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七章 雨中杀机(中)
    海浪翻涌,雨骤风狂。

    天色阴沉,乌云汇聚,瓢泼的大雨倾洒而下,大风卷着海浪不停的涌上海滩,混浊的海水拍打着沙滩,泛起一层一层泡沫。

    武原城濒临海湾,地势平坦,海滨广斥,盐田相望。

    江东士族多以围海煮盐以兴家。盐业暴利,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但凡能从这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崛起的过程中无所不用其极。

    那白花花的盐晶下,说穿了都是累累白骨……

    顾氏本乃江东豪族,只是天下分合、人间兴落,原本的簪缨世族,也渐渐泯然于岁月的长河之中。直到隋朝一统天下,顾氏才借由海盐之利与海贸之便,聚集了大量财富,缓缓兴起,依稀间依然可见往日的荣光。

    隋朝覆灭,大唐兴起,中原混战,江东一隅却是风平浪静,无论农业、盐业亦或是海贸,尽皆繁盛一时。由此,顾氏更加烜赫一时,到如今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豪霸武原,临海而望,视野所及皆为顾氏盐田!

    狂风暴雨之中,沿海的芦苇荡仿佛海浪一般随风起伏摇曳。

    水师战船冲上海岸,在半腰处的水深抛锚,一队队兵卒自船上跃入水中,顶着倾盆大雨,趟着齐腰的海水向岸上冲去。放眼望去,这处海湾里尽是水师的战船,海浪翻卷起伏之间,密密麻麻的兵卒似在随波浮沉……

    苏定方换了一艘座船,指挥兵卒直接将座船冲上沙滩之后搁浅。原来的座船已经被房俊乘坐先行返回华亭镇,此次在火礁岛上的缴获极多,虽然尚未清点,但是料想比之上次剿灭盖大海之时至少多了数倍。

    如此巨大数量的财货,必须第一时间运回去,以免节外生枝。而房俊自认为论起行兵布阵,自己跟苏定方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索性先行返回,将此地的指挥权完全交给苏定方,由他主持大局。

    兵卒登上沙滩,并没有第一时间行动,而是快速按照各自的旅队集结。

    苏定方将刘仁轨、刘仁愿、薛仁贵等等将领召集起来,各自分派任务。详细的步骤其实在出发的时候已经布置完毕,此时无非是再次强调一遍相互之间的呼应协作。行军打仗,再是反复的提醒也不为过,否则往往会因为一个不经意间的错误,便导致无法收拾的结局。

    “各自的任务,可都清楚?”

    “放心吧,都清清楚楚的记着呢。”

    “本将没有其余要求,只有一点必须注意,坞堡内的所有人都必须控制住。抵抗者、逃遁者,可以视情况就地格杀,但绝对不允许跑掉一个人!”

    “诺!”

    众将轰然应诺。

    苏定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手一挥:“行动吧!”

    将领们纷纷跑回各自的旅队,最后检查一遍兵器弓弩,借着大雨大风,一队队的钻进茂密的芦苇荡,径直向着远处一座矗立的坞堡挺进。

    薛仁贵一战成名,以勇力冠绝水师,因此这次得了先锋的差事,内心无比激动。

    他冲在最前,身后紧跟着这一旅的兵卒,踩着芦苇荡里泥泞的小路疾驰狂奔。这小路大抵是为了收割芦苇方便而特意修筑的,虽然满是泥泞,但尚可疾行。

    越过一片高出平地少许的土岗,苇塘深处便出现连片的苇毡窝棚,哪怕是狂风骤雨都无法遮盖臭气熏天。

    薛仁贵吓了一跳,急忙止住脚步,想身后挥手,令本旅的兵卒注意行藏。

    从华亭镇出发的时候,便制定了在剿灭海盗之后顺带着的这次行动。为了防止意外,大总管的“参谋部”甚至详细的画出了武原镇的地图,小到一条小径、一口水井都有明确的标注。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窝棚?瞧瞧这连绵错乱的架势,怕不得有几百个!若是这里藏了人,恐怕得有数千人!

    薛仁贵有些心慌,难道这是顾家隐藏起来的死士战兵?数千死士战兵,特么是要造反么?

    突然,一间窝棚里钻出一个人来。

    这人衣衫褴褛,大抵是想要方便,可是刚刚出了窝棚,便惊愕的看到土岗旁上那密密麻麻全副甲胄的兵卒……他尖叫一声,大吼道:“有官兵,有官兵!”

    声音不小,但是雨骤风狂,传到薛仁贵耳朵里已经飘忽不清。

    即便如此,薛仁贵也暗骂一声,大手一挥:“冲下去!”

    无论这里隐藏着什么人,都必须第一时间歼灭,否则一旦有人走脱前往顾氏坞堡报信,这次精心策划的行动就不得不无疾而终。

    兵卒们各自擎出横刀,随着薛仁贵冲下土岗。

    漏风漏雨的窝棚里隐有人头攒动,没等薛仁贵冲到近前,便陆陆续续有无数人从窝棚里走出。

    这些人个个蓬头垢面,衣不遮体,状似厉鬼!破败的衣衫不成样子,仅仅你那个遮掩住身体的重要部位。

    大风裹挟着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这些人却毫不在意,眼神空洞冷漠没有一丝涟漪,只是静静的看着薛仁贵这些不速之客,没有什么反应。

    薛仁贵愣住了。

    这些人,是被顾家囚禁起来看法芦苇的奴隶吧?

    那最先发现官兵的人此刻正大吵大叫。

    “快冲上去,杀了他们!你们这群豚犬蚁民,家主供你们吃食,现在正是要你们报效忠心的时候!一个个傻愣着干什么?冲啊,杀啊,吧这些官兵都宰了!”

    这人一边大叫大吼,一边拳打脚踢着周遭的奴隶劳工。这其中许多人或老或残,在这人一通踢打下,也不反抗,只是困难的转动身躯,毫无生气的趴伏在湿冷的苇塘里,任凭拳脚和暴雨落在身上,一动不动。

    那人还在叫嚣,想要驱使这些奴隶冲杀去杀死官兵。薛仁贵一把将身边兵卒手中的强弓夺过来,张弓搭箭。

    弓弦被雨水浸湿,发出一声沉闷的“蓬”声,狼牙箭穿透雨幕,狠狠的钉进那人的胸膛。

    “啊——”

    那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扑倒在地。

    放下弓箭,薛仁贵握了握刀柄,不知如何是好。

    身边的兵卒也面面相觑。

    按照计划,沿途所遇到的所有人都要被当场格杀,以免消息走漏。可是眼前这些衣衫褴褛宛若厉鬼的奴隶,却让大家不知所措了。

    都是被顾家祸害的平民百姓,已经被折磨得认不认鬼不鬼,难道还要在狠下杀手么?

    这手下不去啊……

    “校尉大人,这个……杀不杀?”

    兵卒拿不定主意,只得请示薛仁贵。

    军令如山,若是不杀这些奴隶,那就是网顾军令,杀头都有可能!可若是当真下手,有多有不忍。

    薛仁贵摇摇头,眼前这些奴隶,看着一张张浮肿惨白疤痕遍布的脸,露出的皮肤几乎都是令人欲呕的恶癣,胃部一阵蠕动,差点吐了出来。

    这些人定然是长年累月生活在苇塘中,这里夏日潮热,蚊虫叮咬,冬日阴寒,霜冻连绵,哪里是活人能待的地方?

    生活在里面的人,早已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薛仁贵眼眸一闪,心中主意打定,吩咐道:“留下二十人,将这里衣衫整齐者。精神健旺者、身体健壮者统统杀掉,余者细心看管,等大都督前来,再行请示。”

    “薛校尉,不可!”

    一个老卒吓了一跳,赶紧阻止薛仁贵:“薛校尉,某知你是心善,不忍将这些苦命之人尽数屠戮。可是军令如山,军令是只要遇见活人便立即斩杀,您这可是违抗军令啊!”

    皇家水师的待遇极好,军令也是极严。

    违抗军令的后果……想想都不寒而栗。

    薛仁贵抿着嘴唇,怜悯的看着眼前的这些奴隶,沉声道:“依令行事,不得聒噪!军纪处罚,自有本将承担,余者随我立即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