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四十二章 靠边站(上)
    张亮觉得自己无法再忍受了……

    他知道现在房俊强势,又占据先手,自己初来乍到极易被房俊架空,是以哪怕刚刚遭受了平生未遇之羞辱,他也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忍辱负重。

    可现在他实在是镇定不下去。

    张亮“腾”的站起,脸色铁青,怒喝道:“房俊,安敢辱我至此,真当我之佩刀不饮血哉?”

    “啪!”

    刘仁愿拍案而起,怒视张亮,叱道:“放肆!敢在大总管面前失礼,不怕军法吗?”

    张亮愈发恼怒:“尔是何人,竟敢在某面前咆哮?”

    两人顶牛大吼,刘仁愿寸步不让,席君买在一侧手摁刀柄怒视,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势。而堂外的卫兵听到堂内的争执,纷纷涌入堂内,虽然未曾横刀出鞘,却也是虎视眈眈,盯着张亮,只要房俊一声令下,就要将其擒拿。

    而张亮的那些养子亦在外厅用饭,闻听状况,亦都纷纷跑过来,与华亭镇的兵卒对峙。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势!

    房俊慢悠悠的起身,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却满是轻蔑:“国公,知进退,守方圆,才能取舍有度,应对自如。您是长辈,却不修德行,身为副官,却不知上下,自打下船的一刻起便处处挑刺挑衅,时时心怀怨怼,某倒是想要问问你,究竟是对本侯的资历不服,还是对陛下的旨意不满?”

    张亮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若非看出刘仁愿与席君买身手不凡,房俊本身亦是武力值超高,自己双拳难敌六手,张亮真想喊一句“去特娘的理智,去特娘的颜面,老子只想将这个黑小子锤死了事”!

    什么叫知进退守方圆?

    黄口孺子,也敢教本帅做人做事?

    什么叫对陛下的旨意不满?

    处处都是你跟我挖抗、无穷无尽的羞辱好吧?却反咬一口给本帅扣上一个天大的罪名,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张亮知道,自己若是在这堂中继续待下去,保不齐就会被这无耻之极的黑小子气得方寸大乱丧失理智,届时真的打起来,自己定然被狠狠的揍一顿,然后颜面尽失不说,这华亭镇算是彻底没法待,只能灰溜溜的返回长安。

    到那个时候,不管陛下如何房俊,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破败,从今而后,还有谁会在乎一个甫一上任便被一个黄口孺子的主官赶走的窝囊废?

    张亮咬着牙,运着气,恶狠狠的瞪着房俊。

    房俊面容严肃不苟言笑,丝毫不惧的回瞪。

    良久,张亮方才恨恨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我们走!”

    他的养子们尽皆震惊,这是认怂了?

    “大帅!”

    “大帅,不能走啊!”

    “跟他们干了,咱不能怂啊大帅!”

    不得不说,张亮麾下的这些养子的确都是悍勇之辈,一个个血气方刚,加之平素嚣张跋扈惯了的,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恶气?这要是传扬出去,没脸见人了都……

    张亮心说难道我不想狠狠的干一架?

    可这是人家的地头,打不过啊!

    语气当场受辱,还不如忍辱负重,以图卷土重来,反败为胜……

    他再次恨恨的喝了一声:“走!”

    当先大步迈出大堂。

    一众养子无奈,只得灰溜溜的跟随其后撤走……

    房俊摆了摆手:“都出去吧。”

    兵卒们立刻鱼贯而出。

    房俊坐下,刘仁愿略显担忧道:“侯爷,这么干……是否有点过了?好歹也是中枢委派、陛下钦点的副总管,咱们这样搞,怕是传扬出去不大好听。”

    庙堂也罢,江湖也好,每一个圈子都要有规矩。若是人人都如同房俊这般看谁不顺眼便全力打压,别说天下州府县,便是朝中的三省六部也得乱翻天……

    房俊哼了一声,反问道:“若是吾等笑脸相迎、热情相待,甚至将兵权拱手相让,难道那张亮便能认为吾等是仁厚之辈,和平共处、你好我也好?”

    开什么玩笑!

    这张亮明摆着就是来抢班夺权摘桃子的,说是你死我亡有点过分,但有你没我却是丝毫不夸张。

    刘仁愿当然是明白人,他不觉得打压张亮有什么不对,只是对于房俊如此激烈的手段有些担忧。不过见到房俊不以为然,再想想这位的庞大背景,刘仁愿也就释然了。

    他张亮再是牛人,也压不住房俊!

    更何况这位侯爷可是刚刚给李二陛下送了一个天大的“賄賂”,皇帝相比吃相不会太难看吧?

    席君买全程未发一言,神情冷峻,立场坚定。

    房俊叫上他就上,喊打他就打,反正不论什么后果都有房俊兜着,怕个毛啊?

    *****

    张亮出了镇公署的大门,回头看了一眼大门之上的匾额,狠狠的啐了一口,大步流星的向码头那边走去。

    养子们自然紧紧跟随。

    这帮平素凶悍霸道的悍卒刚刚还义愤填膺、热血沸腾,想着跟房俊的麾下好好的干一架,何曾受过这等鸟气?不过看到自家大帅在人家房俊面前居然怂了,这令大家倍受打击,士气顿时萎靡下去,一个个脚步迈的飞快,却俱是无精打采。

    尤其是沿途见到华亭镇的兵卒或者劳工,感受着对方那毫不掩饰的轻蔑与讥笑,顿觉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

    张亮在酒席上发飙,接着一怒离开,心里憋着一股邪火,却发觉自己又莽撞的犯了一个错误——没有事先问明自己这些人要安置在何处。

    难道要返回去问问自己的军营在什么地方?

    张亮打死也不可能如此低声下气,只得率领麾下又返回了战船之上。

    麾下的养子们各个愁眉苦脸,都是步卒出身,许多人甚至平生第一次坐船,从关中出发这一路的水路早就让大家苦不堪言,谁曾想到了地头,却还得在船上猫着,而且不知道要猫到什么时候……

    张亮也是无奈,谁喜欢长时间在船上待着?

    江风潮湿,江南多雨,只要云彩稍稍遮住日头,空气中顿时便好像能攥出一把水来,那股子黏腻潮湿使得这些北方汉子极度不适应。

    可他又能怎么办?

    那房俊如此羞辱他,自然是绝对不能妥协低头的!反而越是羞辱,他就越是要留在华亭镇,就不信那房俊一丁点儿的错处都没有,只要让他逮着一处,他就发誓一定要狠狠的咬下房俊的一块肉来!

    江面上四面辽阔,江风徐徐,波浪滚滚,战船在水面自然飘荡不休。若是久居船上的南人尚无所谓,但是对于不习水性的北方汉子来说,那就太遭罪了!

    张亮在船舱里生了一会儿闷气,便觉得船身摇晃得厉害,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出来站在船头四处瞭望,西岸的市舶司和镇公署是打死他都不会去的,往东岸一瞅,便见到了诺大的军港和船厂。

    军港是一处天然的河湾,两侧都有不高的山梁,能够遮挡风力,然后顺着水流由南到北的修了一条围堰,港内风平浪静,是一个避风下锚的好地方。

    张亮当即指挥几条战船起锚,径自向军港内驶去。

    麾下不习水性,久在江山晃都晃晕了,先在军港内停驻几日,再慢慢思讨往后的处境。

    战船绕过斜斜伸入江中的围堰,驶入军港。

    入目之处,是无数的战船停泊在各自的码头上,密密麻麻整整齐齐。虽然都落了帆,但是高高的桅杆竖起,高耸如林,战船上不时又维修的工匠上上下下。

    两条小型的战船好像发现了闯入者,迅速升起风帆,修长的船身破开平静的水面,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张亮冲去。

    张亮和几个麾下站在船头,看着那船尾留下白色尾迹的战船飞速的驶来,翘起的船首好似要飞起来一般,惊得瞠目结舌:“这这这……这船怎么如此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