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灭门(上)
    床榻之上红被翻浪,缎褥叠翠。

    顾璁喘着气,精赤着上身躺在床榻上,汗津津的一身赘肉保养得宜,颇有几分细皮嫩肉,只是肥硕的肚腩随着急促的呼吸宛如癞蛤蟆一般不听鼓起,又细又短的两条腿耷拉在一边,很是形容丑陋。

    另一侧的床榻上,蜷缩着一个肌肤雪白的少女,正抽噎着哀哀的哭泣。恰是“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只是那一串串滑落脸颊的泪珠儿,却沾湿了鸳鸯枕……

    缎褥之上,一抹暗红色的血迹触目惊心。

    顾璁喘着气,起先还闭着眼回味着处子的羞涩,老牛吃嫩草,最是中意于这份青涩味道,那细嫩的身子在自己冲击下惊慌哀叫不停的战栗,足以令一个老男人热血沸腾,比之任何的壮阳滋补之药剂都要来得有效。

    可是这丫头一直不停的哭,顾璁便不耐烦起来,一脚将少女踹到地上,骂道:“哭哭哭,死了亲爹还是怎么?老子看得上你,乐意享用你的身子,那是你的福气!一个低贱的奴婢,就连你的命都是老子的,要了你的身子是你的荣幸!赶紧的打水来给老子洗洗身子,若是再哭,信不信回头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少女吓得犹如受惊的鹌鹑,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哭声。这位二爷看似和蔼,实则最是阴狠歹毒,家里的婢女被他祸害的不知凡几,但凡有一点不顺心意,轻则卖到窑子里,重则当场打杀。

    战战兢兢的将被扯碎的衣衫披在身上,脚步踉跄的出去打回来热水,先给顾璁泡了杯茶,然后小心翼翼的给顾璁清洗身子。

    顾璁正口渴得厉害,喝了茶水感觉通体舒泰,只是刚刚一番冲锋陷阵委实耗费了太多的体力,人过中年难免元气不足,便有些昏昏欲睡。

    他嘴里嘟囔着:“小丫头滋味不错,明儿给你拨一个院子,指派几个丫头嬷嬷,你也算是一朝飞上枝头成了小凤凰……傻乎乎的还哭,你应该笑知道不知道?家里不知道多少小骚蹄子劈着退等着老子入她,老子都看不上眼……你就乖乖的侍候老子,等你养养创处,哪天把后门也给老子享用一番,死丫头就美着去吧……”

    侍女纤手微微一颤,一张小脸吓得愈发惨白。

    后门是个啥意思?

    若是放在寻常的人家,这个年纪的女孩根本懵懂无知。但是在顾氏坞堡里头,却足以令所有的侍女色变。这位禽兽一般的二爷最是喜好那等變態的手段,常常以折磨人为乐。前几日另一个叫做秋芸的侍女便被二爷弄得惨嚎了一夜,没到天亮便断了气。一群小姐妹替她洗漱一番装殓下葬,才发觉秋芸整个下身一片狼藉,前后都是血肉模糊……

    侍女咬着牙,浑身颤抖,轻手轻脚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若是不慎弄痛了这个禽兽,说不得一顿棒子就给她打死了……

    幸好,精疲力尽的顾璁嘴里嘟嘟囔囔一会儿,慢慢的睡着了。

    侍女松了口气,收拾了水盆的帕子,忍着下身的剧痛,轻轻的退出房间。

    外边大雨滂沱,侍女扶着廊柱,一手捂着疼痛难忍的小腹,想到清白之身就这么被禽兽夺了去,不仅一阵悲从中来。残破之身,日后哪里还有清白人家会娶她?

    难道一辈子就这样成为二爷的玩物?

    等哪天玩腻了,要么配给家中的奴役,要么卖到窑子里,或许哪一天触了霉头,就一顿棍棒打杀了?

    想到凄惨之处,泪珠儿一串一串的滚落,哽咽无声……

    四仰八叉躺在床榻之上的顾璁睡的正美。

    甚至做了一个美梦……

    顾家八百死士揭竿而起,百战百胜席卷江南,江南士族尽皆依附于骥尾,心甘情愿以顾家马首是瞻。昔日的前隋旧臣群起而响应,天下处处烽烟四起,看似强盛的大唐分崩离析。顾家拥护杨颢登基为帝,被敕封为天下第一世家,权倾朝野,名满天下。

    只是正当顾氏阖族欢庆之时,那房俊率领麾下兵卒攻城拔寨,杀得是血流成河人头滚滚。顾璁想要奋力抵挡,却发觉自己拿不动硕大的马槊,拉不开几石的强弓,就连想要呼唤族中死士全力抵抗都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房俊一脸狰狞挥舞着横刀向自己一刀斩下……

    “呼!”

    顾璁猛然从噩梦中惊醒。

    梦里濒死的惨状令他心脏砰砰跳动,一阵阵口干舌燥。脸上有些粘腻,身手一抹,脸上、脖子上、身上全都是冒出的冷汗。外头雨骤风狂,不时有风从窗缝钻进来,凉风抚体,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心底恼怒,自己睡着了,怎地无人侍候在一旁,为自己盖被子?

    他刚想呼喊侍女,房门便“砰”的一声被人撞开。

    一个身影推开房门,想要迈步进来,却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滚地葫芦一般滚了进来……

    顾璁心底正自恼火,此刻愈发愤怒,只是未等他出言喝骂,那人已经狼狈的抬起头,大叫道:“二爷,敌袭!”

    “你说什么?”顾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敌袭!有敌来袭啊二爷!”

    顾璁终于反应过来,豁然起身。

    特娘的!

    难道不是做梦?

    顾璁一把拽过搭在一旁的衣衫,胡乱向着身上套去,急问道:“可只是何妨贼寇,居然如此大胆?”

    “雨太大,天又黑,看不清啊!只是那些贼人叫嚣着他们乃是朝廷官兵,让我等尽皆投降,然后从正面强攻坞堡,吾等奋力抵抗,怎奈贼人狡诈,居然派了一队人从后墙那边突袭进来,现在贼人里应外合,已经攻破了正门,杀进堡里来啦!”

    还真的不是做梦啊……

    顾璁脸色铁青,不过还算沉稳。毕竟坞堡内有隐匿的八百死士,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悍勇之辈,就算是朝廷的官兵来了,也有一战之力!

    而且他不认为朝廷官兵会来攻打顾氏坞堡。

    就算那房俊恨顾家屡次与其作对,也不会如此鲁莽的率军攻打吧?你是朝廷命官,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罪名就敢对顾氏下死手?

    顾氏豪富,乃是江东士族之首,又不是泥捏的,向怎样就怎样?

    再者说了,你房俊就算再是豪横,也不过是沧海道行军大总管,武原镇隶属于苏州,更不在房俊的封地华亭镇范围之内,他凭什么率兵来攻打?

    顾璁一边穿衣,一边脑筋急速转动。想来想去,还是认为多半应当是海盗趁着雨夜登陆,想要来顾氏坞堡劫掠一番。

    既然是海盗,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若是没有这八百死士也就罢了,或许还真就能被海盗劫掠一番,但是有着八百死士坐镇,任是海中洲的任意一股海盗,赶来顾氏坞堡撒野,都得崩掉一颗门牙!

    顾璁愈发沉稳。

    一脚将报信的家仆踹了个跟头,骂道:“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可曾召集家兵,堡内的死士可曾出战?”

    那家仆点头道:“小的前来报信之时,见到三爷率领着死士前去迎战了。”

    顾璁更加放心了。

    老三当年亦曾从军,只是因为淫辱良家妇女而被革职。身手比之顾烛还要强上几分,由他率着死士迎战,定然万无一失。不过他亦是谨慎之人,毕竟这坞堡之中出去钱财货物之外,尚有一个抵得上万金的“奇货”——

    前隋汉王世子杨颢!

    大商贾吕不韦能够凭借“奇货可居”担任一国之仲父,顾家手里的这个“奇货”可一点也不差,就算堡内的钱财货物尽数被贼人掳走,也不能让杨颢出现一丁半点的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