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六章 生当同衾死同穴
    苏定方凝立在顾家坞堡的正堂内,垂首看着眼前的少女。

    精致的面容,娇小的身姿,细嫩的肌肤,秀美如荷,充满了江南水乡的婉约和灵韵。只是那本是秀美灵动的眸子,此刻却充满绝望的哀伤……

    “早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

    少女喃喃低语,清亮的泪珠儿顺着光滑的粉腮滑落。

    也不知她口中的“这一天”是什么意思,是顾家终究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是说杨颢的命运早已注定,无论是顾家败落亦或复辟成功,杨颢也终究要死……

    苏定方沉声说道:“某并没有答应杨公子定会保你一命,毕竟顾家罪大恶极,已经涉及谋反作乱,谁都没有权利放你活命。不过某会在呈文之中替你说情,你只是一介女流,若没有怀上杨颢的骨血,想必也是有活命的机会的。”

    眼前的少女是被他的父亲送到杨颢的床榻上的。

    本该是满腔怨气的怨恨被当做安抚杨颢的棋子,自己如花似玉的身子白白给了杨颢这个中年男人……可是从杨颢临死前的牵挂,以及少女现在的肝肠寸断,却颇有一种郎有情妾有意的缱绻恩爱……

    不过想想也是。

    杨颢身为前隋帝胄,身上有着帝王血脉,气质自然迥异于常人。兼之幼时接受到最好的教育,才华横溢温润如玉,又正当一个男人心智成熟的年纪,最是吸引这等怀揣春梦的少女。

    一个娇美温婉,一个丰神俊朗,相互爱慕自然分属寻常。

    少女凄然一笑,说不尽的清秀哀婉,道不出的心丧若死……

    “多谢将军成全,不过,想来还是不麻烦将军的好。”

    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咬了咬嘴唇,怯怯的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小女子想请求将军,能不能在给皇帝的呈文当中,写上小女子乃是杨郎的妻室?”

    那双本已生无可恋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苏定方,充满了祈求和憧憬。

    苏定方楞了一下。

    少女垂下头,轻声说道:“生当同衾死同穴,妾虽无言妾已决,还望将军成全……”

    说着,她跪在地上,以头顿地。

    按理来说,她是杨颢的枕边人,与妻妾无异。

    但是事实上,二人之间并无媒妁之言,更无夫妻名分。

    苏定方为难了……

    这可是要上报给皇帝的呈文,谁敢胡诌八扯?

    顾家的男丁虽然死亡殆尽,可是仆役婢女却有无数,这等事情终究是瞒不住人的。

    少女见到苏定方犹豫,她自己亦知道此举有些为难人,不由得掩面哭泣道:“民女生是杨郎的人,死是杨郎的鬼。好女不嫁二夫,我与杨郎情比金坚,奈何世事无常,致使有情人不得眷属?从今而后,生不如死,惟愿杨郎心中念我,尚未走远……”

    哭到这里,她忽然悲呼一声:“杨郎,等我……”

    猛地站起身来,一头就向一侧的廊柱撞去。

    “砰!”

    一声闷响,少女软软的跌倒在地。

    光洁的额头依然瘪了下去,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眨眼间就洇湿了地面,汇聚成一片小小的血汪……

    苏定方满脸惊愕。

    他着实未曾想到,如此看上去清清秀秀娇娇弱弱的一个女子,居然性烈至此,不惜以死殉情!

    堂中的兵卒也个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一时间大堂内居然诡异的安静,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

    良久,苏定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神色复杂道:“抬出去吧,好生安置。”

    苏定方刚烈半生,心中从来不曾有过儿女柔情,唯有建功立业、名垂青史方才是他一生当中追求的目标。殉情这种事情,他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更加理解不了。

    还有什么能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尤其是这样一个弱女子,为了心中的那份至情可以以死相殉,带给苏定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生当同衾死同穴,妾虽无言妾已决……”

    苏定方喃喃低语,嗟叹一声,吩咐身边的随军书吏:“呈文当中,便加上一句此女乃是杨颢正妻吧。”

    书吏赶紧说道:“这个……恐怕不妥吧?下官已然听从顾家多人说起,这顾家小姐虽然与那杨颢有夫妻之实,却从无夫妻之名。杨颢乃是前隋帝胄,陛下想来定然是要厚葬的,按规矩,他的正妻是要钦赐一个世子妃的头衔与他合葬的。若是单单如此尚且好说,杨颢是要有墓志铭的,作为他的正妻,必然要写进墓志铭里去。可是这顾家小姐根本就不是杨颢的正妻,如此一来,都督您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诘难?”

    古人最是讲究一个名分。

    所谓“名正则言顺”,任何事情都得有一个名分大义。

    将不是杨颢正妻的顾氏小姐与之合葬,且在墓志铭上留下名讳……那简直就是愚弄天下,那些道学先生定然对苏定方发起诘难,指责其不顾纲常伦理,甚至是欺君罔上……

    这等罪名虽然不至于使得苏定方前程尽毁,但是异日升迁的时候成为障碍是肯定的。

    问题是这么做不值得啊!

    苏定方又岂能看不清这其中的道理?

    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却要自己背负后果,怎么看都是傻得冒烟儿。

    可是看看那辈兵卒抬出去的顾氏小姐的尸体,苏定方的心肠又软了下来。

    世人口中皆言恩情爱慕,当真能做到生死相随者,又有几人?

    如此刚烈的女子,既然能有幸得见,总得为她做点什么。

    “生同衾死同穴啊……这话说的容易,几人能做到呢?罢了,某今日便心软一回,成全他们吧。”

    下了决定,苏定方莫名的觉得心情很是放松。

    难道自己也被这儿女私情所渲染了不成?

    深吸口气,苏定方下令道:“将顾家男丁全部甄别出来,严明身份之后,尽数处斩,一个不留!”

    还好,自己还是那个铁石心肠的苏烈苏定方!

    该杀人的时候,绝对不手软!

    “诺!”

    廊下候命的兵卒一声应诺,转身大步离去。

    稍倾,纷乱的雨幕中,传来阵阵哀嚎咒骂。几声惨叫过后,天地之间便唯有那大雨落下的声音,单调而喧嚣……

    苏州城外。

    雨仍未挺,但是天色渐渐亮起来。

    一匹战马由城南快速驰来,到得城门外一处树林附近,战马悲鸣一声,前腿一软,俯冲着一头扎倒在泥泞的泥路上。马上的骑士反应迅速,第一时间甩脱马蹬,从马背之上跃起。

    只是战马倒下得太过突兀,尽管骑士反应很快,左脚也被倒地的战马带了一下,落地后一个踉跄没有站住身形,在泥路上滚了两滚,满身泥浆……

    树林中当即便有人冲了出来,刚想要开口喝叱,却见到眼前狼狈至极的骑士乃是军中的校尉……

    “吾等参见习校尉!”

    席君买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微微抬头,倾斜的大雨便将脸上的泥垢冲掉,他舔了舔嘴唇,定了定神,回身怜悯的瞅了一眼依然力竭气绝的战马,这才沉声说道:“立即召集兵卒集合,尔等随我进城!”

    “诺!”

    两个负责放哨的兵卒当即反身回到树林当中,片刻功夫,一支精锐的轻骑兵便拉出树林。

    苏定方早已在此处安排了部队,只等着坞堡那边一旦攻破,立即令这支部队冲进苏州城,包围顾家的老宅,将顾家上下一网打尽。

    席君买忍着一身疲累,翻身跃上一匹兵卒牵来的战马,大手一挥:“随我进城!”

    “诺!”

    众兵卒轰然应命。

    早就在这树林子里隐藏得腻歪了,下了一夜大雨,虽然有蓑衣挡雨,却依然被淋得湿透,加上夜风阴凉,一个个都快要冻僵了。此时见到能够纵马疾驰,都是兴奋得很……

    一支超过百人的轻骑兵快马加鞭,一路向着苏州城门疾驰而去。碗大的铁蹄践踏着泥泞的路面,泥水飞溅,践得马身、人身一片狼藉,但所有人都紧紧抿着嘴,只是不停的催马。

    片刻之后,苏州城遥遥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