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七章 血洗
    雨势依然很大,城门前行人寥寥,只有几辆马车等待进城。   守城的兵卒也都神情恹恹,挨着这样一个鬼天气当值,当真是倒了血霉……

    兵卒嘴里不耐烦的嘟囔着,对于几辆进程的马车只是随意的看看,便挥挥手放行。这等天气,谁耐烦仔细搜查?再者说了,这苏州城里能够坐得马车的人家虽然多得是,但是守城的兵卒都早炼出了一幅火眼金睛,什么样的人可以敲打几下讹一点银钱买壶酒喝,什么样的人家必须立即放行,都是心有数得紧。

    更何况现如今天下承平,哪里来的那么多作奸犯科之徒?

    几年来最大的事件是牛渚矶那边山越人的叛乱,但是没几天被那位黑脸的华亭镇杀得魂飞魄散,山越人一股脑的钻进大山打死也不出来,又怎么敢来苏州城撒野?

    等到耳边传来一阵阵隆隆的马蹄声,兵卒才诧异的抬头望去……

    一队骑兵甲胄鲜明,仿佛来自天的天兵天将一般,陡然间从漫天雨幕当冲出,马蹄踏着路的积水飞溅起来,倍添杀气!

    兵卒们都快吓傻了,这怎么话说的,难道是有叛贼作乱,想要攻打苏州城?守城门的兵卒职责是守城门……可特么这个时候若是出去拦阻,那不是找死么?看这队骑兵杀气腾腾的骑士,绝对不可能是游山玩水走亲访友那么简单……

    那七八个守城兵卒面面相觑,两股战战,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等待进城的几辆马车颇为机灵,早早的闪到一边,车夫都伏在车辕,尽量不引起注意。

    那队骑兵风驰电掣一般冲来,席卷着漫天雨雾,铁蹄铮铮,风卷残云一般从敞开的城门飞奔进去。半空一块腰牌飞起,落入一个守城兵卒的怀里,那兵卒手忙脚乱的接住,耳边只听一人高声说道:“皇家水师所部,入城捉拿反贼,勿要惊扰城居民!”

    声音渐渐远去,被闷雷一般的蹄声掩盖。

    那兵卒眨眨眼,拍拍胸口长吁一口气:“原来是皇家水师的兵卒,是房大总管的麾下,不是贼寇便好,不是贼寇便好……”若是这般让贼寇突入城池,他们几个的小命也别想留着了,玩忽职守,人头落地!

    小头领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骂道:“好个屁!那房大总管有哪里是个安省的?这般调动部队入城本是犯了军法,若是再城做出什么过分之事,到头来吾等还是难逃干系!”

    “啊?这可怎么办……”

    一众兵卒尽皆傻眼。

    那房二可是凶名赫赫,这般大张旗鼓的调动骑兵入城,怕不是要血洗了谁家?

    我滴个乖乖,这可是要了老命了!

    还是头领脑瓜好使,拽过一个手脚麻利的兵卒,将那块腰牌塞进他的手里,嘱咐道:“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州府衙门报信,记住了,不要直接报告给刺史大人,而是报告给衙门里的书吏,说皇家水师的兵卒纵马入城,似是要寻谁人的晦气……”

    那兵卒愣了半天,骑兵骑兵呗,什么叫兵卒纵马入城?

    再者说了,那气势哪里是寻人晦气,分明是要跟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啊!

    头领气得踹了一脚,怒道:“还不快去?等到那骑兵当真做下什么大事,吾等是一个延迟军报之罪,还想不想要脑袋了?”

    “哦哦哦,属下这去,这去……”

    那兵卒不明所以,不过“要不要脑袋”这句话实在是太吓人了,也不敢多问,撒开脚丫子向州府衙门的方向跑去。

    那头领一脸愁容:“这个房大总管搞什么鬼,纵兵入城,这也太嚣张了吧?”

    虽然他反应快,将骑兵冲城说成兵卒纵马入城,前者几乎是砍头的大罪,后者则是军纪不严的过错。当然,他不是什么好心为那位房大总管遮掩,只是在为自己开脱。

    放任骑兵冲城而不加阻拦,与水师官兵目无法纪野蛮入城,这过错自然不是一个级别……

    当然,所有的前提都是水师官兵不要搞出什么大事情,若是后果严重,什么借口都白搭,妥妥的跟着倒霉。

    这几个兵卒注定了要倒霉,即将要发生的,可不仅仅是大事情那么简单,说是震动天下都不为过!

    雨的苏州宛若娴静的少女,白墙黛瓦都被雨水冲刷得焕然一新,高墙后面隐隐露出的亭台楼阁缥缈在濛濛雨雾之,充满了诗情画意。

    青石板的街面被雨水冲刷得干净清亮,铁蹄踏去溅起一蓬蓬的水珠,发出隆隆的声响。

    寂静的苏州城便被这阵阵铁蹄声打破了宁静……

    百铁骑这么招摇过市横冲直撞,幸好雨的街道行人寥寥,否则不知将有多少被战马撞翻,被铁蹄践踏。席君买抿着嘴,根本不在乎沿途撞翻的几辆马车、踏伤的几个行人,心唯有此行的任务必须完美完成!

    他从顾氏坞堡连夜赶来,一路累死了两匹战马,是要在第一时间将顾氏老宅一打尽。否则若是坞堡那边有漏之鱼前来报讯,则会给房俊带来极大的隐患。

    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有很多人、很多世家门阀会站在顾家那一边的!

    “驾!驾!”

    席君买不停的鞭挞战马,速度一再提升。

    径自穿越几条长街,前方出现了一处阔达的宅院。

    席君买伏在马背之,大声下达命令:“十人一组,两组由后门包抄,左右各两组进入院内之后散开,各自把守左右院墙,防止有人翻墙逃脱。余者随我冲击正门,但凡男丁,无论老幼,杀无赦!”

    若说先前“构陷”顾家,将顾家满门铲除尚有一些道德的顾忌,毕竟稚子何辜?但是现在不同了,顾家隐匿前隋帝胄,妥妥的满门抄斩之罪,算他席君买不杀,迟早也是夷灭三族的下场!

    当今陛下什么都能忍,唯独阴谋作乱,绝对忍无可忍!

    放开了手,杀吧……

    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席君买的命令下达,兵卒们便在马背按照各自的编制分配了任务,整整齐齐的队伍顿时分裂出几股,奔向各自的目标。

    席君买骑在马,一手抽出横刀,一手提着缰绳,小腿微微一夹马腹,战马便踏三阶的石阶,两条前蹄抬起,狠狠的踏在黑色厚重的大门。

    “轰!”

    战马的庞大体型加狂奔而来的动能,大门受力不住,轰然震断了门闩,向两侧洞开。

    几十骑从洞开的大门纵马而入,横刀高高扬起,见人便杀!

    席君买则带着几个亲兵直奔正堂。

    这一群如狼似虎的精锐兵卒放开了手脚,简直是杀神降世一般残酷狠厉!

    顾家老宅之内陡然间残遭横祸,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数的男丁便被屠杀当场。

    惨叫、惊叫声,喝骂声,哭泣声,嘶吼声,战马的嘶鸣声……

    顾家老宅宛如人间地狱!

    兵卒们双眼冷漠,杀气腾腾!

    他们是屠刀,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和怜悯,军令如山,只需要不停的的杀戮!

    而席君买亲眼目睹了武原镇海边的芦苇荡那被顾家圈禁折磨的无数奴隶奴仆,对于这等丧尽天良的人家,何须仁慈和怜悯?再是怎样的残酷使之与顾家,都不为过!

    正堂之内一个富态的老者惊闻宅内有贼寇闯入,惊惧愤怒之下匆匆走出,见到迎面而来的战马骑士,大怒道:“何妨蟊贼,胆敢闯入吾顾家老宅,活腻歪了么……”

    席君买看都不看他那张色厉内荏的嘴脸,纵马前冲,手里的横刀挥下。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