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驸马,你太快了
    郑秀儿心思百转。

    正室夫人高阳公主尊崇娇贵高高在,也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机的,并不会可以打压欺辱家里的婢女仆役。况且郑秀儿和俏儿作为房俊的侍女,地位也普通的下人高得多,与公主的两个婢女秀玉秀烟处得极好,公主也会时不时的赏赐一些物件,高看一眼。

    而那位武姨娘呢,却是个女儿身男儿心的,事业心极重。

    现在掌管着房俊的全部账目,一心一意的看守着手里的产业,从来都不管房俊是不是对谁家的姑娘有心思,或者相了那座青楼里的头牌……

    这是个聪明的,知道自己争不过公主,便从来都不争,只要手里管着房俊的产业,全家下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与她,

    不过郑秀儿也服气得很,光是那些密密麻麻的账目名册让人眼晕,武姨娘是怎么将它们理顺,并且分配调度的呢?公主殿下每次见到武姨娘摆弄那些账册,便会一脸嫌弃的走开,连看都懒得看……

    在房家,郑秀儿有一种认同感。

    小丫头的心目,无论是以前自己的家里,还是听说的别人家,从来都没有房家这么和谐的人家。

    再者说,自己一个破家灭门的不祥之人,又身入青楼沾染污垢,清白的好人家谁会要自己?而且这么些时日以来的接触,少女一颗芳心早已千丝万缕的缠绕在房俊身,无论是男子健硕的体魄、飞扬的采、敦厚的气质,还是在家随性自然不拘礼法的亲切和蔼,都让少女为止着迷。

    现在总算得到房俊的一句“老子的女人”,应该算是一种承诺了吧?

    两个丫头自然难免窃喜,服侍起来愈发的用心了,偶尔目光与房俊交汇,那满满的情意浓浓的欢喜像满溢的湖水一般水波荡漾。

    房俊有些受不住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久未尝肉味,两个如花似玉的小丫头如此耳鬓厮磨肌肤相贴,一阵阵软玉温香侵蚀他的意志……

    赶紧岔开说题说道:“这房子是有点小,不过某已经联络了工部的营造司,是给公主盖房子的那些人,让他们派几个高明的工匠前来。某在书院旁的山坡选了一块地方,在那边盖一个园子,以后到了江南,都去那边住。”

    长安房府新盖的那几件房子自然是极好的,这边也完全可以借着高阳公主的名头,在规制大大的提升。公主府的规制和一般大臣的规制完全不同,有些木料、款式是有钱也不能乱用的,逾制可是大罪!

    房俊不差钱,蜀运来的好木料更有的是,若是能够依照公主府的规制建一座园子,定然美轮美奂。

    两个小丫头心里甜丝丝的,因为抱怨了现在的屋子太小,她们俩个总被别的男人偷窥,房俊便立即表示要盖新房子。这可送金山银山都更能打动少女的芳心。

    既然一颗心已经系在房俊身,如今又得到了房俊的承诺,两个丫头开心之余,也都放开了心思。

    秀玉将房俊的那条伤腿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则从水下探出去……

    房俊身子猛地一僵,诧异的看向秀玉:“你干嘛?”

    秀玉羞得面如滴血,晶莹如玉的小耳都红透了,死死垂着头,声若蚊蝇:“奴婢……奴婢侍候驸马……”

    虽然羞得要死,可秀玉的一只小手却未曾停顿。

    在公主出嫁之前,宫会派遣经验丰富的老嬷嬷教授房之术,陪嫁的侍女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学。秀玉自幼聪慧,学什么都很快……

    那一只小手轻柔的动作,几下子让房俊倒抽凉气,浑身僵硬。

    “咳咳,那啥,憋得有点久了,平素不可能时间这么短的。”

    房俊面红耳赤,觉得很丢人,太快了。

    秀玉迷茫的眨眨眼:“啊?哦,是快了一点。”

    她其实也不知道是快是慢,只是觉得自己学会的手法还有好多没用,驸马爷完蛋了……想必是快了一点吧?好歹给个机会让人家表现表现啊。

    房俊脸色由红转黑,恨恨的等着一脸茫然的秀玉。

    其实说起理论,郑秀儿也不差,好歹也是在青楼里经受过“培训”的“准专业人士”,虽然未曾真个阵,但是懂得实在不少。

    听到秀玉说“是快了一点”,然后再看看房俊黑黝黝恼羞成怒的脸色,顿时明白过来,捂着肚子格格娇笑,柔软的腰肢弯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直不起腰来。

    房俊倍受打击,觉得自尊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若不是腿有伤,定然将这两个妖女地正法,让你们尝尝厉害,接受一下挑衅之后的惩罚。

    太欺负人了……

    翌日清晨,尚在睡梦未曾醒来的房俊下意识的耸了耸鼻子,似乎有虫子似的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鼻孔。勉强睁开眼睛,眼前陡然出现一张人脸……

    “啊!”

    “啊!”

    吓得房俊“啊”一嗓子叫出来,整个人手脚发力,在床榻猛地向后爬行了几步,拉开了与“这张脸”的距离。

    而另一声“啊”是怎么回事?

    房俊瞬间清醒,指着以手捂脸的聿明雪怒道:“你有病啊?人吓人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他是真的吓到了,任谁睡梦一睁眼发现一张人脸在你面前几公分的距离,都会吓得不轻。自己被两个小侍女扶持着洗完澡,换了腿的伤药,憋了好久的家伙得到了释放,心神畅快下那么模模糊糊的睡了。

    嗯,是裸睡……

    所以由于刚刚他飞速后退挣脱了被子的束缚,光滑纯洁的胴体展露在清晨的空气呕!——换句话说,他被聿明雪看光光了。

    看光看光吧,自己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不好意思的应该是这个臭丫头吧?

    可当他去看聿明雪的反应,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这丫头以手捂脸,似乎很是羞涩,可是你那微微分开的手指缝算是怎么回事?

    房俊哭笑不得。

    他知道这丫头虽然聪明,但是自幼丧父丧母,稍微大一点都是跟着她的嫂子也是聿明雷的媳妇生活的,对于男女之事知之甚少。

    是真的天真烂漫,纯洁无瑕。

    当然,如果性子温柔似水一些,不要总是依仗身手在房俊面前那么嚣张的话,会更加可爱……

    “喂,你大清早的骚扰我干嘛?还看?再看扎眼睛里拔不出来了!”房俊没好气的说道,伸手去拽被子,将羞处挡起来。

    聿明雪将手放了下来,眼神儿瞄了一眼薄被下依旧鼓鼓囊囊的那一处,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儿:“呿,有什么好看,恶心死了……”

    房俊大怒!

    恶心恶心呗,可你那不屑的眼神算是怎么回事?

    他忽然发现身边的这些女孩子一个都不可爱,很糟心……

    一群小屁孩,你们懂个屁啊!

    “找我有事?”房俊黑着脸,很是不高兴。

    “没事儿不能找你?”聿明雪瞪眼。

    房俊咬咬牙,怂了。

    都会欺负人是吧?

    昨晚的那句“是快了点”已经让他遭受一万点暴击,现在的这个不屑的眼神更是让他内心流血,自尊受到严重的伤害。

    等哪天哥哥喝点酒来一个狂性大发,当一回禽兽,让你们都尝尝哥哥的威风!不过那两个小侍女还好说,收拾她们跟玩儿一样,眼前的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看去娇小玲珑,却是个实打实的高手高高手,妈蛋,自己不是对手啊!真要是闹起来,指不定谁收拾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