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前隋帝胄
    财富的积累,总是伴随着罪恶与鲜血。

    历朝历代,古今外,莫不如此……

    即便是骤然崛起、富甲天下的房俊,若是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到了他的儿子或者孙子,为了守住这份家业、为了在祖宗的基业增添荣耀、光宗耀祖,也必然会走这一条罪恶的道路。

    这是资本的属性……

    天底下所有的世家门阀,当真抖落起来,没一个干干净净的。

    苏定方几乎可以想见,等到顾家被一朝灭门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会引起怎样的动荡。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都会将房俊视为眼钉、肉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为何?

    因为害怕啊!

    想一想,若是只需要兵权在手,便可如此不管不顾的将一个钟鸣鼎食、百世传承的簪缨世家屠戮一空,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

    今日是房俊灭了顾家,明日会不会是其他的人灭了他们这些世家?

    必定是群情汹汹、铺天盖地的趋势!

    在为房俊担忧之余,也不得不佩服房俊的胆气和抱负!

    “本侯怕啥?咱现在是为皇帝办事,但凡阻碍了咱的脚步,是跟皇帝过不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跟皇帝过不去,不是谋反作乱么?若是你有理有据也罢了,如同顾氏这般仗着自身的影响力胡搅蛮缠,不收拾你收拾谁?苏将军,你得记住,官场也好,军也罢,有人的地方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得站队。所谓的严守立、两部相帮,看似清高自矜,实则最是愚蠢。因为当需要有人领功的时候,没人想起你;当需要有人背锅的时候,你却是第一选择,因为没人会帮你……吾等既然是陛下的臣子,得一心一意的为陛下、为帝国谋划。顾氏该死,但是却罪不至死,偏偏他挡住了陛下统治江南的国策。既然如此,吾等要想陛下之所想、急帝国之所急,将陛下和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便是得罪了全天下,又有什么好怕的?”

    这是房俊私下里对苏定方说的话语。

    看得出来,大总管对他算得是推心置腹,不仅将指挥权全权交给他,更能说得出这番显然有悖于主流的话语。这种话若是传出去,妥妥的一个“奸佞之徒”“阿谀之辈”是跑不掉的……

    可偏偏这话却又是世间的真谛。

    真话往往都不好听……

    嗯,这也是大总管说的。

    苏定方明白,大总管之所以跟自己说了这些话,是在指点自己,要紧紧的抱住皇帝的大腿,则万事不须愁!

    他苏定方说的好听是清高,从不拉帮结派,说得不好听,是政治智慧低能……

    房俊说的很明白,官场之,不站队要吃大亏,但是站队也讲究方式方法。现在哪种方法最好?很简单,既然都是抱大腿,那么咱挑最粗的哪条抱!不仅要抱,还得下力气!

    “抱大腿”也是大总管的话,很粗鄙、很低俗,但是莫名的很贴切。

    现在的苏定方颇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原来他很不适应的官场,居然简单到只是依靠“抱大腿”能让所有的难题迎刃而解……

    苏定方移驾来到这座宅子的正堂。

    堂内已经点燃了蜡烛,灯火通明。

    财货需要清点,这是水师的缴获,一部分是陛下的,另一部分则是关门阀的,这是他们当初支持房俊所应该得到的报酬。虽然苏定方觉得报酬有些多,不过房俊表示过“人要讲诚信”,苏定方也不再多言。

    尽管他从来都不认为房俊会跟那些鼻子朝天的世家门阀讲究什么“诚信”,他固然不知房俊的算盘到底如何,但是这里头有坑,那基本是可以肯定的……

    兵卒们还在收拢尸体,杀得时候解恨、过瘾,但是杀完之后有麻烦了。不管怎么说,顾家都是江东豪族,算是满门抄斩,也得给人家列出一个名单,看看何人身死,何人走脱,也可照此发下海捕书,通缉天下。

    指认尸首这件事,只能是坞堡内的顾家仆役来做。

    将仆役婢女们分成几伙,令其相互之间无法窜通,然后一一领着指认尸体便是。几伙人共同认定的尸首,可以盖棺定论,偶尔有一两个死状可怖面目全非的,经过两三轮的指认之后,亦可确定下来。

    这个过程并不难,但是很耗费时间。

    苏定方派人将席君买叫来。

    顾家坞堡虽然被严密封锁,堡内无人逃脱,但是消息想要长久的封锁下去,也极为不易。斩草除根,顾家位于苏州的老宅必须端掉,所有人都要缉拿。

    席君买是斥候出身,马术超强,由他快速赶去苏州,统领事先安排在苏州城外的一对水师兵卒进程抄了顾氏老宅。

    苏定方不厌其烦的祝福了席君买一番,重点是若遭到苏州府衙的抵制应当如何应对。总之是一个字“快!”进城要快,拿下顾氏老宅要快。若是遭到苏州府衙的阻拦,那要强硬!

    正低声嘱咐着,刘仁愿风风火火的跑进来。

    “都督,逮到大鱼啦!”

    苏定方疑惑不解,这一会儿发了大财,一会儿又逮了大鱼,你确定你这混蛋是官兵不是土匪?

    孰料刘仁愿根本无视他不善的眼神,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苏定方近前,两人几乎声息可闻了,刘仁愿才兴奋说道:“末将捉到了顾璁的小女儿,那小娘皮招供,隋帝的孙子、隋炀帝的侄子、汉王杨谅的儿子杨颢,在坞堡之内!”

    “砰”

    苏定方手一抖,将桌的砚台扫罗在地,浓黑的墨汁喷溅,号的砚台四分五裂……

    “此言当真?”

    苏定方淡定不了了!

    汉王杨谅的儿子杨颢?

    妥妥的天潢贵胄啊!

    顾家将这么一个人物藏在坞堡之内,又派遣重兵看守,所图为何,已经昭然若揭!若说之前的“栽赃嫁祸”还有一丝牵强,难免不能服众的话,这样一个人物的存在,简直是给房俊“血洗顾家”提供了最最充足的理由!

    这房俊的运气也实在是逆天的好啊……

    “这种事情,末将岂敢信口雌黄?已经派人看守了那座院子,都督,一起去看看?”

    “这是自然!”

    苏定方当即让席君买立即启程,无论这个前朝贵胄是真是假,顾家位于苏州的老宅都是必须要铲除的。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席君买匆匆离去。

    苏定方则和刘仁愿快步来到这座大宅的一处偏院。

    雨势丝毫不减,颇有一种直到地老天荒的韧劲儿……

    雨水打在院子里的芭蕉叶子,发出啪啪的声响,宛如沙场鸣鼓,急促而密集。

    院子央有一条石子铺的小路,正房里燃了油灯,灯光微微的透过门缝窗户倾泻出来。

    一队兵卒默然立在院,将各个部位都严密控制起来。

    苏定方推开正门,迈步而入。

    一个神采风扬的男子端坐于地席之,身前是一方四脚茶几,身侧有一个红泥小炉,炉内的炭火燃得正旺,一只水壶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冒着白气。

    那男子见到苏定方进来,温和一笑,伸手虚引:“来者是客,将军但请稍坐,待本世子沏茶,以飨贵客。”

    院子里兵卒密布,刀枪如林,杀气严霜。

    即便是未曾出屋,当当宅的厮杀亦不可能充耳不闻。如此境地之下,却依旧淡然自若、风度不减,这等定力,使得苏定方暗暗心折。

    他从善如流,径自来到男子面前,跪坐于地,默然不语。

    并不询问此人的身份来历,眼睛看着男子的双手在穿花蝴蝶一般洗茶、沏茶、分茶……这种日常的琐事,在他的手施展出来,拥有了一种高雅脱俗的飘逸美感。

    这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