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新时代来临之前的迷茫
    海盗们凶性大发,齐齐的狂吼一声,光着脚板涌到船舷一侧,挥舞着手杂七杂八的兵器,疯狂叫嚣谩骂,各个凶悍异常!

    反观水师这边却是队形严整,兵卒们各个紧紧抿着嘴,握着横刀,沉默相对却有杀气弥漫。

    在两船的船舷越来越近的时候,水师船突然传来一声声的大吼:“预备,投!”

    在前排严阵以待的兵卒身后,一片黑乎乎的玩意腾空而起,向着海盗船投掷过去。

    海盗们有些迷糊,眼神跟着他黑乎乎的东西移动,直到那东西飞跃两船只见的海面落到脚下,叽里咕噜的在脚下滚动。

    这是啥玩意?

    海盗们瞪圆了眼睛,不明白水师将这些黑蛋子扔过来干啥。咦,这玩意咋还冒烟儿?

    这大概是大多数海盗们这辈子最后的疑惑,因为在下一刻,狂暴的炸响面震破了耳膜,眼睛里充斥着陡然闪现的火光、黑烟、以及无数四溅飞射的碎片……

    “轰轰轰”

    震天雷在敌船的甲板炸响,铸铁的弹壳被火药的膨胀力撕碎,弹壳事先铸造的纹路使得整体瞬间变成无数的预制碎片,在火光烟雾肆无忌惮的毫无规律的飞射,狠狠的将阻挡在面前的一切事物撕碎!

    鲜血飞溅,骨断筋折!

    只是一瞬间,海盗船便如同被飓风扫荡了一遍,刚才还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海盗们在甲板翻滚哀嚎,哭爹喊娘。震天雷巨大的威力不但使得甲板的海盗伤亡惨重,更炸开了甲板,不少海盗打了个滚便从甲板的破洞滚落到船舱里……

    水师这边的兵卒则面无表情,掷弹兵在统一的号令下,又是一轮震天雷掷出去。

    “轰轰轰”

    海盗船烟雾弥漫,惨叫连天。

    震天雷的威力能够震塌甲板,却无法破坏船体的龙骨和船舱里边,是以遭受震天雷攻击的敌船看似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实则主体并未遭到破坏。

    船舷终于相接,不过此时的海盗们早已哭爹喊娘,哪里还有半点威风?水师兵卒在长官的命令下纷纷跳敌船,伤者尽数斩杀,余者全部俘虏。

    焦世勋耳充斥无数的炸响声,惊得魂不附体。

    “火器!这是神机营的火器!”

    焦世勋终于回过味来,狠狠一拍大腿,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在陆神勇无敌可以炸得突厥狼骑狼奔豕突的震天雷,居然可以应用在海战当,而且似乎威力更甚!

    完蛋!

    自己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攒下来的家底,一战尽数交待!

    焦世勋目眦欲裂,狠狠的瞪着前方已然停止炮击的新式战船,双方此刻的距离已经不足十丈,刚刚还雄心壮志满怀信心等着接舷战的焦世勋不得不咽下心口翻腾的血气,恨恨的一挥手,下令道:“传令下去,全部撤退,让大家……各安天命吧!”

    事已至此,唯有趁乱撤退,方能保住一命。

    至于到底能有多少人逃脱,焦世勋简直都不敢去想……

    有谁能想到,海洲一等一的海盗“青皮蛟”,只是甫一对阵,便大败亏输、丢盔弃甲?

    身边的心腹得令,忙不迭的通知船的海盗,一边转舵,一边用旗号传令所有的船只撤退。

    焦世勋一身甲胄,盯着眼前的新式战船,发现船有一个圆滚滚黑乎乎的好似筒子一样的玩意被兵卒们转动,将黑乎乎的圆口对准了自己。

    紧接着,有人挥动了旗子……

    焦世勋魂飞魄散,大叫一声:“卧倒!”便扑倒在船舷的下方。此时的甲板由于刚刚准备接舷战,几乎所有的海盗都手持兵器站在那里。

    听了焦世勋的呼声,海盗们尚未回过神,便听得又是一声炮响。

    紧接着,好似飓风席卷而来,无数的铁砂被火药的庞大力量推射而去,几乎笼罩了船面对水师这一面所有的空间。

    “噗噗噗”

    携带着狂暴动能的铁砂如同一场钢铁风暴,将它们面前所有的阻碍统统撕碎!

    焦世勋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吓得呆住了。漫天的鲜血喷溅,血雾濛濛,船所有的一切都被撕碎,血肉飞溅,木屑横飞,骁勇善战的部下躺在血泊里哀嚎翻滚,其状之凄惨,宛若地狱!即便是杀人不眨眼的焦世勋,也觉得一股寒气自小腹升起,瞬间席卷全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这特么是什么武器?!

    焦世勋胆都吓裂了,他不敢起身,自是卧倒在船舷下,疯狂的大叫:“快转舵,快转舵,快跑啊……”

    新式战船的兵卒也被第一次试用的“霰弹”吓住了!

    额滴个天爷!

    这玩意也太吓人了吧?

    若是对着人轰这么一炮,怕不是整个人都给轰碎了?

    哪怕敌人有千军万马,只要有大炮在手,有这种“霰弹”,也照样怡然不惧,来多少轰死多少!尤其是这种接舷的海战,一炮轰过去,一船人都得给撕成碎片……

    这仗还用打么?

    离得远远的轰特娘的是了!

    兵卒们兴奋了,立即通知船的长官,开始追击!

    新式战船的速度最快,专门挑选那些刚刚一直在后面未曾遭受到震天雷攻击的敌船,追去用“霰弹”轰击。炮手们全副甲胄,根本无惧海盗的弓箭,抵近了一炮轰去,敌船的海盗便鬼哭狼嚎血肉横飞……

    没有这个更带劲儿的了!

    四艘新式战船仿佛发现了有趣玩具的孩子,追击,炮轰,下一艘……

    当太阳渐渐升到头顶,这场海实力悬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房俊站在旗舰的船首,放眼望去,海面全都是乱七八糟的战船,几乎每一艘敌船都破败不堪的冒着浓烟,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海面。

    这一次出海剿匪,房俊并没有乘坐那艘五牙战舰。

    那玩意虽然很拉风,但是在海行驶实在危险系数太高,哪怕遭遇到一场规模稍大的风浪,都有沉没的危险。房俊可不想自己来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随船沉没喂了一千多年前的鲨鱼……

    苏定方静静的站在房俊身侧,稍稍落后一个身位,面容古怪。

    在长安的时候,屡屡遭受排挤打压的苏定方憋着一股劲儿,想要在水师当展现出自己的价值,让那些以往冷嘲热讽的家伙们都看看,我苏定方的能耐!

    然而在刚刚的这场战斗当,作为水师都督、战术的指挥官,整场战斗几乎除去“追击”和“迎战”的命令之外没有下达过任何的战术安排,然后大获全胜了……

    我的价值从何处体现?

    苏定方迷茫了。

    是海盗太弱了?

    显然不是。作为肆虐东海的三大股海盗之一,“青皮蛟”的实力绝对称得雄厚。别说行驶海的商队被其肆意劫掠,连一些小国都的眼睁睁的看着“青皮蛟”在其沿海城市登陆,烧杀劫掠掳掠,而毫无抵抗之力。

    毫无疑问,是这支皇家水师太强了!

    强在什么地方?

    不是兵卒的素质,不是战术的优势,而是无与伦的装备。

    新式战船、青铜火炮、震天雷……

    正如房俊所言那般,“本侯不会什么调兵遣将,本侯只需要凭借强大的装备,对敌人保持碾压行了”!

    没错,碾压!

    眼前的这一场战斗,是彻头彻尾的碾压!

    纵横东海的“青皮蛟”在各种新式装备面前毫无抵抗之力,连一丁点像样的反抗都做不到,被狂风扫落叶一般彻底击溃。

    若是大唐的所有军队都这般发展下去,是不是只凭借装备的先进便能横扫天下?

    可是……难道兵卒的素质、临战的运筹帷幄,全都不需要了么?

    历代名将所编纂遗留下来的兵书战策,统统变成废纸了?

    苏定方脑子乱成一团,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