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章 你的上帝管不到我
    “卑微的唐国人,你应该跪倒在我的面前,亲吻我的靴子,让安拉的福泽庇佑你。当你信仰安拉,你将会得到永生。”

    小孩子的声音稚嫩,但是那副高高在的神态,仿佛酒店的小儿拎着一根骨头丢给店门口的癞狗——乖乖的,有骨头吃哦……

    他叽里咕噜的阿拉伯语房俊自然是不懂的,疑惑的看向盖迪尔。盖迪尔有些冒汗,可是不敢胡乱翻译小侯赛因的话语,只好如实翻译。

    娘咧!

    房俊一听,差点想飞起一脚将这个脑子有病的小屁孩儿踹到海里去!

    他从来都不反对宗教,佛祖也好玉帝也罢帝也行,只要是劝人向善的宗旨,每个人都有信仰的自由,别人不应该去干涉。可是你这副高高在好似怜悯更似施舍一般的语气给谁看呢?

    他忍着火气,冷冷说道:“抱歉,这里是大唐,你的帝管不到我!”

    这一句话,盖迪尔黑了脸,在小侯赛因的逼视下不得不翻译。

    小侯赛因更是一蹦三尺高,尖利的嗓子怒叱房俊道:“该死!你是在侮辱安拉么?你知不知道,我可是穆罕默德的子孙,穆罕默德是安拉派遣到人间的最后一位使者,你这样的异教徒该被天火烧死!”

    房俊看向盖迪尔,盖迪尔满头大汗,犹犹豫豫,小侯赛因指着盖迪尔的鼻子:“翻译给这个异教徒听,一个字都不许更改!”

    盖迪尔只得从命。

    这下子连苏定方都恼火了,他前一步,要抽出腰间的横刀。居然敢如此威胁大唐的侯爵、一路总管,真以为大唐的军人是泥捏的不成?

    房俊气笑了,他先是制止了苏定方的举动,然后指着蹦跶的小侯赛因,威胁道:“小子,听好了,若是不能把你的嘴巴擦干净在说话,老子现在把你掉在桅杆点了天灯,送你去见你的帝!”

    小侯赛因根本听不懂房俊说什么,兀自哇哇的尖叫说着什么,却被满头大汗的盖迪尔扑去,紧紧的捂住他的嘴。

    眼前这位唐国的侯爵可不是心慈面软的人物,手底如此多剽悍的兵卒,见惯了生死,手染鲜血,哪里是可以随意顶撞的?算你是哈希姆家族的继承人,可别忘了这里是远东的!

    人家房俊刚刚说的那句话一点没错,虽然很早以前有阿拉伯人将安拉的福音带到这里,但是这里的人很少信仰安拉,安拉管不到这个地方,穆罕默德更管不到……

    他完全相信,若是眼前这位黑脸的侯爵发起狠来将自己这些人统统杀掉,然后栽赃给可恶的海盗,除了安拉之外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的主人,你得冷静一些,请别忘记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恳求眼前这位侯爵。”盖迪尔只得在小侯赛因耳边疾声说道。

    小侯赛因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

    他也不是傻子,相反这个年龄段的大多数人都要聪明,他只是作为哈希姆家族的未来继承人被所有人宠着有些飘飘然,偶然遇到一个不仅不尊敬自己,更不尊敬安拉的异教徒,实在是怒气勃发而已。

    他安静下来,抿着嘴,斜仰着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不搭理房俊。

    盖迪尔擦了擦汗,苦笑着对房俊说道:“我的侄子年幼无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希望侯爵阁下能够宽容。”

    房俊笑了笑,看了看骄傲的小公鸡的一样的小侯赛因,问道:“你的侄子?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你的主人吧?嗯,没错,他才应该是哈希姆家族的子孙吧?侯赛因……这个名字也很耳熟,以前好像听你们阿拉伯来的商人提起过……”

    他这番话语纯粹是在耍诈,穆罕默德的名字他听过,四大哈里发他也听过,但是四大哈里发都有谁,他两眼一抹黑。至于哈希姆家族的后人……他只知道约旦的国王姓哈希姆,因为约旦的全称是“约旦哈希姆王国”……

    不过这两个人只见的关系哪里像是叔叔和侄子?

    说是主人和仆人还差不多。

    盖迪尔却是真的吓到了!

    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房俊,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东方人怎么会一口喊出侯赛因的真正身份?

    “这个……那个……侯爵阁下,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我想,我们可以谈一笔大生意。”

    盖迪尔转移话题,不能任由这个东方人纠缠下去,若是侯赛因的身份暴露,天知道会不会将他们这些人全部囚禁起来,然后向麦地那所要天价的赎金?

    赎金还好说,若是被麦地那的敌人知道了小侯赛因的消息,怕是宁愿引发阿拉伯跟唐国的战争,也要至小侯赛因于死地!躲避到遥远的东方来,是为了躲开麦地那的危险,若是反倒死在东方……

    那可太悲哀了。

    房俊瞅了一眼岛已经渐渐停息的战斗,然后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这个阿拉伯大胡子:“大生意?我得提醒阁下,现在你们所有的货物都将作为我的士兵解救你这位侄子的报酬,哦,还有你们阿拉伯人视若生命的海图。那么请问,你用什么本钱来跟我商谈生意?”

    盖迪尔傻眼……

    是呀,无论是被海盗劫掠的货物,还是幸存下来的一部分,都已经被他当作报酬送给了房俊。那么还用什么来购买那种威力无穷的火器呢?

    小侯赛因发现了盖迪尔的异状,问道:“盖迪尔,发生了什么事情?”

    盖迪尔只好如实相告。

    “哦,原来是这样。”小侯赛因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仆人将携带的货物全部“挥霍”而恼火,反而因为盖迪尔能够为了解救自己不惜钱财而欣慰:“你做的很棒,盖迪尔,我和我的父亲都将感激你。不过你可以告诉这个可恶的异教徒,我是阿里的儿子,是穆罕默德的子孙,是哈里发的继承者,无论他要多少钱,我都会答应他。不过这要等我回到麦地那之后才行,但是他可以先将那种火器的制造方法卖给我们。”

    盖迪尔苦笑,我的小主人啊,您可真是天真!

    在阿拉伯的世界,作为阿里的儿子,明面无人敢反对您的话,但是你可别忘了,这里不是阿拉伯,不是麦地那,而是遥远的东方,是安拉管不到的地方……

    可是作为最忠诚的仆人,他又不敢违逆主人的话语,只好尴尬不已的向房俊翻译小侯赛因的话。

    谁知道房俊却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大方的说道:“这种火器的制造方法是大唐的最高机密,无论多少钱都不可能交给别人。不过我可以将成品卖给你们,而且只要价钱谈妥,可以赊账。”

    盖迪尔脑子转不过来了……

    制造方法不卖,这个他可以理解。如此威力巨大的武器谁会将制造方法轻易的泄露出去呢?只要能买到成品,他完全可以接受,不过是多花一点钱的事情,阿拉伯商业发达,有的是钱!

    不过这位侯爵答应可以赊账……

    盖迪尔却是不能理解的。

    阿拉伯距离大唐几万里之遥,一来一回的海路要耗时一年多,万一赊了账之后赖账了,你还能追到阿拉伯去讨债?算你去了,阿拉伯可不是东方安拉管不到的地方,算你唐国的水师再彪悍善战,在阿拉伯武士面前也得俯首称臣!

    这个黑脸的侯爵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盖迪尔惊疑不定,小侯赛因已经按耐不住了,他以为房俊不答应赊账,便怒道:“难道这个异教徒连穆罕默德子孙的话都不相信么?”

    盖迪尔赶紧说道:“我的主人,他不是不答应,而是答应的太痛快,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小侯赛因也一愣。

    事有反常必有妖这句话他不懂,但是道理他明白。

    主仆两个疑神疑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房俊一瞅,知道这两人的小心思,不过他懒得搭理这两个家伙,冲着苏定方挥挥手:“命令部队加快速度,岛的缴获暂时毋须清点,全部运回华亭镇再说。让主力留下,我们还得去干一件大事情!”

    然后才回头对盖迪尔说道:“行还是不行,你们慢慢考虑,本侯有的是时间。”

    再也不理二人,反身钻进船舱去了。

    海面的消炎刚刚散去,远方天际便有乌云翻滚凝聚,一场暴风雨即将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