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四十九章 登陆战
    这话说得……

    把苏定方气得满脸通红!

    你的爵位是比我高,你的官职是比我大,可我苏定方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将领,最起码岁数都快是你的两倍了,你得有多厚的脸皮,能拍着我的肩膀说一句“孺子可教”?

    眼看苏定方有发飙的迹象,房俊发觉自己的玩笑似乎有些过头,赶紧转移话题道:“登陆战已经开始,让那个胡商侯赛因也来看看吧,一方面让他认认人,别被咱们的兵卒失手把他的那个侄子给干掉了。另一方面,也向他展示一下震天雷的威力,说不定还是个潜在的大买家呢……”

    苏定方顿时眼睛都瞪圆了,失声道:“你要卖震天雷?大总管,这个可万万使不得,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李二陛下连神机营都要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可见对于火器是多么的看重与忌惮。你现在居然想要把震天雷当作货物一样卖掉,岂不是活腻歪了?

    房俊摆摆手:“你不知这震天雷的制造方法其实非常的简单,就算我们不卖,用不了多久,制造的秘方也会被研究出来。到时候鸡飞蛋打一无所获,还不如现在赚点好处。”

    火药这个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现在的民间就有不少炼丹的道士其实已经掌握了火药的制作方法,只是他们尚未意识到这种参合了几种矿物的东西能够产生如此之大的威力而已。

    虽然就算民间的制作方法是多种草药和多种矿物混合起来的配方,配比不够精确未能发挥火药的最大威力,其中还参杂了很多无用的药物或者矿物,但是又有多大的影响呢?

    震天雷的横空出世,必然会导致火药配方的提前问世。

    而大唐又是个开放的国度,胡人、蛮夷遍布大唐的各大城市,一旦民间这种火药的配方出现,就会用极快的速度传播开去,朝廷根本无法管控。

    只要火药的配方弄明白了,火炮的铸造方法更瞒不住人,除非房俊将火炮造出来之后锁在库房里,永远不见人……

    所以接下来,房俊所要做的事情便是提纯火药的原料,看看能不能搞出无烟火药,另外便是改良冶铁技术,提升钢铁质量,提高火炮的口径和威力。

    “这个……”苏定方无言以对,火药的配方在大唐是最高等级的机密,甚至比皇帝今天穿着什么颜色的亵裤都重要,他根本不知其中究竟。

    不过作为火药的创造者的房俊说出这样的话,苏定方自然无法反驳。

    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可以参与的,以房俊的精明,显然不会自己给自己挖抗找不自在。便不再理会,向身后的兵卒招招手,命其给后方的战船打出旗号,让那个侯赛因立刻登陆。

    一直被隔离战场的三艘战船快速驶进港湾,靠向码头。其中两条是全副甲胄的水师兵船,另一艘则是船体狭长的阿拉伯海船,正是侯赛因的座船。

    房俊站在船上,摸着下巴,琢磨着这个侯赛因既然是哈希姆家族的人,为何要远涉重洋来到远东呢?现在的西亚可是四大哈里发时代,到处举着穆斯林的旗帜攻城掠地疯狂扩张,想要将穆罕默德的荣光传遍全世界!这位不再军中搏一个功勋前程,却偏偏要跑到遥远的远东……

    其行有悖,其意自深呐。

    一艘一艘海盗船被俘虏,一船一船的海盗被押解运走,侯赛因早就等不及了。得到房俊允许他登陆的旗号,他便不停的催促驾船的仆人,快一些,再快一些!

    刚才那隆隆的震响离的太远,只见到一朵一朵腾起的黑烟,却没有见到那种火器的真正威力。现在水师在进行登陆作战,必然会大规模的使用那种火器,自己可得抵近了观看,或许就能看出那么一丁半点的实质呢?

    要知道,他可是哈希姆家族最出类拔萃的冶铁工匠……

    等到他踏上火礁岛的陆地,眼前的一幕再一次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灵!

    全副甲胄的重步兵已经武装到牙齿,一队一队的登陆,有条不紊的向着岛上进发。前方也有海盗在抵抗,但是他们的弓箭落到重步兵的阵中,除了“叮叮当当”一阵乱象之外,没有一丁点儿的杀伤力。而唐军水师这边,远处射箭,抵近了投掷一种黑乎乎的铁疙瘩,两轮攻击下来,等到冲到海盗的阵地,除了身上插满箭矢或者浑身筛子一样往外冒血的海盗在满地打滚的发出凄厉哀嚎之外,根本没有一丝半点的抵抗。

    唐军的水师便挥舞着雪亮的横刀,将重伤者屠戮,轻伤者俘虏,缓慢但是坚定的向着岛屿的深处推进,所向披靡,无可抵御……

    侯赛因激动得浑身发抖,他亲眼见到了那黑乎乎的铁疙瘩只要用一根火把点燃,然后投掷到敌人的阵地上,就会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腾起一股黑烟,凶悍的海盗便会割麦子一样一片一片的倒下。

    就是这个东西!

    穆罕默德的子孙想要得到的就是这个东西!

    只要有了这个东西,哈里发的军队就能东征西讨,让穆罕默德的荣光照耀整个阿拉伯,整个世界!将所有的异教徒统统变成奴隶……

    登陆战很费时,但是无惊无险。

    武装到牙齿的唐军水师缓慢的推进,但凡抵抗在面前的海盗,全部被清除一空。

    一个时辰之后,唐军解救了被围困在一处山洞里的阿拉伯商人……

    小侯赛因见到自己的叔叔,清秀的小脸儿露出笑容,似乎没有惊吓和恐惧,笑呵呵的扑到叔叔的面前,说着:“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亲爱的盖迪尔。”

    没错,“侯赛因”的真名叫做盖迪尔,因为要掩护在船队之中的阿里的儿子小侯赛因,他故意给自己叫做“侯赛因”,以此来迷惑麦地那的敌人,让别人以为这支船队的首领是一个叫做“侯赛因”的人……

    盖迪尔差点哭出来,他匍匐在小侯赛因的脚下,亲吻着他残破的靴子,激动的说道:“我亲爱的主人,是安拉的仁慈保佑着你的平安,邪恶的魔鬼不能伤害你分毫。而且,正是因为您的指引,我找到了阿拉伯人最应该得到的武器,只要拥有了它,我们就会常胜不败,让所有的异教徒都皈依在穆罕默德的光芒之下。”

    耳畔的隆隆声依旧在继续,小侯赛因的眸子闪亮,闪烁着与年龄毫不匹配的智慧,他问:“是这种如同打雷一样的武器么?”

    盖迪尔说道:“是的,我的主人。您被海盗劫掠,我不得不找到唐国的水师,付出了海图的代价以及全部的货物,才恳求他们出兵前来救援。而这支水师的统帅,就是这种拥有天神一样威力的武器的制造者。”

    四周的战斗还在继续,只是海盗越来越少,震天雷的轰鸣声也渐渐消失。小侯赛因站在那里,身上白色的长袍早已污秽不堪,清秀的脸上也满是污垢,但是他瘦小的身子站得笔直,眼眸中闪烁着光芒,气质居然高贵而典雅。

    他微微撇嘴:“那么,就请你带我去见见这位统帅吧,让穆罕默德的子孙去跟他好好谈谈,哈希姆家族需要这种武器。”

    盖迪尔再次亲吻了小侯赛因的靴子,站起身,微微弓着身子引领着小侯赛因登上了战船。至于其余的船员,自然有他的仆人去安置。

    当小侯赛因站到房俊的旗舰上,他高高的昂起头,仿佛傲视天下的领主一般看着房俊,稚嫩的声音差点让房俊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