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八章 有仇先记着
    “我就不敢,我就,你能咋地?”

    说完,房俊洋洋得意的瞅着一脸懵逼的张亮。

    而在他身旁身后,一众兵将尽皆捂脸……

    太丢人了!好歹您也是位侯爵、一路总管,能不能有点素质了?市井坊间的泼妇斗嘴都不好意思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语,简直了……

    张亮先是懵了一下,紧接着肺都快要气炸了!

    无耻!

    无耻之尤!

    房俊你能不能要点逼脸?

    这个时候我被你害得落水而你高高在上,不是应该表示一下君子风度搭救我一把然后让我有气也发不出么?你怎能就这么直白的落井下石,还如此无耻的小人嘴脸?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无奈之下,只好伸脚踹了一下在自己身后的程公颖。

    程公颖装神弄鬼有一套,脑瓜子更是机灵,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赶紧冲着房俊大呼道:“大总管,救救我们吧!小的不会水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跟我们一般见识了。小的家中还有七十岁的老母,嗷嗷待哺的孩童,小的若是死了,整个一家人就都完了啊……您是大英雄,发发善心吧……”

    刘仁愿叱道:“闭嘴!你特么是个道士,都不准许娶妻的,哪里来的嗷嗷待哺的孩童?敢欺骗大总管,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程公颖脸一红:“那是小的出家修道之前娶的妻子,留下的孩童……”

    其实他三十年前就出家修道了……

    房俊问刘仁愿:“道士不能娶妻么?”

    刘仁愿一愣:“能娶么?”

    房俊心说我怎么知道?后世的道士好像有一些是可以娶的,可是谁关注唐朝的道士能不能娶妻?

    刘仁愿也不懂,他自然而然的将道士和和尚划归为一类,都是出家人,出家人怎么能娶妻呢?

    张亮离得近,听着船上两个人嘀嘀咕咕讨论道士可不可以娶妻生子,差点气得一口老血喷出来!你特么要讨论,能不能先将老子从水里捞上来?

    老子可以陪你们一起讨论啊……

    这个房俊,着实可恶!

    他也算看明白了,这房俊就是来看他狼狈样的,越是跟他斗气斗嘴,那房俊就越是开心,玩得就越是高兴。张亮便闭上嘴巴,任凭你们说什么,我反正是不搭腔。

    就不信你敢让我淹死在这里!

    真当老子跟顾家一样,只有财富和影响力,却没有实质的权利?老子好歹也是一朝国公,你敢让我在你的眼皮子低下淹死,你怎么对皇帝交待?

    房俊又挑逗了张亮几句,见到这货不搭腔了,也就失了性质。这就跟逗猫玩一样,小猫呼噜呼噜的睡大觉,你还逗弄人家干嘛?没意思。

    他索性吩咐兵卒开船回去睡觉。

    他倒是真想就让这个混蛋淹死算球!

    顾烛和乌朵海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华亭镇,隐藏在镇公署对门的商铺里,说是张亮从中没做手脚,根本不可能。只可惜事后在一座仓库里发现了两个巡逻兵卒的尸首,显然是张亮杀人灭口,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不过房俊从未打算就这么完了,他只要认准了谁是敌人,不需要什么证据。

    现在不杀张亮,只是因为时局不允许他这么做,刚刚剿灭了顾家满门,一回头又弄死一个国公,还是自己的副手,如论如何都没法交代。顾家的事情还有一个阴谋篡逆的罪名顶着,张亮的罪名可不好搜罗。

    且让他蹦跶几天,这笔账迟早要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至于江水里的张亮等人,自然会有兵卒搭救,而且已经在海虞城那边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就算你的战船沉没,也别想进入华亭镇半步!

    这就是房俊的态度。

    想要接替我执掌华亭镇?

    玩蛋去吧……

    調戲一番张亮,房俊顿觉神清气爽。

    回到镇公署的住处,才发觉在吴淞江上走了这么一遭,身上湿哒哒的返潮,便让两个侍女去准备了热水,好生泡一泡热水澡,然后睡个回笼觉。

    郑秀儿让宅子里的小厮打来热水,她自己动手将热水倒进浴桶里。秀玉则替房俊宽衣解带,又拆开了发髻,扶着他躺进浴桶里。浴桶里的水不太多,毕竟房俊一条腿上有伤,不敢沾水,就这么身在泡在水里,伤腿高高翘起来,无处受力不行,桶沿儿有些高,秀玉便咬着樱唇,窸窸窣窣的脱去了衣物,只穿着一件葱绿色的肚兜,迈着莹白的大腿坐到浴桶里,将房俊的伤腿抬起,轻轻抱在怀里……

    房俊鼻血都差点喷出来。

    毕竟已经憋了太久……

    不过好在穿越过来的时日已久,房家本就是钟鸣鼎食的顶级家族,再加上与高阳公主成婚之后,一应用度、规矩都朝着大唐最高档次迈进,这等在后世让无数宅男心神荡漾的美女搓澡的待遇早已司空见惯。

    秀玉抱着房俊结实的粗腿,脸儿红得像是要渗出血来,小脑袋使劲儿的垂下,不敢与房俊目光相触。另一只小手则握着一块帕子,轻轻的在房俊身上揉搓。

    郑秀儿则另外端了一盆水,站在浴桶外房俊的身后,手法温柔的替他洗着头发。

    房俊惬意的眯着眼,两个温温柔柔的小美人小意侍候,就觉得美好的人生莫过于此,万恶的旧社会,特娘的真好……

    郑秀儿轻柔的给房俊洗着头发,嘴里低声抱怨着:“这里的房子太简陋了,而且还小。奴婢和秀玉姐姐的贴身衣物洗了都只能晾在自己的屋子里头,也不能出去转转,只能窝在房间里,到处都是劳工兵卒,一见到我们两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恶心死了……”

    房俊佯怒道:“谁敢?告诉本侯是哪个,把他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居然狗胆包天觊觎老子的女人!”

    郑秀儿和秀玉对视一眼,同时噗呲一笑,又羞又喜,心里美滋滋的。

    自从跟到江南来,便少有跟房俊独处的时间,导致房俊直到现在也对两个如花似玉的小侍女“下手”,这也使得两个丫头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房俊是个什么心思。

    夫为妻纲,这是个女人依附男人的社会,武姨娘那般能干,不还是的依附在二郎的羽翼之下?若是只凭借她一个女人,分分钟被那些世家门阀扑上来啃得骨头都不剩……

    她俩一个是房俊的侍女,一个是跟着公主陪嫁来的,论身份都得是房俊的屋里人。若是房俊喜欢,就能得个妾室的身份,若是房俊无意,也就没名没份的这么一辈子。

    可是听说房俊曾经答应俏儿自己找婆家,这可把几个小丫头吓坏了,秀玉秀烟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她俩是公主的贴身侍女,平时都是侍候公主殿下洗浴的,怎么可能放出去嫁给别的男人?若是房俊不要她们,就只能留在府里孤独终老,凄苦一生……

    郑秀儿也不愿意走。

    说到底,郑秀儿到底是大家闺秀出身,虽然家族遭逢重变,自己也差一点沉沦在青楼里毁了这一生,一度自哀自怜郁郁寡欢,不过在房家生活的这段日子里,心情畅快无忧无虑,往日世家小姐的娇蛮性子又有些抬头,活泼欢快的少女模样。

    房家是个很奇特的地方,家主房玄龄根本不管家里的事情,大抵就算是房子起火他也只是避出去,决计不会去灭火。而主母卢氏只管自己房里,盯着房玄龄不许纳妾,教导两个小儿子,对于两个成家的儿子不管不问,轻易连门槛都不进。

    这就使得房俊的房里自成一个小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