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八章 屠戮
    人头落地的刹那,一声凄厉的嘶吼从正堂里发出。

    玉树临风的顾家大少疯了一般拎着一柄横刀冲出,血红的眼睛紧紧盯着马的席君买,目眦欲裂道:“某认得你!你乃房俊麾下战将!某只问你,我顾家何罪,要遭受这等杀戮?”

    你顾家何罪?

    呵呵!

    一个泯灭人性、丧尽天良的家族,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也敢说一句“顾家何罪”?

    席君买懒得理会这个自命清高的家伙,双腿一夹马腹,战马便扬起四蹄冲正堂之前的台阶。顾烛眼看贼人如此嚣张,气得咬碎了一口牙,却也不敢硬当战马的冲撞,不得不避开一旁。

    孰料席君买根本看都不看他,接着战马的冲势一只手摁着马鞍,身形大鸟般飞起,一落地,便径自向正堂内冲去。

    顾烛何曾经受过此等无视?

    最是心高气傲的他气得哇哇大叫,想冲去跟席君买拼命。可惜未等他迈开脚步,身后两声弓弦崩响,两支弩箭齐齐的钉进他的后心。

    顾烛惨嚎一声向前扑倒,紧接着眼前一黑,从后面冲来的一个兵卒站到他的面前,一刀刺入他的背心。

    “嗷……”

    顾烛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拼命的挣扎。

    他是“江南四大公子”之首,是顾家的“千里驹”,是江南士林的后起之秀,是注定了要光宗耀祖名垂青史的男人,怎么能这么死在一个腌臜下贱的兵卒手里?

    可惜,尚未等他再次叫出声音,另一个兵卒已经挥舞着横刀抹了他的脖子。

    喉管“嗤嗤”的向外喷着鲜血,顾烛绝望的看着一队兵卒从他的身边冲入正堂之,连看都不屑看他一眼……

    一方是骁勇剽悍的精锐强兵,一方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战斗的过程几乎可以用不费吹灰之力来形容。

    杀!

    兵卒们杀得红了眼,但凡是宅内的男丁,无论老幼,见到是一刀!

    顾家老宅之内惨嚎震天,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

    血水混合着雨水肆意流淌,这座精致豪奢的宅院,依然成为人间地狱。

    前后左右皆被水师兵卒阻断,根本无路可逃。

    这般凶残的杀戮自然无法掩盖,左邻右舍早已听到顾家院内的惨叫和喝骂,各个震惊得不能自己。是什么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对江东豪族顾家如此大开杀戒?

    还有没有王法了?

    愤慨是肯定的,谴责也必须有,但是没人傻到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等到有好事的躲在街偷偷摸摸的看到了院子里行凶的乃是兵甲精良的官兵,愤怒便成为了惊愕。

    这顾家得是犯了多大的事儿,要遭受满门屠戮的罪责?

    信任苏州刺史穆元佐好似屁股着了火一般,不停的鞭挞着胯下的马匹,带着州府衙门的兵丁和衙役,火烧火燎的直奔顾家老宅而来,丝毫不顾大雨将崭新的没穿几次的官袍打湿,更沾染了肮脏的泥水。

    这位刺史大人先是得了守城兵卒的报告,说是皇家水师的官兵纵马入城,似是气势汹汹的要寻什么人的晦气。紧接着便有人来报告,说是一队亲兵冲进了顾家老宅,宅内惨叫连天……

    穆元佐想当然的认为这是顾家的两兄弟不晓得什么地方招惹到了房俊,使得这位棒槌侯爷大光其火,不管不顾的打门去……

    一边走,刺史大人一边默默的咒骂……

    该死的房俊,你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不行么?非得跑到老子的治下来搞风搞雨!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不成?整个江南都知道你与顾家的两个后辈不对付,你若是想要出气,想要维护你长安第一纨绔的颜面,老子不阻拦你!

    可是纵兵入城,直闯顾家的老宅,这做得过分了吧?

    人家顾家好歹也是江东数得着的豪族,那也是有脸面的,你这样欺门去,不是明摆着火拼么?

    须知道,这里是苏州,是我穆元佐的治下,不是你房俊的华亭镇!

    穆刺史打定主意,这次要好好的强硬一番,让那房俊晓得自己这个苏州刺史可不是吃素的,更不能任他捏扁搓圆了!他暗暗给自己鼓劲儿,房俊又怎么样?驸马又怎么样?侯爷又怎么样?你总得守规矩吧,总得遵从大唐律令吧!

    可是等到他到了顾家大门口,向里边一看,那遍地的尸体横流的血水,顿时将他的一腔豪情打击得烟消云散,一颗心被哗哗的大雨浇得冰凉……

    额滴个天爷!

    这是要干啥?

    扶着顾家老宅的大门,穆元佐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双腿发软,两股战战。

    这得死了多少人?

    这特娘的哪里是寻谁的晦气,这分明是要灭门啊……

    房俊啊房俊,你是要飞还是咋滴?!

    穆元佐只觉得心口一股凉气将他噎住,呼吸很是困难。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不成自己实在做梦?

    可是后宅断断续续响起的惨叫,使得他知道自己必须面对残酷的现实——顾家满门尽遭屠戮,这个责任要谁来背?

    他想要进入宅内一看究竟,却被两个守在门口的兵卒拦阻。

    这两个大头兵丝毫不在意穆元佐身的从三品官袍,在关混的久了,便是一品二品也时常见得到,三品官儿算个甚?何况还是个从三品……

    “站住!干什么的?水师办事,闲人闪避!”

    这句话来自于房俊前世对于锦衣卫的印象,有几次开玩笑说了出来。水师的这帮夯货自然不晓得“锦衣卫办事,闲人闪避”这句话所代表的分量,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句话很有气势,便渐渐成为水师官兵的口头禅。

    穆元佐差点没气死!

    或许这句话在水师兵卒说出来觉得很霸道,但是在穆元佐听来,简直是毫无遮掩的挑衅!

    老子可是堂堂的苏州刺史,这里是老子的地盘!

    他咬着后槽牙,忍着将这两个牛气哄哄的兵卒宰掉的慾望,冷声道:“本官乃是苏州刺史,此地尽在本官治下,谁给你的胆子,敢让本官闪避?!”

    苏州刺史?

    两个兵卒诧异的互视一眼。

    在穆元佐以为这两人认识到自己的官职有多么高高在,马要惊慌失措的认错之时,左手边的那个兵卒两眼一翻,怪声怪气的说道:“苏州刺史是个神马玩意?”

    穆元佐快要气疯了,难道棒槌的麾下,也全都是棒槌吗?

    堂堂苏州刺史,朝廷命官,居然被说成是“玩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穆元佐也顾不得跟房俊撕破脸了,当即怒叫道:“来人!给我将这两个藐视朝廷命官的贼子拿下!”

    他不能再等了!

    宅子里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代表着杀戮还在进行,他必须立刻阻止!

    他心里在哀嚎,前任苏州刺史便是因为房俊被围牛渚矶之时未曾发兵救援,从未被朝廷革职查办。苏州乃是天下第一等富庶之处,自然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相持不下。

    穆元佐正是凭借局外人的身份,靠着送给了长孙无忌一笔天价的钱财方才谋求到了这个位置。若是刚刚任便遭遇顾家满门被杀这样的超级大事件,自己怎么可能还坐得稳?

    房俊你个王八蛋,你想杀谁老子不拦着,可是好歹等过个一年半载,容老子将买官的投资捞一捞再搞事情不行么?

    简直是天杀的混蛋啊!

    他身后的府衙兵丁和衙役们一拥而,想要将这两个兵卒制服。

    两个兵卒一看不妙,当即握紧手里的横刀,冷声道:“小的军令在身,不敢推开。刺史若是想要进宅,那从我二人的尸体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