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暗斗
    想让房家锻造甲骑具装?可以!

    但是没理由只让房家奉献,规模居于大唐铁厂之首的长孙家在一旁看热闹吧?

    让我放血,你也别好过!

    长孙无忌脸一黑,不过他早有说辞:“可惜吾长孙家的铁厂虽大,但是冶炼的钢铁品质不够,更无锻造甲骑具装的工艺和实力,实在是难当重任。”

    听着长孙无忌推卸责任的话语,未等房玄龄开口,李绩已然说道:“这方面赵国公毋须担忧,大可以由长孙家多出一些生铁,让华亭侯负责锻造便是。”

    李绩可不愿被房玄龄误认为是他在打击房家……

    以房玄龄的品性,是不太会在意锻造甲骑具装的钱财的,哪怕他明知这笔钱兵部拿不出,朝廷也拿不出,简直相当于捐献一般。但是只让房家出这笔钱,却让长孙家在一旁看热闹,他李绩可把房玄龄给得罪了。

    房玄龄是老好人,但不代表老好人不会发脾气。

    不患寡而患不均……

    长孙家铁厂规模大唐第一,房家锻造之术冠绝大唐,两家各取其长相互弥补,谁也说不出不行来。

    你长孙家不是没技术锻造甲骑具装么?没关系,房家有技术啊,你多拿出一点生铁便是了。

    至于房家说没那么多生铁?没关系,长孙家有啊,你多出点力是了……

    房玄龄抬了抬眼皮,语气平淡:“如此甚好。”

    儿子能赚钱,而且钱太多不是好事,当是捐献给朝廷一些,可以接受。

    但长孙无忌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那李绩大抵是不懂得冶铁锻造之道,根本不明白生铁是不可能拿来锻造具装铁骑的,生铁太脆,锻造甲胄都不行。生铁需要再次冶炼,才能得到韧性极佳的钢,用来锻造甲胄兵器。

    然而一定数量的生铁能够冶炼出的多少钢,甚至能不能炼出钢,都是一个未知数。长孙家提供给房家生铁,万一房家拿去一百斤生铁炼出了五十斤钢,却偏偏要说只炼出了十斤,甚至还有一炉给炼废了,长孙家岂不亏死?

    李绩的这个提议,万万不能答应……

    长孙无忌偷偷看看李二陛下的脸色,见这位皇帝明显已经意动,只不过是碍着自己的颜面没有强制拍板而已,但很显然是在等着自己表态答应。

    万般无奈,长孙无忌只好说道:“老夫深受陛下厚恩,自当精忠报国,何须与房家联手?房家锻造多少甲骑具装,吾长孙家定然一副不少便是。”

    话说得敞亮,心里却一阵肉痛。

    房家的冶铁技术长孙家高明得多,同样的衣服甲骑具装,长孙家所需要的成本当然也房家高得多……

    可是这种场合,又是当着陛下的面,自己能怂么?

    拼死也得撑住了啊,须知长孙家因为长孙冲之事,现在可是跟陛下之间的关系有些隔阂,绝对不能使得这个隔阂再度加深,否则长孙家危矣……

    李二陛下终于龙颜大悦,笑道:“二位皆乃帝国之柱石,拳拳爱国之心,某深受感动。此事便这么定下吧,懋功回去之后,便制定出甲骑具装的尺寸要求,分别送抵两家的铁厂。”

    “诺!”

    李绩心里美的冒泡,赶紧应下。

    房俊那小子几天锻造了百副甲骑具装,若是给他半年的时间,那得锻造出多少?何况还有长孙家同等数量呢!

    只要想想自己的麾下成千万的具装铁骑漫山遍野风卷残云的将胡虏冲杀殆尽,李绩忍不住咧开嘴巴……

    马周心暗叹。

    朝堂之,果然处处勾心斗角,刚刚这几位言语之间的交锋虽然看似平淡,暗地里却是寸步不让。连房玄龄这样光风霁月的君子都冷嘲热讽遍地挖抗,官场不好混……

    一番机锋暗斗,房玄龄与长孙无忌“两败俱伤”,李绩大获全胜,李二陛下则平缓了心对于房俊的“嫉妒”,唯有马周全程打酱油。

    以他现在书舍人的官职,也却是没资格参与到这种掰腕子的局面之。

    李二陛下心情大好,便问道:“张亮可否启程南下?”

    马周答道:“今日一早启程,乘船由水路南下。”

    李二陛下点点头。

    对于房俊在江南一些列手段,他是极为满意的。只不过房俊的“棒槌”脾气,仍旧让他放心不下。市舶司的设立,等同于在江南士族手争夺利益,那些一直将江南视为禁脔的士族们岂能善罢甘休,坐视房俊将市舶司设立起来?

    明争暗斗自然是免不了的。

    一旦江南士族有什么过格的作法,依着房俊的脾气,难保不会反应激烈。

    张亮老成持重,与房俊又不可能沆瀣一气,两人一个锐意进取一个稳重老成,正好相互牵制,相辅相成。

    李二陛下又问:“准许皇家水师设立专门的工坊制造震天雷的可曾发出?哦,还有那个什么制造局的请求,枢商议已经批准,不要耽搁了。”

    这些事情都是马周亲自处理:“回陛下,准许华亭侯请求的旨意已经发出,并且按照陛下的意思,从神机营调拨了一批震天雷运往江南,不至于使得华亭侯短期内无震天雷可用。”

    在座都是金戈铁马出身,哪怕是身为官的房玄龄也层遭遇过数次大战,对于军事都有相当程度的水准。知道一旦震天雷应用在水师对战当,会产生怎样的威力。

    “制造局”里的火炮声隆隆作响,一边测试火炮的性能,一边培训炮手。华亭镇的军民大多数非但不知火炮为何物,连震天雷这种火器都未曾听闻,被“制造局”里的炮声搞得人心惶惶,还以为是“地龙翻身”……

    水师的战船则成天出入不绝,一刻不停的进行着操练。

    新式战船只有四艘,船坞内在建的战船已经铺设完龙骨,船体也初具形状,只是完工尚要一个月左右。这一批的战船有二十艘,同时有三十艘货船,都是房俊的“聚宝盆”……

    按照房俊的规划,军港和水师是整体属于“皇家水师”的编制之内,是李二陛下的私产。市舶司、制造局虽然建在华亭镇的土地,却是各自相当于朝廷的一个衙门,等于房俊无偿将自己的地盘贡献给了朝廷。而华亭镇,则全部都是房俊的私人地盘,包括盐场和船厂,自然是房俊的私产。

    别看船厂的船工、工匠大多数都有着朝廷的背景,但是这年头工匠不值钱,没人在乎他们的去留!

    在房俊的心目当,船厂的地位自然盐场要高出无数个层次,哪怕盐场一下子卖出了一千多万贯的巨额钱财,日后也将源源不断的创造财富……

    先不说船厂承载着房俊征服深蓝的梦想,单单从创造利润方面说起,也丝毫不会盐场逊色!

    船厂是房俊的,水师是李二陛下的,那么水师想要装备船厂造出来的新式战船,除了梁仁方带来的四艘船是莱州船厂所造,自动并入水师编制之外,以后想要船厂的新式帆船自然是付钱购买!而采用新式帆船理念建造的商船适合远洋运输,在市舶司运营之后,也必然会成为商贾们趋之若鹜的产品!

    船厂、铁厂,在这个年代,这相当于一个国家的重工业,对于有着远大野望的房俊来说,肯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能凭借自己超越时代的见识使其突飞猛进,不至于处处受到掣肘限制。

    而且船厂有李孝恭的股份,虽然至始至终那位王爷从未来看一眼,但是只要有他的份子,李二陛下哪怕再是眼红,也不会肆无忌惮的伸手……

    在这时,新任沧海道副总管张亮由水路抵达。

    朝廷的战船一路顺江而下直抵吴淞口,五艘大船乘风破浪,船尽是张亮的家将部曲,盔明甲亮、气势汹汹。可是当船队抵达吴淞江的码头,立在船头的张量满脸阴云,差点当场爆发!

    吴淞江舟楫如云帆桅林立,诺大的码头车水马龙货物如山,好一派繁华之景象。

    然则,却是没有一人往他这边看一眼,整个华亭镇,居然没有一个人前来迎接他这位沧海道行军副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