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章 雨中杀机(再续)
    阴沉的天色一片昏暗,远处那矗立的坞堡在雨幕之隐隐显出雄壮的身形,仿若来自幽冥地狱的魔鬼府邸。

    “刘仁轨、刘仁愿,正面强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薛仁贵泅渡坞堡后方的护城河,用抓钩攀城墙,进入坞堡之后快速赶到正门,里应外合。其余人等随我压阵,都听明白了?”

    “诺!”

    “立刻行动!”

    苏定方站在风雨之傲然挺立,大手一挥,身后无数的兵卒沉默着发起冲锋,只余下阵阵脚步声在漫天大雨之震荡心神。虽然不是真正的沙场对阵,但是谁也不知道顾氏坞堡之隐藏了怎样的实力,有多少豢养的死士战兵。

    这是苏定方真正意义的第一次指挥一场战斗,由战术的谋划、策略的制定、直至现在临战的指挥,全都由他一个人掌控。一种兴奋的战栗从心底升起,即便冰冷的雨水早已将全身的甲胄浇透,也无法熄灭这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激动。

    这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啊……

    我苏定方,是为了战争而生的男人!

    只有在这种掌控了万千兵卒生死胜败的战斗之,才能寻找到人生的真谛!

    对手只是个人素质优秀却全无军纪约束的散兵游勇一般的死士战兵?

    苏定方才不管!

    在他的眼,只有自己人和敌人的区别。无论敌人多么弱小,都必须用雷霆手段彻底歼灭!

    正如大总管所言的那句话:“对待袍泽要象春天般的温暧,对待对手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黑黝黝的天色,水师兵卒直到抵近了坞堡前方十几丈的地方,才被坞堡内的人发现。拴着绳索的抓钩高高的抛两三丈高的堡墙,却没有几个兵卒拼死向攀爬,而是到了堡墙下,所有的步卒一矮身,由身后跟进的刀盾兵举起盾牌护住全身。

    堡墙之便落下了一阵急促的箭雨。

    木质的盾牌被羽箭射,发出“夺夺夺”的一阵闷响,远远望去,宛如一片秋日里摇曳着白羽的芦苇荡……

    正门的攻击本是为了牵制坞堡内的注意力,没必要为了演戏而枉送兵卒的性命。真正的杀招,在于薛仁贵率领的那一旅声东击西,当薛仁贵杀入坞堡之内,正门的兵卒才会发力猛攻,彼此策应。

    乌朵海心头充满了绝望的愤怒!

    侍卫拼死为房俊争取到了一丝机会,而房俊也没有辜负侍卫的舍命相搏,狠狠的一刀掼进乌朵海的下腹。最可恨的是这一刀入体之后,还翻动手腕,狠狠的绞了一下……

    乌朵海捂着长长的刀口,滚热的鲜血依然不可遏止的喷涌出来。腹内的剧痛使得他咬紧牙关瞪圆眼珠,那一绞定然绞碎了脏器,即便是刚硬的乌朵海也承受不住这种剧痛。这样的伤势,乌朵海知道自己今日怕是无法生离此地了。

    他愤怒的瞪着摇摇晃晃站起的房俊,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向他乌朵海堂堂山越人的宗帅,天生神力豪勇过人,本想着带领族人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却鬼使神差的被这个房俊搅合了,梦想破灭,族人尸体如山血流成河,这份仇恨倾尽长江之水亦不可洗清!

    谁又能料得到,正是这个自己的手下败将,居然能利用侍卫拼死创造的机会,给了自己这狠狠的一刀?

    乌朵海死死捂着伤口,满腔悲愤,见到被他一脚踹飞的房俊摇晃着站起,顿时凶性大发,猛地抓起身前这个侍卫的尸体,拼尽全力抡了出去。

    侍卫的尸体像是破麻袋一样横空飞出,猛地砸在房俊的身。而在这个时候,顾烛的一刀也破空而至。房俊刚刚挣扎着站起,想要继续拼命,眼前忽然一黑,感觉自己好似被奔跑的野牛撞了一般,再次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碎了镇公署的大门,直接扑进大门里赶着出来救援的人群,顿时惊呼哀嚎一片,滚地葫芦一般倒了一片。

    顾烛的横刀堪堪已经劈到了房俊的脖子,突然眼前一花,房俊已经倒飞着摔进了大门内。顾烛差点气死,正是乌朵海奋力扔出侍卫尸体的这一撞,鬼使神差的来了一个“神助攻”,居然将房俊从自己的刀口给撞飞了……

    还特么能再扯一点么?

    顾烛气得咬牙,两眼血红,此时他的眼里只有房俊,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他只知道,若是房俊活着,迟早要拿他顾家开刀。为了保住陆家,房俊必须死!

    他一刀劈空,也不管镇公署的门里冲出来的兵卒,咬着牙三两步冲向房俊,再次挥刀劈砍。

    房俊被撞得七晕八素,尚未回过神来,公署内的兵卒便冲到身边,一边抵挡住顾烛和紧随而来的刺客们的攻击,一边拽着房俊向后飞退!

    乌朵海拼尽全力的将侍卫尸体掷出,眼前一阵发黑,腹腔内剧痛加倍,再次用手捂着伤口,感觉到除了滚热的鲜血之外,似乎有一些黏糊糊的碎肉随着鲜血涌出,大抵是被房俊那一刀绞碎的脏器……

    自知今日无法幸免,乌朵海狂性大发,脱下衣在胸腹之间紧紧的扎住伤口,拎着横刀,奋起余力向着镇公署的大门内杀进去!

    镇公署内本来不是兵营驻地,负责警卫的兵卒只有二三十人。毕竟谁能想到居然有刺客丧心病狂的敢到镇公署来行刺?面对顾烛和乌朵海这样的高手拼死冲杀,只能且战且退,一路掩护着浑身筋骨欲裂的房俊退到镇公署院内。

    两方都抱着必死之心,只是一方拼死也要斩杀房俊,另一方则拼死也要护住房俊性命,在狭小的院内展开一场惨烈的搏杀!

    华亭镇的兵卒当真悍不畏死,前赴后继的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刺客的横刀!怎奈顾烛和乌朵海的身手太过高强,尤其是后者,抱定了必死之心,根本不顾劈砍到自己身的刀剑,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身各处刀伤已有七八处,胸腹见的伤口更是血流如注,可他眉毛都不皱一下,浑身浴血状若魔神,手的横刀每一下劈砍捅刺都能收割一条性命,踩着脚下暴雨也来不及冲刷的鲜血,一步一步的逼近房俊!

    镇公署院内遍地尸体,鲜血成河!

    房俊使劲儿晃了晃脑袋,神智终于清醒一些,只是面前的惨状令他目眦欲裂!

    好一个乌朵海!

    好一个顾烛!

    居然敢杀到自己的老巢里来!

    他想要抓起地掉落的一柄横刀,站起身来拼杀,可是指尖刚刚碰触到刀柄,身子却被身后的两个兵卒拖拽着一路向后……

    “娘咧!放开老子!”房俊大怒,想要站起来,却双腿无力,只能大骂。

    “不行啊大总管,恕难从命!”两个兵卒哭叫着不放手,一直将房俊拖拽着后退。不是他们怕死,他们也想冲去跟自己的袍泽并肩血战,可是大总管的性命是第一位的,他们只能眼看着袍泽在自己的面前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斩杀,而自己唯一能做的,是拖着大总管一直后退,一直坚持到援兵前来。

    镇公署里厮杀如此惨烈,一墙之隔的巡逻兵营之内的兵卒定然马会赶来!

    乌朵海杀红了眼,一只手掐住一名兵卒的脖子,手里的横刀一刀一刀的捅进兵卒的肚子,直到兵卒肠穿肚烂咽了气,他还在一边咒骂着一边一刀一刀的捅……

    顾烛懒得管他,他的眼里只有房俊!

    奋力劈开最后一名兵卒,顾烛喘出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脸不知是血水还是雨水,大步向着房俊冲去。

    “蓬”

    一支狼牙箭穿透雨幕,宛如来自幽冥地狱的幽魂,猛地钉进顾烛的胸膛。顾烛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站住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深深钉进自己胸膛的这一支狼牙箭。

    “蓬蓬蓬”

    一阵密集的弓弦声连续响起。

    镇公署东边的院墙冒出一排排的弓手,一阵箭雨倾泻,顾烛瞬间变成了一只刺猬。

    一根根白色的翎羽在暴雨兀自颤抖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