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杯子咋歪了?
    两人推杯换盏,一番畅饮。

    这程公颖自称乃是龙虎山张天师门下,只是早年犯了错,被逐出师门,这才流落江湖机缘巧合投靠到张亮帐下。不过张亮也懒得去探查程公颖的真实来历,他只要清楚这人的确是有一些神鬼莫测只能就足够了。

    说起来,这程公颖最拿手的一门本事便是“扶乩求谶”,往往能洞悉天机,准确眼中尚未发生的事情。最灵验的一件事,便是当年张亮收留程公颖之后,此君第一次见到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二陛下,便称其“必是天下之主”。当时张亮嗤之以鼻,须知那时候太子李建成的功勋、威望都高出秦王李二一头,而且高祖皇帝也更喜欢太子,身为秦王的李二怎么可能逆袭成功?

    然而事实证明,程公颖说的一点都没错!

    自此,张亮便将程公颖奉为上宾,对其言听计从。

    也曾屡次试探着询问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程公颖便信口说“在梦里的谶书上有你的名字,能成为一番大事业”……

    张亮就像,咱现在已经是国公了,还有什么事业能比这个更大?

    答案只有一个,于是张亮就心动了。拉拢收买了多位军中的悍卒,对外则成为“假子”,便是为将来的“大事”最准备。不过他到底是个阴毒的性情,让他玩弄一个背地里的花招没问题,但是坦坦荡荡真刀真枪的干一番大事,成则上九天揽月,败则下地狱抓鳖,又着实没那份气魄……

    不过近日张亮是真心高兴!

    自打来了这华亭镇,张亮的脸面是一层又一层的被剥掉,他就是他脸皮厚,若是换了一个人,要么跟房俊不死不休,要么乖乖的夹着尾巴回长安。

    张亮就偏偏来着不走,这一赖,还真就给他等来机会了……

    谁也不敢想象房俊能够胆干出这么一件大事情,那可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江东豪强,就被房俊一夜之间踏平,家中男丁斩杀殆尽!

    张亮不管房俊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管房俊是不是甘当皇帝陛下的马前卒、刽子手,更不管房俊事后会在皇帝那边得到什么样的补偿。他只知道,房俊这次将要面对天下世家门阀的围剿,关陇、山東、江南……各大门阀实力老牌豪强群起而攻之,死不死不知道,这个大总管的位置是绝对保不住的!

    想想这几天探听到的海边的盐场那海量的财富,再看看这市舶司庞大的占地、成百上千的仓库,一旦运营起来,钱财就好比流水一样滚滚而来!

    所以,张亮第一时间给长孙无忌写了书信,许下了无数的承诺,就等着长孙无忌将这个职位给他争取过来。以长孙无忌再朝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这个职位几乎已经稳了!

    财富、权利,全都在眼前招手,唾手可得,张亮如何不得意?这一得意,酒就喝的没数,两人不一会儿就有点醺醺然。

    程公颖斟满酒,却发觉酒水溢了出来。他定睛去看,心里惊奇,这酒杯的一侧分明还有些许空间未满,但是另一侧的酒水却已经溢出了杯沿……

    这啥情况?

    程公颖有些懵。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亮喝得一张脸膛红扑扑的,催促道:“看啥呢?倒酒!”

    程公颖使劲儿眨了眨眼:“不是……大帅,这酒杯有毛病啊。”

    张亮不解:“酒杯有毛斌?本帅看来,你才有毛病!你个家伙是不是当道士把自己的卵子都给当没了,每次喝酒都拖拖拉拉偷奸耍滑,恁地不痛快!”

    程公颖急道:“没有,这次贫道当真没有耍奸,这酒杯倒不满酒水啊,总是差着一截儿,这怎么回事?”

    张亮也向酒杯瞅来,见到那酒杯一侧尚浅了一些,一侧却已经溢出,也瞪圆了眼睛。不过他脑子快,一拍大腿,叫道:“这跟酒杯有什么关系?是桌子,是桌子不平,一定是这样!不信将桌子翻转过来瞅瞅,定然是四条腿不一齐……”

    程公颖觉得有道理,两人当真就俯下身去,查看桌子腿。

    看了半天,四条桌腿怎么看都是齐刷刷的,再回到桌上细看那酒杯,上下一般粗,也没有明显的哪边高哪边低,重新放到桌上,斟上酒,还是一侧未满,一侧溢出……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言。

    特么见鬼了!

    程公颖头发根儿都有些发炸,他是个装神弄鬼的穷术士,这神鬼装扮得时间一长,心里就难免对那些污七糟八的事情坚信不疑。眼前这种状况根本没法解释,除了见鬼了,还能是啥?

    程公颖一下子就从凳子上窜起来,退后两步跪在地上,抬头冲着头顶,双手合十神神叨叨:“各路神仙勿怪,勿怪……弟子诚心修道,不曾有片刻忘记三清道尊。今日弟子许愿,来日定然为道尊请塑金身,修建道馆……”

    张亮没心思搭理这个道士,他盯着桌面,发现不仅仅是酒杯里的酒水会溢出来,刚刚还算正常的一大碗炖菜,这会儿也渐渐一侧越来越浅,另一侧则缓缓溢出菜汤。

    酒杯没问题,桌子没问题,难不成是我的眼睛有问题?

    他伸出手,沾了沾桌面溢出的菜汤,嗯眼睛也没问题。

    那是谁的问题?

    张亮迷茫了,难不成……是船的问题?

    可是船怎么可能不平呢?无风无浪的,不可能倾覆的角度如此之大。

    等等……倾覆的角度?

    张亮脑中电光一闪,一个可怕的可能出现,他大叫一声就往舱外跑,直接跑上甲板,放眼四顾,顿时傻了眼……

    往常站在战船的甲板上向下一跳,就能跳到码头的栈桥上。可是现在呢?那本应该近在眼前的栈桥却足足离开有二三十丈远近,而且目测那栈桥的高度跟他的鼻子一般高……

    张亮从没干过水军,所以船只倾斜了他也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的去摸桌子腿,看看四条桌子腿齐不齐。此刻终于反应过来,却是有些迟了。

    锚绳不知何时断了,船只被江水带着远离的码头。

    最糟糕的是……船只在不停的下沉!

    左侧的船舷已经无限接近水面,只要再过一小会儿,就将整个沉到江里去。

    特么老子不会水啊!

    不会水的人在水中所承受的那种恐惧,绝对是会游泳的人想象不到的……

    张亮扯着嗓子大叫:“来人,来人!船沉啦,船沉啦,都特么死哪儿去了?赶紧来人……”

    尖利的嗓音在午夜寂静的江面远远传出去,犹有余音……

    兵卒们不耐船上生活,这些时日以来各个被折磨的精疲力尽,晚上留下放哨的兵卒也在午夜的时候偷偷的眯一会儿。反正这里是华亭镇,不远处就有皇家水师的军港,那个贼寇敢到这里来打劫?

    至于水师的官兵,两方不对付是肯定的,但是趁夜下杀手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因此,所有人都懈怠了,船是如何沉的、几时还是沉的,一概不知。此刻所有的兵卒都泡上了甲板,几条战船漏水的速度差不多,不至于被人察觉,却也在缓缓的沉默。

    兵卒顿时就炸了窝!

    都是张亮多年以来征战沙场拉拢收买来的步卒骑兵,若是冲锋陷阵,还真就不一定怕了谁!可是现在在江面上面对不断下沉的战船,这群人就像是三两岁的毛孩子一样,惊慌失措失声尖叫……

    没办法,就没有几个会水的!

    折腾了一会儿,江水已经漫上了甲板,战船眼瞅着就要沉默,这些冲锋陷阵的悍卒,马上就要喂了吴淞江里的鱼虾蟹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