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二章 灭门(中)
    顾璁穿好了衣衫,顺手扯过一件大氅披在身。 至于没有蓑衣雨伞,一出去会被大雨淋透,却也是顾不得了。他必须第一时间赶到杨颢那边,保证不能有丝毫的意外才行。

    “我们走!”

    顾璁快步向门口走去,那家仆自然紧跟在后。

    门外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落在雨水聚集的地面,发出“啪啪”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一个高大的身影陡然出现在门口。

    顾璁一愣,“三弟,何以返回此处?那些贼人已经被驱离了?”

    来人正是顾家老三。

    此刻,顾老三一身甲胄依然斑驳不堪,有几处的甲叶被长矛之类的兵刃刺穿,正有鲜血汩汩流出。一张方脸喷溅了不少血渍,被雨水一冲,一道儿一道儿的甚是狼狈。

    顾老三瞪着眼睛,驱离?

    驱离个鬼啊!

    他嘶声叫道:“敌人自堡前冲来,与另一股敌人里应外合,其众甚多!宅院已经被团团围住,前庭现在已被冲破,官兵势众,怕是不可抵挡啦!”

    顾璁脸色一白,急忙问道:“八百死士呢?不是贼寇吗,怎地又成了官兵?”

    顾老三抹了一把脸的雨水,愤然道:“怎么可能是贼寇?堡内现在密密麻麻都是兵卒,全副甲胄的重步兵!特么简直是刀枪不入,八百死士一个冲锋给打没了!二哥,赶紧想辙逃跑吧,不然他们冲进来了!”

    似乎印证他的话语一般,话音刚落,外间便传来一阵喧嚣。

    兵刃交击、临死前的惨嚎、相互间的咒骂……乱成一锅粥。

    顾璁一阵头晕目眩,晃了一晃差点摔倒,幸得顾老三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顾璁的肩膀。顾老三急问道:“二哥,形势不妙,怎么办?”

    顾璁稳定了一下心神,知道越是紧急的时刻越是要沉住气,不能乱。

    敢对顾家如此下死手的,除了房俊也没有旁人!不过眼下他也没心思去想房俊这个混蛋怎地敢如此肆无忌惮,不仅敢于越界袭击顾氏坞堡,更胆大包天敢于对顾家这样的江东豪族下死手!

    保命才最重要啊……

    心念转动,顾璁疾声说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将杨颢带走!哪怕你我兄弟死在这里,也得保证将杨颢送出去,送到苏州城里,交给大哥!”

    顾老三只是个莽夫,力气有一膀子,但是脑筋却不怎么灵光,一向对顾璁言听计从。此刻他早已乱了方寸,自然是顾璁怎说他怎做。

    “二哥说得对,只要杨颢还在我们手,我们顾家能卷土重来!”

    “所以,现在你必须带着剩余的家兵和死士,给我挡住官兵!若是杨颢落入房俊之手,不仅你我兄弟要丧命,整个顾氏几百年的基业,得毁于一旦!”

    杨颢是谁?

    那是前隋皇帝杨坚的孙子,汉王杨谅的儿子,有着大隋的血脉!你顾家将这么样一个人藏在家里,意欲何为?用不着辩解,这是谋反的大罪,可以诛灭三族的死罪!

    顾璁甚至怀疑那房俊是不是得知了杨颢在坞堡之内的消息,否则他怎敢不管不顾的率兵强攻呢?没有罪名、没有罪证,敢将顾家这样的江东豪族一到砍翻?

    那绝对不可能!

    顾老三一听,当即便拍着胸膛保证道:“弟弟晓得!这率人出去挡住官兵,算是死,也定然不让官兵进入院内半步!”

    言罢,转身大步离去。

    生于家族,死于家族。

    既然一生得益于家族的庇佑,那么当家族面临绝境的时候,自然要有为了家族而献身的准备。

    顾璁眼神复杂的看着三弟的背影,紧紧攥了攥拳头。

    他让顾老三前去抵挡官兵,固然是拖延时间好让他转移杨颢,可难保没有让自己的兄弟用性命当绊脚石,为自己争取活命机会的想法……

    死则死矣!

    若是今日为兄能够得脱大难,异日定然将房俊的项人头割下来,在你坟前祭奠!

    顾璁咬了咬牙,大步出门,顺着雨廊一路向右。

    谁知刚刚走出几步,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响,院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一队全副铠甲的兵卒蜂拥而入。

    老三居然连一时半会儿都抵挡不住?

    被人一脚踹在膝弯,受痛之下跪在地,一柄冰冷的横刀架在脖子,顾璁依然没回过神来。

    自己引以为豪的八百死士,想要以之揭竿而起的八百死士,这么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全军尽墨了?

    房俊觉得今天大抵是今生的忌日了……

    他被乌朵海那一下子撞得不轻,虽然内脏不至于受伤,但是肋骨定然是断了不知几根的,只要稍微动一动,一股钻心的剧痛便憋得他喘不气。

    幸好主角光环笼罩,最危机的时刻,隔壁的巡逻营终于发觉了镇公署里的异常。来不及走大门,兵卒们搭着墙头射了一轮弓箭强弩,然后翻墙跳进镇公署的院子,站稳身形,又是一轮箭雨射出。

    此时的镇公署里只有刺客是站着的,目标明显,兵卒们几乎箭无虚发,两轮弓箭射罢,刺客们几乎全都成了刺猬……

    乌朵海身形最高,看着杀伤力最大,因此得到了重点照顾,二三十支羽箭几乎插满了他的全身,一声都没来得及吭,便倒地身亡。

    这位山越人的宗帅,心心念念想要带领族人打出一片独属于山越人的天空,却反而害得山越人崩溃离散远遁深山,他自己也壮志未酬丧命于此。

    他有错么?

    不尽然。

    或许在汉人看来,这是个为了一己私欲谋反作乱涂炭生灵的刽子手,人人得而诛之。但是在山越人眼,他又何尝不是为了族人的利益拼死相搏的勇士?

    “不以成败论英雄”只是一种理想,世人多遵循的,大抵还是“胜者王侯败者寇”的那一套……

    世间从无简单的对错,有的只是“胜败”。

    顾烛还有一口气,一支羽箭深深的插在他的心窝,躺在满是雨水的地微微侧着头,失去神采的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房俊,嘴里汩汩的冒着鲜血。

    眼见也是活不成了。

    当然,房俊也不可能让他活……

    房俊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静静的看着顾烛一口一口的喘气却说不出话来,心头升起一股恐惧。这个顾烛不只是怎么回事,认定了他房俊将会是顾家的生死大敌,认定了只要他房俊活着,必然会导致顾家的末日。

    不得不说,他的直觉真的准……

    房俊挥挥手,将要前捉拿顾烛的兵卒赶开,命他们退后,直至听不到他和顾烛之间说话,这才看着顾烛的眼睛,他说道:“是不是很后悔,没有能杀掉我?可惜你不知道的是,算你现在杀了我,也挽回不了顾家的命运。这个时辰,大概水师的官兵已经杀进了你们顾家位于武原镇的坞堡之内。我知道你们顾家豢养了很多死士战兵,但是你要知道,在武装到牙齿的重步兵面前,你家的那点死士战兵像是绵羊一样弱小……”

    顾烛眼睛眨了一下,嘴巴“呜呜”有声,脖子的青筋都迸了起来,却说不出一句话,动弹不得半分。

    是懊恼与没有杀掉房俊?

    还是后悔与没有早一些对房俊下手?

    房俊不管他,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我凭什么对顾家下手?你们顾家算犯了国法,我也没有证据,那那你们顾家没辙,对不对?呵呵,你可能不知道,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其实是栽赃嫁祸。没有罪证?没关系,我会给你们顾家安排罪证,如在抄家的时候,搜出来一些龙袍玉玺之类的,别怀疑,这种事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顺手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