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章 找个垫背的
    席君买懒得搭理这帮家伙,多是一群贱皮子,一吓唬就都萎了,没用的玩意儿……

    理了理思路,组织了一下言语,他看着穆元佐,淡淡说道:“顾家勾结前隋皇族,企图颠覆帝国政权,证据确凿。穆使君说这是苏州的事情,不该由我们水师插手,可偏偏这顾家在苏州官府的庇佑之下潜伏隐藏了二十年,其反贼的身份从来无人得知,现在却要我们水师发现证据、捉拿反贼!您口口声声说这件事儿应该由苏州府衙来管,那么末将是不是可以认为,苏州府衙还要一如既往的庇佑顾家,甘当其保护伞,甚至与顾家蛇鼠一窝、沆瀣一气,相互串通?”

    穆元佐脸都吓白了!

    勾结前隋皇族?

    企图颠覆帝国政权?

    额滴个天老爷!

    这可是通天的大案啊!怪不得房俊那厮敢命令手下的兵卒如此肆无忌惮的屠杀,感情人家是心里有底气!既然是反贼,那自然是如何屠杀都不为过。哪怕有两条漏网之鱼,朝廷依然要将其擒拿归案明正典刑,终究还是一个死!

    最让他心惊胆跳的是席君买最后的一句……

    什么叫一如既往的庇佑顾家?

    什么叫甘当其保护伞?

    什么叫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没这么冤枉人的!

    老子总共来担任这苏州刺史几天?

    不能纠缠与什么越不越界、顾家是不是该杀了,改不好这个问题能把自己绕进去。穆元佐初到苏州担任刺史,却不代表他是个政治上的白痴,这种事情谁沾边谁倒霉,功劳别想,晦气倒是一大堆!这就是个巨抗,跳进去就出不来,穆刺史果断转移话题。

    “居然如此?简直难以置信!本官上任以来,苏州城上上下下都夸赞顾家乃是江东豪富、簪缨世族,更是江南士族耕读传家之典范,却不曾想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幸好诸位受房总管之命排除万难揭露顾家祸心,否则本官岂不是要一直被蒙在鼓里?幸甚,幸甚啊!”

    看着穆元佐一脸后怕的夸张神情,听着他一番捧房俊臭脚的言辞,一众苏州城的署官差点气得骂娘!

    你什么意思?

    和着我们这些署官合起伙来骗你,袒护顾家,整个苏州城救你一个清白人?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你不应该先问问水师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就敢说顾家勾结前隋余孽、阴谋作乱?

    席君买也有些愕然,这位穆使君也是个没节操的啊……

    穆元佐大抵也意识到自己撇清的心思急切了一些,干咳两声,尴尬的说道:“那啥……敢问这位将军,房总管到底掌握了顾家什么样的证据?”

    一众署官集体鄙视!

    您好歹也是一州刺史,就算顾忌房俊的能量,可犯得着对房俊手底下一个虾兵蟹将这般低声下气?

    这位刺史的腰杆,未免也太软了一些……

    席君买说道:“前隋皇室就隐匿在顾家位于武原镇的坞堡之内,受到顾家的保护,并暗中联络前隋余孽,伺机阴谋叛乱,推翻大唐,复辟前隋!而且,在坞堡之内搜出龙袍、龙椅、玉玺、金印等违制之物若干,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穆元佐就知道顾家没跑了。

    各种人证物证俱全,事情已经定了性。况且房俊下手狠辣,麾下兵卒闪电般袭击坞堡、围困老宅,顾家的核心人物一个都没有逃脱。

    至于“顾家众人反抗,就地格杀”的话语也就骗骗小孩子,到处都是兵卒里三层外三层,谁脑子进水了才会反抗?人都有苟活之心,哪怕能够多喘一口气,也没谁会拼死反抗……

    房俊此举,是将顾家狠狠的钉死,再无翻身之余地。

    人都死没了,还翻得什么身?

    至于那些顾家旁支,怕是争抢长房的产业还来不及呢,谁会管长房这些人的死活?

    太狠了!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将一个世代望族摁进了地狱,永无翻身之希望!

    穆元佐后背冷汗涔涔,越想越觉得房俊可怕。

    这种人只能亲近,哪怕亲近不了,也要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绝对绝对不能成为对手!若是被这人盯上了,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只是穆元佐看明白了房俊的狠辣,这些苏州府衙的署官也都不是白给的。说起来房俊的这一手其实也并不是多么高明,更达不到无迹可循的境界,其关键处,在于一个“快”,在于一个“狠”!

    而追根究底,房俊为何要对顾家下这样的狠手?

    还不就是因为顾家先是策动山越人反叛、鼓动各大家族派出死士战兵想要将房俊斩杀在牛渚矶,接着又联合江南士族抵制房俊,为房俊掌控江南设置了层层障碍。

    别人对于绊脚石的处置方法是一脚踢开,而房俊的方法简单粗暴,老子直接抡锤子砸碎你……

    苏州是江东重镇,能够在府衙之中担任署官,任意一个都跟江南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甚至许多本就是世家出身的子弟,哪个没有明里暗里跟房俊有过冲突、给房俊添堵过?

    看看眼前顾家的惨状……

    一个个都是满头大汗,惊惧不已。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在这里看水师兵卒如何杀人、如何灭门。只想赶紧回到家中,将此间发生的一切都跟家里好生汇报,提醒家中再也不能跟房俊对着干。

    这人疯起来,实在是太吓人了!

    穆元佐更是心生退意,眼前这就是一个巨坑啊,谁也么愿意沾边?

    他拱拱手,一脸唏嘘说道:“说起来,本官亦有失察之责,毕竟顾家这等凶顽就在本官的治下。所以,此事本官就不参与了,一切皆由房总管处置即可,本官这就告辞……”

    想走?

    没门儿!

    席君买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了穆元佐的袖子,冷着脸说道:“使君留步!末将奉命来此之前,大总管早有交待,此地乃是使君之下,如此天大的功劳,岂能由水师独占?是以,还请使君与吾家大总管一起署名上书,向陛下请功!”

    穆元佐差点骂娘!

    你特么这会儿想起来这是本官治下了?

    你们纵马入城,杀得顾家老宅男丁俱亡的时候,怎么没想着问问我这个苏州刺史?

    屁的功劳!当我傻呀?

    谁特么爱要谁要!

    跟你一起署名上书,岂不是说这顾氏的灭门有我的一份?

    一个百世累积的世家豪族旦夕之间斩草除根、灰飞烟灭,你让满大唐的那些世家门阀们怎么想?甭管顾家的罪名是什么,今日的顾家可以被如此肆意的诛灭,那么明天是不是就轮到长孙家、独孤家、崔家、卢家、王家、郑家?

    大唐的天下,是世家的天下!

    别看现如今的大唐蒸蒸日上、繁荣昌盛,其实都是依靠着大大小小的世家门阀在支撑。朝堂之上,他们掌握着绝对大的权利,即便是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有时候也得在逼迫之下低头!

    世家门阀盘根错节,说是相互倚重、相互勾结亦不为过,今天你房俊灭了顾家,明天就得遭到全天下的世家门阀的抵制攻歼!

    兔死狐悲,届时所掀起的风浪,绝对能将任何人湮灭!

    穆元佐强硬的拒绝:“多谢房总管提携,只是本官刚刚赴任,两眼一抹黑,连半点功劳也无,怎敢厚颜贪功?请将军回复大总管,就说本官感谢他的好意,却也无颜愧领了!”

    说罢,转身就走。

    可席君买却拽着他的袖子不撒手……

    穆元佐无奈道:“将军还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