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重围困
    张亮躺在船舱里,郁闷得直叹气。

    他对于前来华亭镇的困难有过思想准备,却没想到情形能够恶劣到这种地步。

    他甚至想过若是房俊以势压人,他先低头,忍气吞声安顿下来,再伺机反攻。可谁能想到这房二嚣张得没边儿,连一个忍气吞声的机会都不给他,干脆摆明车马要将他驱逐!

    太特么过分了!

    一丁半点的官场规则都不顾及了吗?

    副手刚刚赴任,被主官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帽子压下来,不将副官赶走誓不罢休,这简直是闻所未闻之事,连圣旨都不放在眼里了……

    最为可恨的是,房俊那厮早已将整个华亭镇都已经被完全架空,水师是他说了算,华亭镇是他的封地,他张亮即便任了,又能做些什么?

    尤为可恶者,连个任的机会都不给……

    张亮已经退无可退。

    算他现在想对房俊摇尾乞怜愿附骥尾都不行。阵地没丢之前投降,还能自我包装成“起义”;但是现在阵地已经丢了,那特么连“投降”都算不,这叫“被俘”……

    一想到以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地位,居然被房二那个小崽子逼到了悬崖边,张亮郁闷得想吐血。

    此返回长安,跟陛下面前告房俊一状?

    这是张亮想都不去想的事情。

    被一个棒槌纨绔逼得无路可走,只能告状?

    若是他张亮下辈子还想见人,这条路绝对不能走,到时候那是满朝武讥讽嘲笑的对象,一世英名付诸流水,永远都抬不起头。

    张亮揪着头发,烦躁不堪。

    舱外传来阵阵呼喝,更让他心烦意乱,扯着脖子大吼道:“都特么想死还是怎地?”一帮子废物点心,关键时刻一点主意想不出来,还总是添乱,张亮恨不得一个一个统统踹死拉倒!

    舱门打开。

    公孙节一脸古怪:“那啥……大帅,外面出事了。”

    张亮脸色不善:“出啥事了?”

    这个假子勇猛善战又忠心耿耿,张亮很是喜欢,难得的给了颜面。若是换一个人,老早破口大骂,说不得还得踹几脚才能消解心愤懑。

    公孙节说道:“外边很多华亭镇的兵卒、劳工,在追剿一伙贼寇,听着吵吵嚷嚷的话头,大抵是这帮子贼人想要混进华亭镇图谋不轨,却被识破了身份。”

    张亮恨铁不成钢:“真特么一群蠢货!想要干坏事你晚再去啊,这大白天的到处都是人,不被人认出来那才了怪!甭管他,这等废物打死拉倒,留着也是浪费米面!”

    心里直叹气,有胆子混进华亭镇,你倒是好生谋划啊,这么轻易被人揪了出来,简直蠢得无可救药!

    若是当真有人混进了华亭镇干点什么坏事,他倒是乐见其成。杀杀人放放火,多开心呐?最好是能将房俊那小王八蛋给宰了,老子赞你们一声英雄了得……

    公孙节点头应了一声,关舱门走了。

    没一会儿,舱门又开了,这次来的是张亮在关招募的那个吴兴籍贯的狗头军师……

    对着这么老东西,张亮没有好脸色了,破口大骂道:“不是说了由着他去?老子只是个光杆儿副总管,连自己的衙门口儿都不知道朝哪儿开,我管他去死?你个老东西,当本帅的话语是放屁么!”

    狗头军师尴尬得满脸通红,却没有退出去,而是弯腰施礼,惶恐说道:“大帅息怒,大帅息怒……小老儿虽然多年未曾返回家乡,但是随从当却有一个远亲,是去年才投靠小老儿,之前一直生活在吴郡。刚刚他在甲板见了外边被追剿的那一伙人,认出其一个乃是吴郡顾氏的嫡支子弟……”

    “嗯?”

    张亮心一动:“没看错?”

    狗头军师肯定道:“绝对没错!那顾氏子弟名叫顾烛,是顾氏的长房三子,江南人士大多称其为顾三少。很是勇猛霸道的一个后生,平素最喜招摇过市,很多人都识得。”

    顾家的嫡子?

    张亮眯起眼睛,心念转动。

    顾氏乃是江南大族,现如今更是财雄势大,隐隐有一骑绝尘将其他士族甩在身后的架势。这样的一个世家豪族的嫡支子弟,想要混进华亭镇定然不会是偷鸡摸狗那么简单,绝对所图非小……

    张亮霍然起身,喊进来两个侍卫帮自己飞快将甲胄船,大步迈出船舱,吩咐道:“将所有人都集结到甲板!所有战船全都聚拢过来!”

    “诺!”

    侍卫得令,快速前去通知。

    狗头军师颠儿颠儿的跟在张亮的身后,走甲板……

    身边的敌船越聚越多,渐渐已成包围之势,插翅难飞了。

    顾烛咬着牙,紧紧握着手里的短刃,打算大开杀戒。江面不必陆地,若是再陆地,大可以杀退面前的劳工和兵卒之后突围而去,但是在江面,能够逃掉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在船还好一些,一旦落水,他便是有千般本事也施展不出,随随便便一个小兵小卒能用长矛将他捅死。顾烛心里发了狠,自己是只猛虎,哪怕山穷水尽,也不能任由这些泥腿子小虾米欺辱,等到杀得够本,自己抹了脖子,死了也得让顾三少的名声流传下去,任谁敢不赞一句视死如归的好汉?

    身边的乌朵海不知何时从舱底摸出来一柄横刀,吐了一口唾沫,恨声道:“想不到本宗帅居然要葬身于此!只是临死之前,也得让这些虾兵蟹将付出代价,不杀他一个碧江红透,怎对得起这大好头颅?”

    两人皆是一般的凶悍,此刻走投无路,居然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顾烛大笑道:“大好男儿,自当视死忽如归!今日你们穷途末路,若有来生,不妨做一对兄弟!”

    人家“视死忽如归”的前一句是“捐躯赴国难”,曹子建武并举、豪气干云,他顾烛现在却是刺杀不成反对追剿,注定要背负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声,与人家曹子建这首诗的本意相差何止千里?

    乌朵海也大笑:“固所愿也!”

    货船与战船越来越多,已经超过顾烛的货船,到了他的前头,身前左右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战船。不过应是顾忌这伙贼人的凶悍,并未一股脑的冲来短兵相接,而是远远的围着,战船的兵卒则张弓搭箭,强弓劲弩将顾烛等人笼罩其。

    乌朵海大骂一声:“怎地这般卑鄙?”

    水面之,强弓突袭是无解的战略,尤其是他们这艘货船只有一个平板,舱底的空间狭小,根本避无可避。站在船一定被射成刺猬,跳水也难免被当成鱼鳖肆意斩杀,除非能像鱼一样一口气潜在水底又出去十几二十里……

    连个决一死战的机会都不给!

    顾烛满心绝望,正欲指挥着货船径直冲向敌人,怎么也不能束手待毙,便见到密密麻麻围的密不透风的各式货船突然一阵骚乱,几艘巨大的兵舰缓缓驶了过来。

    一个全副甲胄的武将傲立船头,大声呼喝道:“某乃是沧海道行军副总管、郧国公麾下副将,公孙节!尔等面前这艘船,乃是副总管麾下兵卒,皆乃沧海道所属,尔等还不速速退去?”

    乱哄哄的江面瞬间安静下来。

    两方面都是一脸诧异……

    顾烛抹了把脸,道:“老子何时成了房俊那厮的麾下?”

    乌朵海也一头雾水。

    兵卒和劳工这边也有些发懵。

    既然是张亮的麾下,那你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混到镇要干啥?虽然大总管不待见你,可你总归是名正言顺的副总管,大总管再是豪横,难道还能不让你走路?

    必定是想要干坏事,却被识破了,这会儿张亮又冒出来想要保住自己的手下!

    兵卒们气得牙痒痒,可也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