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九章 雨中杀机(续)
    房俊押送着缴获的财货返回华亭镇。

    他不认为自己参与攻打顾氏庄园的行动有什么用处,无论是苏定方、刘仁轨、刘仁愿、席君买、薛仁贵等等都是天生的名将,论起行军打仗排兵布阵的本事,自己拍马难及。

    外行不能指导内行,领导的权威不是依靠干涉属下发挥能力而体现的。最高明的领导不需要什么都懂,只要能够做到“人尽其才”,将合适的人安排在何时的岗位,尽可能的给予最大的支持,那足够了。

    穿越者有金手指,但是不可能什么都懂。

    在苏定方等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军事素养?

    呵呵……

    他也用不着去冲锋陷阵,战场之刀剑无眼,万一那个虾兵蟹将抽冷子射出一支冷箭要了命,那得有多悲催?房俊并不是有多么怕死,但是他认为这样死掉太没有价值。

    他的价值,不应该在冲锋陷阵的沙场之,如同西域两次被突厥狼骑突袭的那种情况,以后应当尽量避免。

    连续两天飘在船,又是赶狂风骤雨,窝在船舱里那种晕头转向的滋味绝对不好受。船只靠了岸,房俊监督兵卒将所有的缴获都搬运进了码头的几座仓库里,已然天将破晓。

    雨一直下,房俊觉得自己愈发困顿,赶紧带了亲兵侍卫乘坐马车返回镇公署后院的宅子,打算好好的跑了热水澡,美美的睡一觉。

    在他下了马车身心放松打算加快脚步进入镇公署的那一刻,凶险万分的刺杀陡然降临!

    那两支穿越雨幕的索命弩箭,像是陡然从地狱来到人间的幽灵,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箭簇击碎了雨滴,一支直奔咽喉,一支射向胸腹。

    几名戴着斗笠的侍卫显然不是平庸之辈,精神极度敏锐的发现了雨射来的弩箭。他们临危不乱,先是出声示警,紧接着腰间的横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拔出,一片雪亮的道光亮起,身躯也一起跃起。几个人分工合作,有人去劈斩空的弩箭,有人则第一时间用身躯挡在那劲装青年身前,有人冲向了弩箭射来的那间商铺。

    在亲兵侍卫发动的一瞬间,顾烛和乌朵海像是两头猛然从草丛里跃出想要猎食的猎豹,漫天窗户破碎的渣屑之,两人纵跃而出,一左一右,扑向了两名杀过来的侍卫。

    在他们身后,十几名高手也都擎刀在手,一言不发的冲杀而至。

    汹涌的杀气弥漫在长街之,漫天风雨都被这股浓烈的杀气冲击得愈发飘摇紊乱!

    两名侍卫扑向弩箭射来的方向,却似乎没有料到刺客反而主动杀出来,猝不及防之下,眼前刀光闪现,一人惨嘶着被乌朵海一刀劈面门跌落在地,溅起一蓬雨水。乌朵海身形毫不停留,腾空而起,横刀雪亮,像雨夜的猎鹰扑向了如同猎鹰眼猎物的房俊!

    而另一名侍卫想要拦截乌朵海,却被顾烛一刀劈来不得不举刀格挡。一声沉闷的金铁交鸣之声,那侍卫只觉得一股不可低于的强大力量震得手臂酸麻,惊慌失措之间,已经被从顾烛身后涌出来的高手们一刀隔断了喉管。

    滚热的鲜血喷溅,未等落到地,便被瓢泼的大雨稀释,变成一蓬浅淡的血水。

    尸体重重的倒在地。

    弩箭的速度飞快,抽刀想要拦截弩箭的侍卫一刀劈空,转瞬之间,那两支弩箭便钉进舍身挡在房俊身前的侍卫身。

    “蓬”

    弩箭煨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箭的侍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哼,便跌落在地,当击毙命。

    剩余的几名侍卫目眦欲裂,大吼道:“侯爷快走!”

    挥舞横刀舍命冲去拦截已经猎豹一般冲来的乌朵海,为房俊争取哪怕一丝丝逃命的机会。

    乌朵海狂冲而至,一刀劈向左手边的一个侍卫,接着身形一矮,脚下一个错步滑开两尺,左手成爪,猿臂猛地探出,一爪抓住一名侍卫的脖子,只微微用力,咯吱一声响,侍卫脖子的颈骨顿时碎裂,脑袋软软地耷拉下来。

    乌朵海魁梧的身形在风雨之傲然而立,举手投足之间便连杀数人,凶残暴戾,宛如魔神降世!

    房俊从未遇到过如此凶险的局面!

    哪怕面对惊天动地发动骑兵突袭的突厥狼骑,也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布置、缓解惊惧。可是眼下的一切都在陡然之间发生,等到他回过神来,身边的侍卫已经死亡殆尽!

    房俊眼珠子都红了,他第一反应是抽出腰间的横刀,想要冲去与侍卫并肩作战!这些侍卫都是他从关家带出来的部曲家将,各个忠心耿耿,平素房俊待之皆如手足一般亲厚,从未曾摆过一丝半点的主仆之分!

    可是现在却为了保护自己,一个个惨遭横死,房俊如何能够独善其身?

    他怕死,但是他也有血性!

    怕死不可耻,若是丢弃战友手足,那才可耻!

    孰料他刚刚抽出横刀,最后的两名侍卫狂叫道:“侯爷,快走!”一边叫,一边纵身扑向冲在最前的乌朵海,哪怕面对这个身手高强的刺客只有死路一条,也要用自己的命,换来哪怕一点点的时间,让房俊能够逃进镇公署的大门!

    镇公署内已然发现了门口处的刺杀,门内人声吵杂脚步阵阵,只要片刻功夫,能冲出来护住房俊!

    可房俊哪里听得进去?

    他一脸狰狞,箭步冲出!

    乌朵海还真怕房俊跑进身后镇公署的大门内,门内的声响越来越大,显然有多人在赶来,若是护住房俊,此次刺杀估计要失败了。

    他心里发狠,手里的横刀猛地捅进身前侍卫的胸膛,浑然不顾另一个侍卫照着他的脖子劈来的横刀!他一双仇恨的眼睛越过面前侍卫的肩膀,见到房俊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加速向自己冲来,顿时心狂喜。

    这个蠢货,难道还要演一出与自己的侍卫并肩作战、不离不弃的戏码?倒是个重情义的,只可惜你与我仇深似海,今日不将你的首级割下来,誓不罢休!

    在他身后,顾烛快步冲来,轻易的格挡住砍向乌朵海脖颈的一刀。

    乌朵海脸泛起狞笑,想要将横刀从面前的侍卫胸腹之间抽出来,然后斩杀房俊!

    可他抽了一下刀子,没抽动……

    面前这名侍卫拼着最后的力气,猛地向前一窜,锋锐的横刀尽数刺入自己的体内,他则张开双臂,趁着乌朵海被他的刚烈震惊的刹那,一把抱住乌朵海的脖子,张口咬向他的耳朵。

    乌朵海是真的被这个侍卫惊到了。

    对别人狠不算什么,对自己狠,那才是真的狠!

    这个侍卫宁愿被横刀透体而过,也要纠缠住自己!

    乌朵海稍微恍惚一下,被猝不及防的搂住了脖子,然后耳朵先是一热,继而一阵剧痛,居然被这个侍卫给咬住了!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横刀从侍卫的后背透体而出,乌朵海不可能将刀子抽出来,他忍着耳朵的剧痛想要将侍卫推开,蓦然之间,两眼猛地睁大。

    房俊已经咬牙切齿的冲来,手里的横刀向前猛地刺出,正好从侍卫的肋下穿过,狠狠的掼进乌朵海的下腹。刀尖由下至入体,房俊又狠狠的绞了一下……

    乌朵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猛然发力,将紧紧搂住他的侍卫推开,抬起一脚狠狠揣在尚未来得及抽刀的房俊小腹。房俊痛哼一声,身体倒飞出去,跌落在积满雨水的地面,溅起一蓬雨水。

    顾烛由后面冲来,也不管乌朵海的死活,向着挣扎爬起的房俊一刀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