瞅吧,这是你那宝贝儿子刚刚送抵的文书。”

    房玄龄心底咯噔一下,暗道不好,难不成还真是那小子又搞事情了?

    真真是冤孽啊!

    想我房玄龄一生低调务实,勤勉为官,处事平和,与人为善,怎地生出个儿子却与自己截然相反?那孽子似乎一时都不肯安分,不搞事情就过不下去日子一般!

    简直岂有此理!

    房玄龄心底担忧,上前几步从李二陛下手中接过书信,一目十行,快速看完。

    然后……

    嘴巴张开,能塞进去一个鸭蛋!

    马周见到房玄龄的表情,心里愈发好奇了!

    这房俊到底在信中写了啥,将皇帝和房玄龄都给震惊成这样?

    长孙无忌和李绩也好奇,信中所言何事,能让房俊这样一个见惯风浪的当朝首辅如此惊讶?

    大殿里有些安静,微风轻拂,帷幔飘荡。

    李二陛下盯着房玄龄,问道:“房爱卿,你怎么看?”

    房玄龄惊了一下,回过神来,不可置信道:“一千多万贯?这个……这个……不太可能吧?”

    盐场之事,房玄龄自然知晓,请求民部下发全国盐场管控的文书尚在门下省等着用印,还未明发天下呢。儿子在江南瞎鼓捣,他也有心理准备,那小子从来就不肯安分。盐场就盐场吧,儿子搞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自己莫名其妙看不懂的……

    可是几块盐场就能卖出去一千多万贯?

    你特么个混小子难道是逗皇帝玩儿呢?

    不过这也不应该啊,就算那孽子胆子再大,敢在皇帝面前开这种玩笑么?

    想了想,房玄龄问道:“此事老臣亦不知真伪,不过那劣子在信中提及有契约文书,不知陛下是否验明真伪?”

    这么一说,李二陛下才“哦”的一声反应过来。刚刚马周呈上的可是两份书信,自己只是拆开了这一封便被震住了,居然将另一封给忘记了。

    他拿起面前的另一封书信,挑开火漆。

    是厚厚的一摞契约文书,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皆是购买盐场股份的人家签字画押,现在送到自己这里,加盖皇帝的私印之后方才生效。

    此外,尚有一份誊录了“皇家钱庄”借贷出去五百万贯的详细账目。

    房俊信里说得清清楚楚,盐场一共建了十五块,卖出去十块,有五块是孝敬给他这位皇帝的……

    可是十块盐场就能卖出大唐半年的税赋?

    那可是一千多万贯啊!

    李二陛下眼珠子有些发红,他在琢磨是不是让房俊把“孝敬”给他的那五块盐场也都卖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进账!

    虽然只有一半现钱,但是另一半却是以他李二陛下的名义从“皇家钱庄”借贷出去,年年收利息!

    民部收缴的税赋虽然是这个数字的两倍,但是各个州府的开支、官员的俸禄、赈灾的钱粮等等都要从这里支出,大多数已经直接进入了各个州府的库房,真正缴纳入民部库房的钱粮,连两成都不到!

    皇帝当了这么多年,还真就没见过这么多的现钱!

    李二陛下陡然有一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这些钱可都是自己的,跟民部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就算他李二陛下昏庸到顶,想要盖一座秦始皇的阿房宫,修一座纣王的鹿台,造十艘隋炀帝的大龙舟,照样谁也管不着!

    老子花自己的钱,又没有动用国库的一分一毫,与尔等何干?

    李二陛下的鼻息渐渐粗重起来。

    不过旋即心情又不好起来……

    为啥?

    他现在才看明白,十五块盐场,只有五块是自己,其余的十座是华亭镇的。华亭镇是人家房俊的封地,房俊在自己的封地里赚钱,就算是皇帝也管不着!能够“孝敬”自己五块盐场,已经足见房俊的“孝顺之心”,自己怎么好意思多要?

    偏偏现在卖出去的是华亭镇的那十块盐场,这就意味着这一千多万贯都是人家房俊的……

    李二陛下觉得自己都快得红眼病了!

    这么的钱偏偏不是自己的,搁谁身上谁不眼红?

    更别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李二陛下了!

    当皇帝的没有一个臣子有钱,而且这个臣子还是自己的女婿,谁心情能好的了?

    可若是让房俊钱“孝敬”给自己,吃相又未免太难看。李二陛下是个有原则的人,他能将弟媳妇收入後宮,却干不出“勒索”女婿这种事儿……

    长孙无忌、李绩、马周三人一头雾水,什么一千多万贯?

    现在刚刚到年中,难道陛下要开始收缴今年的税赋了?

    李绩想了想,问道:“陛下,莫非您打算东征了?”

    不是要开始东征的话,干嘛要将将到了年中便开始收缴税赋?可东征乃是天大之事,事关国本,若是没有全盘的准备,即便是胜了也是惨胜,若是失败……

    简直不敢想象!

    蒸蒸日上的大唐帝国,甚至有可能步入前隋的后尘,一朝陨落、分崩离析!

    若是陛下当真想要即刻东征,那是一定要劝阻了。

    就算是以死相谏,李绩也在所不惜!

    可是李二陛下一脸落寞、满腹纠结的叹了口气,说道:“非也,东征事大,某怎能轻易发动?只不过是房俊那厮卖了几块盐场,得了一千多万贯的银钱而已……”

    李绩、长孙无忌、马周瞠目结舌。

    一千多万贯?!

    长孙无忌嫉恨交加,马周嘴巴张大,能塞进去一个鸭蛋,而李绩则眼珠子乱转,心中打起了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