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六章 雨中杀机(上)
    雷鸣电闪,大雨滂沱。

    天仿佛被捅了个窟窿,大雨倾盆而下,天地之间一片茫茫,相隔数丈便看不清人的面庞。

    一队兵卒身穿斗笠,在暴雨疾行,穿越了仓库区域,直抵镇公署。

    漫天雨幕当,华亭镇的巡逻兵卒并未松懈,很快便发现了这支来路不明的队伍。

    “站住!干什么的?”

    五人为伍,一伍兵卒拦在路,伍长大声呵斥,手里的横刀出鞘了一半,哨子也叼在嘴里,只待面前这群人说不明来路,便会吹哨示警。

    公孙节前一步,客客气气的抱拳道:“在下乃是副总管麾下禁卫,奉副总管之命,有一封书信送到镇公署内,还请诸位弟兄行个方便。”

    那伍长凑近了一些,待公孙节将头斗笠向推了推,看清了面容,心里的戒备便放松了。的确是张亮的部属,昨天见过的,况且现如今大总管以及诸位将军校尉都不在镇内,也没什么好防范的。之所以冒着大雨依然坚持巡逻,不过是凭持着心一份责任而已。

    再者说,既然是张亮的部属,那也毋须担心。

    无论这么说,张亮都是朝廷官员,堂堂当朝国公,总不会干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吧?

    那伍长点点头:“原来是公孙校尉,昨日曾见过你。不过眼下大总管不在镇,依某看来,公孙校尉还是先行返回,待大总管回来之后再求见,如何?”

    公孙节为难道:“实不相瞒,吾家大帅已经决定返回长安,只是临走之前,尚有一些话语要交待大总管一番。某亦知道大总管眼下已经出海,是以只是将书信亲手送到镇公署即可,还请几位兄弟行个方便。”

    这个要求无法拒绝。

    好歹人家张亮也是朝廷敕封的副总管,被自家大总管挤兑得待不下去,临走之时送封书信表达一下愤懑的心情,或许还有几句骂娘的话语,也是情理之……

    那伍长便将横刀入鞘,嘴里的哨子也放下来,笑道:“即使如此,小的跟公孙校尉走一遭吧。”

    去镇公署可以,但是必须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否则谁知道这帮恨大总管入骨的家伙会不会玩什么花招?

    公孙节很是心底坦荡,笑道:“如此甚好,在下昨日走了一趟,却是不记得路,劳烦兄弟给带路了。”

    那伍长道:“应该的,诸位请随我来。”

    言罢,转过身向着镇公署方向走去。

    公孙节回头看了人群里的顾烛一眼,后者会意,略一点头,快走几步,跟在了那伍长身后。乌朵海也带着人补着痕迹的稍稍加快脚步,分别接近其余的四名兵卒。

    一行人在暴雨之徐徐前行,脚步落在水泥铺的平整街道,溅起一蓬水珠。

    一道闪电宛如龟裂的纹路一般出现在黑黝黝的天空,照亮了整个华亭镇,然后瞬间熄灭,天地再次昏暗。

    轰隆隆的雷声随之而来。

    在雷声炸响的那一刻,顾烛抽出腰间的横刀,快速前一步,左手从后方探出捂住身前这位伍长的嘴巴,右手的横刀猛地掼进他的后背。

    那伍长浑身一震,想要叫喊,嘴巴却被捂住,想要挣扎,却随着掼进后心的刀子猛地抽出,一身力气随之泄去。一股鲜血激射而出,转瞬便被瓢泼的大雨冲淡,那伍长委顿在地。

    其余几名兵卒的下场类似,只是一瞬间便被从身后发起的攻击刺杀,连一点声息都没发出来。

    路边有一个只有顶棚的仓库,仓库里是一堆堆鼓鼓的麻袋。

    将五名兵卒的尸体拖到仓库里,用麻袋盖住。暴雨倾盆,一时半刻是不会停歇的,即便雨停了,可不可能立刻开工,这几具尸体不虞被人发现。

    街的血水很快被大雨冲到隐藏在街边的排水沟渠里,街面的血迹也被冲刷得一干二净,连凶杀现场都不用收拾,所有的痕迹都被雨水冲去。

    一行人并未说话,只是相互点点头,继续冒着大雨向着镇公署方向行去。

    镇公署所在,是整个华亭镇最宽敞的一条大街,两侧都是高高的房屋。这里不是仓库,而是一些商贾们买下留作交易的时候暂时歇脚的地方,也会作为商铺摆一些货品,当然也会有伙计常驻于此。

    顾烛边走边打量着两侧的地势,到了镇公署门口,却发现一个卫兵也没有。

    顾烛心道真是天助我也,向着公孙节一拱手,也不言语,领着手下直扑镇公署对门的一间商铺。商铺内只是发出几声轻微的响声,便安静下来。

    公孙节抬眼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暴雨如注,掩藏了人世间罪恶的声音。

    他心里有些慌乱,不愿多做停留,径直敲响了镇公署的大门。

    两个门子在门缝后露出头来,疑惑的看着公孙节。

    公孙节将早已备好的张亮的书信交给门子,说了两句话,便带着自己的属下告辞离去。

    暴雨依旧肆虐,整个华亭镇都像是沉睡了一般……

    海面之,翻滚的浪峰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水,大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风急浪涌,暴雨倾盆,目光所及之处,一片迷茫。

    房俊皱眉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有些郁闷。

    雨太大,震天雷等于报废了……

    手榴弹的延时引信是怎么做的呢?

    房俊挠了挠眉毛,实在是想不起来。

    没有触发式引信,开花弹做不出来;没有开花弹,火炮的威力将大打折扣……

    对于自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物理知识,房俊大感懊恼。

    “大总管,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登陆。”

    苏定方从舱外走进,脸色严峻。

    房俊有些迟疑:“雨太大,震天雷被雨一淋没用了。没有震天雷,这次行动有风险了。不如先放他们多活几天,咱们从长计议?”

    苏定方信心十足:“用不着!算没有震天雷,咱们的水师照样是一等一的精锐!雨下得大,的确给我们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但是有弊亦有利,他们的戒备也必定会大大的放松。我们出其不意发动强攻,那些奴仆杂役和豢养的私兵,不过土鸡瓦狗尔!”

    开什么玩笑,没有震天雷,咱们水师不能打仗了?

    这位大总管明显是对他苏定方的能力信心不足啊,真以为每日里操练是逗孩子玩儿呢?

    苏定方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要向房俊展示自己带兵的能力,自然不同意房俊的稳妥策略。诚然,这次行动并不是非得现在执行不可,等到天晴之时用震天雷开路,自然胜券在握,万无一失。

    可是行军打仗,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算军神在世亦不可能谋算无误。在意外的情况下,面对不利的局面,照样能够战而胜之,这才是一支强军应该具有的素质。

    总是依靠强大的火器装备,将会使得军队敢打硬仗、能打硬仗的素质下降,绝非智者所为。

    房俊不懂什么军法,但是他还是信任苏定方的,见到苏定方如此坚持,便点头说道:“那行,全部依你,此战务必一战而胜,付出多少代价也在所不惜!”

    若是行动失误,不能将目标一打尽,所产生的后果必是非常严重,房俊不愿面对那种焦头烂额的局面。

    “诺!”

    苏定方大声应道,他自然知道其关系重大。

    敬了个军礼,苏定方走出船舱。

    房俊再次望向窗外,迷茫的大海,无数战船气势汹汹的扑向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