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三章 风起云涌
    江东顾氏被满门抄斩的事情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几日之间便传到了关中。

    长安震动!

    满朝惊诧!

    这可是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簪缨世族,豪富甲于江东,名声享誉江南,历代皆有出类拔萃的杰出人才入仕,顾氏宗庙那一排排的令牌有多少冠绝一时的文臣武将、士林名宿?

    就这样一个兴盛世家,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嫡支男丁惨遭屠戮……

    他房俊怎就敢这么做?

    谁给他的胆子!

    长安风卷云动,暗流汹涌。在这件事情上,世家门阀们几乎不用私底下去联络、沟通,他们的目标一致。作为此事的始作俑者,房俊必须受到惩罚,不仅仅要惩罚,还要严厉的惩罚!以此来警示后人,震慑同辈,彻底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

    可是没等世家门阀们有所动作,又是一则消息从江南传回。

    顾家藏匿前隋余孽,阴谋发动叛乱,人证物证确凿!

    前隋汉王杨谅的世子杨颢的尸体,已然在运回长安的途中……

    世家门阀仿佛高高举起了棒子想要教训一下眼前的小畜生,陡然之间这小畜生却变成了一块石头。这一棒子下去,石头不会觉得疼,反倒有可能震伤自己的手……

    阴谋叛乱,这已经是铁案了,顾家死有余辜,按理来说世家门阀应该消停了。谋反大案,搁在历朝历代都绝无宽恕之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在于诛灭“三族”还是“九族”,总之也是个死,房俊不过是在顾家反抗的时候下手狠厉了一些,导致整个顾家被押解前来长安受审的男丁凑不足两巴掌。

    但世家门阀依旧不能忍。

    顾氏灭族已成定局,如山铁案不可能翻过来,也没人去为顾家翻案。他们在乎的是房俊肆意妄为的手段!顾家是一定要死的,但是死在朝廷满门抄斩之下,与死在房俊的屠戮之下,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若以后谁的手里掌着兵权,是不是看谁家有了大罪就可以先斩后奏,先灭了满门再说?

    这是世家门阀绝对不允许出现的状况!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房俊自己也很郁闷!

    若是早知道顾家藏着杨颢这么一个前隋余孽,他吃饱了撑的要先攻破顾家然后依靠“栽赃嫁祸”来保证自己的合理性?

    人生处处意外,一不小心就弄巧成拙了……

    *****

    太极殿上似有阴云笼罩。

    李二陛下端坐在御座之上,瞄了一眼殿上正义正辞严口水横飞的独孤武都,下意识的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点脑仁儿疼……

    看看今日之情形,怕是不能善罢甘休,又是好一顿争吵。

    一想起房俊这个惹祸精,李二陛下是又爱又恨!

    这家伙赚钱的法子层出不穷,每一样都是天马行空却有效果显著。这两年不仅国库日渐丰盈,便是皇帝的内帑亦是进项大增,给李二陛下东征高句丽的宏图霸业增添了无穷的底气。

    这样的臣子,做皇帝的怎能不爱?

    可要是说到恨处,李二陛下是真恨不得将这个棒槌吊起来,狠狠的抽上一百鞭子……

    平素嚣张跋扈也就罢了,毕竟现在是一路总管,手底下军民无数,李二陛下也不好成天将其拎过来一顿训斥。因此虽然朝中弹劾不断,李二陛下大多时候都是装聋作哑,不予理会。

    可是这次的事情确确实实做得过头了!

    顾家统统该死,不仅仅是嫡支长房,那些偏支远房难道就没有人参与到顾家的核心中去?皇帝可以容忍大臣貪腐,亦可以容忍大臣做错事,但是绝对不可能容忍反叛者!

    更何况是将前隋余孽藏匿于家中二十载的顾家?

    此案已经交由三法司会审,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只是走过这个程序之后,顾家的“三族”都将被押解进京,秋后问斩!

    注意这个词——程序!

    没错,李二陛下现在越来越认识到程序的重要性。皇帝是天下之主,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任何人不得反驳,必须执行!这是皇帝权力的体现,却也是天下动荡的根源……

    再圣明的皇帝,也是人。

    只要是人,就都可能犯错误。

    若是任何事情都由皇帝一拍脑袋就下决定,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他李世民尚且总会犯错,将来他的儿子能不能及得上他呢?孙子呢?

    大唐江山是要世代传承下去的,李唐皇室的国祚要万世延绵!

    那么,就必须从他李世民开始有所改变。

    其实这种话,还是房俊闲暇的时候跟李二陛下说起的,当时李二陛下很是恼怒,认为房俊触犯了皇帝的威严,想要揍他。结果房俊只是一句话,就让李二陛下辗转反侧、茶饭不思了好多天。

    “绝对的权利,只会导致绝对的腐化!”

    按说,这句话的本意其实就是冲着无上的君权来的,讽刺着君权在拥有绝对权力的同时,也在绝对腐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山穷水尽、江山崩颓……

    可李二陛下没有发怒。

    他在反思。

    这句话的意思浅显易懂,李二陛下自然不可能看不明白。但是看明白了,不等于能想明白,哪怕就是想明白了,也不等于能够做到……

    为什么拼着身家性命要当皇帝?

    还不就是为了这一言九鼎、执掌天下的绝对皇权?

    然后,房俊又说了一句。

    “您是要李唐皇族掌控这绝对的权利,掌控到哪天就算哪天,还是想想开创一番亘古未有之事业,让大唐国祚永远的延续下去?”

    李二陛下自然懂得房俊言语之中的含义,他当时反问:“谁能保证朕若是那么做,就当真能让大唐国祚永远延续?”

    而房俊的回答是:“谁也不能保证,但是臣可以保证,若是不那么做,大唐迟早就分崩离析的那一天。或许是三世,或许是五世,但是那一天迟早会来……”

    当着大唐皇帝的面前,你说大唐迟早有完蛋的那一天,换个人怕是都被皇帝砍死了,即便是自己的女婿,李二陛下也是暴怒不已,一顿狠踹……

    踹完之后,李二陛下也不得不静静的思索。

    宝剑有双锋,即能伤人,亦能伤己。

    世事有两面,既有祸之所伏,亦有福之所倚。

    若是当真能够限制君权,使得君权再也不是高高在上无可遏制,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些野心勃勃之辈心心念念的惦记着谋朝篡位?是不是在处理国事的时候,就会最大限度的减少错误?

    李二陛下的目光有些散乱,思绪有些飘忽……

    结果独孤武都不干了,他站在殿上,正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结果发现皇帝有点走神,便大声说道:“陛下,老臣之言,句句皆是谋国之策,还望陛下明鉴,将那房俊缉拿进京,枭首示众!”

    大殿之上静悄悄的,唯有这一句“枭首示众”的余音袅袅不绝……

    李二陛下心里一跳,怎么就得“枭首示众”了?

    他下意识的问道:“你刚刚说了什么?”

    话一出口,便觉不妥。

    大殿之上越发安静了,站在殿上的独孤武都一张老脸先是惊愕,接着以极快的速度染上红色,红得像是一块红布一般……那是羞恼至极的神色!

    感情自己喋喋不休的说了半天,人家皇帝一句都没听进去?

    还问我刚刚说了什么?

    这特么实在是太尴尬了……

    独孤武都涨红着脸,瞪圆了两只牛眼,愤然道:“陛下袒护房俊,臣等亦能理解。可此子行事肆无忌惮,心狠手辣,将国法纲纪置于何地?老臣以为,不杀不足以正国法,不杀不足以肃纲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