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我就哔哔
    折腾了一会儿,江水已经漫上了甲板,战船眼瞅着就要沉默,这些冲锋陷阵的悍卒,马上就要喂了吴淞江里的鱼虾蟹鳖……

    张亮魂儿都快吓飞了,火烧火燎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程公颖灵机一动,大叫道:“大帅,木板,木板!”

    嘴里叫着,一扭头跑回船舱,扛出两块用来搭在栈桥上装卸货物和人员上下所用的跳板。这玩意是木头的,木头会始终浮在水面上,只要人趴在上面,岂不是永远不沉?

    只要不沉到江底淹死,总归会有人来搭救的!

    张亮大喜,从程公颖手中接过一块木板,牢牢抱住,那颗扑腾扑腾现在半空的心脏才算是安稳下来。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其他兵卒一看,这个法子好!这种跳板每条船上都有个三五块,从船舱里拖出来便被哄抢一空。

    问题又来了!

    张亮此行足足带了将近五百兵卒,每块跳板也就你那个搭载个两三人,哪里来那么多的跳板给兵卒们救命?人逼到绝路,总会爆发出无穷的智慧,有人跑到突出甲板之上的舵楼,抽出横刀“当当当当”就是一顿乱砍。

    其余人恍然大悟,有样学样,将几条船的舵楼全都给拆成一块块的木板。

    一时间江面上“当当当当”的伐木之声不绝于耳,颇为壮观。

    房俊瘸着一条腿,这是那天被刺杀之时混战当中被砍了一刀,大腿上好长一条口子,没有一个月甭想愈合。不过他对于张亮即将上演的狼狈相表示喜闻乐见,所以不顾麾下兵将的劝阻,执意要赶来看热闹。

    战船到了凿船的兵卒指引的地方,房俊远远的看去,黑漆漆的江面上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也就罢了,能见度实在太低,可是没有哭爹喊娘的叫救命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那张亮这几天也没闲着,领着麾下的兵卒练习水性了?

    “船呢?”

    房俊问席君买,这事儿是他一手经办,凿船的兵卒都是他亲自挑选的,他自己也潜入降低凿沉了一艘。

    “这个……大概已经沉了吧?”

    距离还有点远,看不清楚,但是这么安静有点反常。席君买挠挠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会吧?那帮旱鸭子若是掉进水里,还不得嘶声裂肺哭爹喊娘?可是你听听,哪有叫救命的声音?咦……这当当当当的是什么声音?怎么好像是在砍木头……”

    房俊侧耳倾听,一阵“当当当当”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咋回事?”

    房俊一头雾水,船上的刘仁愿、裴行俭、席君买、薛仁贵等人也都疑惑不解。至于苏定方和刘仁轨,这两位觉得房俊此举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觉得丢人坚决不掺和……对房俊说的“我的快感就是建立在对手的痛苦之上”的言论嗤之以鼻,说那不是君子之风。

    薛仁贵吩咐兵卒:“快将船划过去。”

    猜测也是瞎猜,还不如到了近前看看,这叮叮当当的是在干嘛。

    几条战船陡然加速,向着凿船的水域驶去。

    等到了近前,船上的兵卒燃起火把,然后用玻璃罩子制作的简易“探照灯”反射火把的光亮,将这片水域照得通亮。

    眼前出现的一幕,差点把房俊笑喷……

    江面上几条战船已经有一大半沉到水面之下,虽然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沉到江底,但是战船倾覆,江水漫上甲板。舵楼已经被完全拆除,江面上到处漂浮着木板,兵卒们就趴在木板上,用两只手划水,想要划到江边。

    兵卒太多,即便拆了舵楼尚有许多兵卒未曾分到一块木板,无奈之下,这些兵卒便抽刀将船上的桅杆全部砍倒,抱着桅杆泡在水里。但是桅杆是圆柱形,它可以保证不沉,但是人趴到上面就会立刻翻转,没奈何,兵卒们只得死死的抱着桅杆,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江水里。

    而张亮倒霉催的正好就在房俊座船不远处的地方,这位国公爷此刻正撅着屁股趴在一块跳板上,不停的喝叱同在一块跳板上的兵卒赶紧划水,而他自己实在是惧水,完全趴在跳板上就没有兵卒的空间了,都撵走又没有人划水,一站起来看着眼前波浪粼粼的江面就一阵阵眼晕,没奈何,就只能这么撅着……

    张亮一身官袍格外显眼,都向他看来。见到这位国公爷如此别致的姿势,全都放声大笑。

    房俊瘸着一条腿,倚在船头揶揄道:“深更半夜,国公爷尚有如此兴致,玩起了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雅事?”

    身边的兵将尽皆失笑,这位侯爷太缺德,派兵凿沉了人家的船,还要拖着伤腿大半夜的来看人家的狼狈模样,看就看呗,还得损人家几句……

    不过话说回来,也正是因为房俊这种并不因地位差异便对手底下的兵将有多区别对待的性格,令水师兵将甚是信服。水师之中,不可能做得到不看出身、不看背景而一视同仁,这在天底下任何地方都不存在。但是,房俊能够保持能者上庸者下,他不会因为你背景深厚便委以重任,亦不会因为你出身贫寒而轻慢相待。

    只要你有本事,那就能出头。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薛仁贵与郭待封。

    郭待封的老子乃是安西都护、西州刺史,堂堂一方大吏,犯了错房俊照样将其驱逐,一点情面都不讲。薛仁贵虽然有张士贵的荐书,但张士贵也仅仅就是举荐而已,论起地位背景,郭待封高出薛仁贵岂止一筹两筹?

    但是人家薛仁贵有本事!

    水师第一战剿灭盖大海,薛仁贵便大发神威,枪挑盖大海,威震海中洲!直接就升任为校尉,掌管一旅,与席君买、刘仁愿等人地位相等。

    薛仁贵的能耐摆在那里,平素又很会做人,现在妥妥的高层将领,地位与日俱增,就连苏定方在制定剿灭顾家坞堡的策略之时,都会很客气的询问薛仁贵的想法。

    如同郭待封那种依仗家世背景想要在水师当中作威作福、躺着捞功勋的人,是不可能留在水师当中的。

    泡在水里的张亮起先见到远处蒙蒙幢幢的船影,还一阵欢喜。他最是怕水,在水中多待一刻都好似有刀子在他身上割肉一般难受。

    等到船只到了近前,张亮彻底绝望。

    此刻他恨不得自己泡在水里个一年半载,也不要见到房俊这张充满了讥讽嘲笑的嘴脸……

    张亮又羞又怒,想要站起来提升一下气概,可是刚刚直起腰,脚下的跳板就是一晃,吓得他脸色煞白,立马又蹲下去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

    听着耳边传来的嘲笑声,感觉到有明亮的灯管照向自己,这一刻的张亮当真是羞愤交加,恨不得当即拔刀与房俊决一死战!

    他恼羞成怒,喝骂道:“房俊你个王八蛋,居然敢趁夜凿沉本帅的战船,你是要谋杀当朝国公么?搞这样鬼鬼祟祟卑鄙无耻的阴谋诡计,有什么出息?有能耐的,跟老子明刀明枪堂堂正正的战一场,谁特么怕死谁是孙子!”

    房俊嘿嘿一笑,“熟归熟,你再敢胡言乱语栽赃陷害,信不信我先将你关入大牢,然后到陛下面前告你一状?我就纳闷了,谁给你的勇气,敢跟本大总管如此说话?你的教养呢?你的礼貌呢?”

    张亮气得发疯!

    不是你凿沉的战船,还能有别人不成?

    尤其是房俊阴阳怪气的语调,更加让张亮恼火,他撅在跳板上,指着房俊叫道:“是条汉子的话,就别在这儿卖弄唇舌羞辱于人,敢不敢跟本帅大战三百回合?”

    他不得不硬气,自己像是小丑一般被房俊奚落讥笑,脸面丢尽,若是不能说出几句豪气冲天的话语,今后还怎么带队伍?主帅的威望就是部队的凝聚力,凝聚力没了,人心就散了,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了……

    房俊听着张亮的话语,忍不住笑起来,想起了前世的一个梗。

    于是他笑着对张亮说道:“我就不敢,我就哔哔,你能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