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四十五章 炸响新时代(上)
    放下那些杂七杂八的心思,苏定方顿时心中一松,将精神注意到即将到来的海战上来。

    “大总管为何不允那侯赛因上船?”苏定方对此疑惑不解。

    按说这次出海剿灭海盗,名义上是受到侯赛因的委托,毕竟接收了人家丰厚的报酬,甚至还有贵若珍宝一般的远洋海图!可是大军出海,却将雇主丢在一艘货船上跟在船队的最后,只能在水师攻占海盗的

    窝点之后才能允许其上岸,搜救他的侄子和族人,这就有点不顾情面了。

    房俊坐到舱中的椅子上,自己给自己斟了杯茶,轻轻啜了一口,说道:“因为此战我们将会实验最新式的兵器,要根据战场上的情形不断的去测试效果,不能让那些胡人知晓我们的秘密。”

    苏定方恍然道:“火炮?请恕末将见识浅薄,那火炮当真能如同大总管所言,可以成为海战利器?”

    这些时日以来,苏定方一直领着水师在海上分批操练,虽然知晓房俊在制造局里制造出一种名为“火炮”的新式火器,但是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却一头雾水。

    房俊傲然道:“何止是海战?有了此物,以后的战争将会完全改变形态,即便是卫公这般不世出的军事天才,也得在其兵书当中对以往的谋略战策进行更改!”

    冷兵器和热兵器,虽然只是差了一字,但是在战争形态上来说,却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在冷兵器时代,哪怕是实力对比最悬殊的骑兵冲阵步卒,死亡率也不过在两成左右。一直军队若是死亡两成,负伤往往会达到四城甚至更多,就算是再精锐的部队,在如此的伤亡率面前,都得崩溃!

    史书上动不动就出现的“全军尽墨”等词汇,要么是刻意夸大以彰显其功,要么就是死的死伤的伤俘虏的俘虏,整个军队的编制完全消失。

    当真将一支部队彻底歼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当然,如同白起那般一次性的坑杀几十万人的杀俘不算……

    但是在热兵器时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场战役几十万人的死伤算的什么?

    一支数万人的部队被全歼又发生过多少次?

    当热兵器出现的那一天,人命也就变成了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而已……

    冷兵器时代的海战,无非就是弓箭覆盖、近身对撞、然后接舷。可是到了热兵器时代呢?远远的一炮轰去,一艘战船便随即沉默,全船兵卒尽皆葬身鱼腹。

    战争的规模,已然没有了上限。

    再如何坚固的战舰,也抵抗不了小小的几枚鱼雷……

    苏定方被房俊的话震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想要反驳,张了张嘴,终究顾及的颜面,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语。

    卫公李靖不仅是苏定方的长官,也不仅仅是他是老师,更是他此生最最崇拜的军神!

    李靖之用兵,早已臻达出神入化之境界,以少胜多根本就算个事儿,出其不意、神兵天降、歼敌与无形之中,方是最基本的追求!

    而房俊是个啥?

    除了捞钱是把好手之外,这厮懂个屁的打仗!

    苏定方敢毫不骄傲的说,若是给他和房俊同样的兵力在战场之上对阵,自己完全可以将这个纨绔子弟虐的死去活来!

    就你这样的,也敢置喙卫公的兵法?

    苏定方翻了翻眼睛,决定无视房俊的狂言,全当自己听了一个实在不好笑的笑话……

    *****

    火礁岛在海中洲群岛当中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的,此岛占地极广,有山有河有港口有淡水,人口自然不少。

    而“青皮蛟”的名号,在东海群盗当中更是响当当的名堂!

    清晨的火礁岛安宁静谧。

    海风吹拂着海浪,发出沙沙的响声,艳阳东升,金色的照样照射得海面金光鳞鳞,仿佛万条金蛇蜿蜒蠕动。温柔的海浪舔舐着港湾里船舶的船底,使得船舶微微摇晃。

    当一支庞大的船队在天际的海平线出现,港湾里瞬间响彻刺耳的号角声,打碎了这一片宁静的恬和。

    无数衣衫不整甚至赤着双脚的精壮汉子自岛上各处的房舍中跑出,涌向港湾的战船。栈桥上踏板搭起,海盗们各个身手矫健飞跃上船。

    寻找兵器,挂上船帆,绞起船锚,无数的战船缓缓掉头,鱼群一般争先恐后的驶出港湾,向着远方前来袭击的朝廷水师扑去。

    甲板上的海盗拔出横刀,手持长矛,弓弩上好了弦。船两侧的拍杆挂上了带着铁链的铁锤,船首的冲角张牙舞爪,人人刀枪雪亮,皆是经年累月海上厮杀的好汉。

    杀气腾腾的直扑远方的水师船队。

    ????“青皮蛟”焦世勋看着这样的阵容,志得意满,雄心万丈!东海之上除了除了最大的一股海盗张铁城的船队,还有谁是他焦世勋的对手?

    朝廷水师?

    呵呵……

    焦世勋的嘴角挂着自矜的笑容,傲立船头,心中充满不屑。就算他房俊再是如何英武,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也根本不可能组建起一支无往不胜的水师。

    水军与步卒不同,跟骑兵略有相似,那就是对于兵卒本身的素质要求太高!一个优秀的渔民,可以自己驾舟出海,却绝对不能代表就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水军!

    难道那房俊将自己也当成盖大海那等小打小闹的小虾米么?

    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纵横大洋横行无忌的海盗!

    ????无数战船在海面上竞相前进,海盗船上的喽罗们同他们的匪首焦世勋一样胆气冲霄,丝毫不担心即将到来的战斗。在他们看来,与朝廷水师的交战根本不用耗费多大的力气,自己这方是几乎每天横行在大海之上杀戮劫掠的壮士,水师那边则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府兵,一旦两支船队接舷交战,那和到自家后院里捉只鸡杀了吃肉有什么区别?

    唯一让海盗喽啰们有些打不起精神的,便是朝廷的水师即不会携带大量的金钱货物,又不会有鲜嫩的小娘子,就算将水师杀个一干二净,抢来的船只也不可能给喽啰们没人分一艘。

    没有动力啊……

    两支船队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相向行驶,越来越近。

    焦世勋的座船冲在最前,他目力极好,远远看着对方迎头冲来的为首的四艘战船,看上去有些怪模怪样。

    船帆很大很白,满满的吃着风鼓胀而起,船身却狭窄修长,焦世勋心里就在打鼓——这几艘船实在是开的太快了!

    修长的船身在海面上劈波斩浪,竟然当真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驰,其速度竟然丝毫不逊于陆上之奔马!

    不过焦世勋也只是震惊于对方这几艘船的速度太快而已,对于即将开始的战斗却是信心十足。

    自己的战船立四桅,左右各八橹。士兵摇橹加上船帆吃风,速度极快。而且船身势大力沉坚固耐操,远则箭射,近则冲角撞击、拍杆拍打,接下来与敌接舷交战,手下的悍匪面对一群临时拼凑起来的平民,自然是一击即溃无有不胜。

    这个房俊难道是傻的么?

    真当自己是盖大海那等不入流的货色,想要再来一次大获全胜?

    真是天真呵……

    两支船队迅速接近。

    焦世勋命令船上的旗手打出旗号,各船上的喽啰们做好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

    然而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焦世勋的眼前。

    只见水师当中跑得最快的那四条船陡然在海面上划出一个圆弧,船尾洁白的水流显现出一道半圆的轨迹,以侧舷对着自己。

    然后,一声沉闷的雷鸣在耳畔炸响。

    那四条敌船上火光一闪即逝,随后腾起一蓬蓬黑色的烟雾。

    焦世勋简直不可置信,敌船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