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八十章 剽悍的臭丫头
    聿明老头来见房俊,聿明雪跟着一起来,见到房俊还在呼呼大睡,便小孩子心性发作,想要恶作剧一番。

    房俊将秀玉喊进来给自己更衣,见聿明雪小脸儿绷着还不走,不由道:“小生要更衣,姑娘是否应当回避一下?”

    聿明雪“哼”了一声,扭了扭身子,吐出一句:“驴子……”

    然后转身走掉。

    驴子……

    是说刚刚自己的状态么?

    大老爷们早期的时候一柱擎天是很自然的,一大早晨软塌塌的才有毛病吧?

    不过这个臭丫头的这句“驴子”,是骂自己跟个畜生一样,还是夸自己很大?一边任由秀玉给自己穿衣,房俊一边纠结自己是应该因为被骂作畜生而生气,还是应该被赞跟驴子一样大而自豪……

    等到房俊从内堂出来,聿明老头已经坐等了半天。

    一壶茶水都泡白了……

    房俊瘸着腿走过去,坐到老头旁边的椅子,瞄了另一侧正襟危坐乖宝宝模样的聿明雪一眼,笑着对聿明老头说道:“老丈这么早来寻晚辈,可是有事?”

    老头不悦道:“早?早个屁啊!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凿沉人家的船,可不是早晨犯困,活该!”

    房俊倒是不意外,聿明氏这一家子的神他是见识过的,华亭镇这屁大的地方想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凿船这种事自然不在话下。

    幸好这一家子跟自己是友非敌,不然只能有多远跑多远……

    “那混蛋害我,不折腾折腾他如何咽得下心头这口气?还有啊,咱好歹也是朋友吧?那家伙在华亭镇搞事情,你们聿明氏却稀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不应该吧?”

    “这个……我们又不是你请来看家护院的,谁管你的事情?”

    老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天刺杀的事情还真是大意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算你死了,跟我有啥关系?我聿明氏又不是你的保镖!

    “哈哈……”

    房俊打个哈哈,不再逗弄聿明老头。他也知道聿明氏是大意了一些,若是当真注意到了刺客,一定会出手救他。

    “对了,晚辈心有一事,一直想要请教老丈,却一直没有机会。”

    房俊问道。

    “何事?但说无妨。”

    聿明老头以为是什么大事。

    “晚辈到现在都不知前辈名讳,不知可否见告?”

    房俊煞有介事的问道。

    聿明老头有些楞:“孔颖达没跟你说过?”

    房俊摇头:“没有。”

    聿明老头有些不满,算孔颖达没说,可你也应该听说过老夫的名讳吧?老夫虽然人不在江湖,可江湖却到处都是老夫的传说……

    便硬邦邦说道:“无名。”

    “哈?”房俊一愣:“令尊令堂过分了吧,怎能连个名字都不给取?哦!难道您是孤儿,自幼父母双亡被世外高人收养传授了一身绝技的那种?”

    此话出口,面前两个人的脸色都瞬间难看起来。

    聿明老头瞪着房俊,黑着脸道:“老夫姓聿明,名字叫做无名!听好了,老夫是聿明氏的族长,什么孤儿,什么世外高人,乱七八糟的……”

    聿明雪鼓着脸,气呼呼的瞪着房俊。

    她父母双亡来着……

    一句话,得罪了两个人。

    房俊尴尬的挠挠头,果断的转移话题:“那啥……老丈还没说您找我什么事儿呢?”

    聿明老头哼了一声,说道:“听闻大总管要出海?”

    房俊点头:“没错,而且这次的路程要远的多,若是顺利的话,晚辈想要到林邑转一转。”

    聿明老头似乎颇为意外,问道:“林邑国本汉时象林县,则马援铸柱之处也,去南海三千里。史书所载,那里人性凶悍,果于战斗,便山习水,不闲平地。四时暄暖,无霜无雪,人皆倮露徒跣,以黑色为美。贵女贱男,同姓为婚,妇先娉婿。只是那边清贫困苦,大总管意欲何为?”

    清贫困苦么?

    房俊笑笑,算林邑有金山银山他也不一定稀罕,之所以要去林邑,只是为了一件东西——占城稻!

    占城稻又称早禾或占禾,属于早籼稻,高产、早熟、耐旱,适应性极强,不择地而生,而且生长周期短,可以一年三熟。史书记载这种占城稻在宋朝的时候进贡给北宋朝廷,而在林邑当地更是在魏晋时代便存在。不过即使不存在也没关系,只要能够得到占城稻的稻种,房俊有信心在几年之内培育出真正的占城稻。

    在玉米、番薯等等高产粮食作物尚未被发现之前,占城稻是在最高产的粮食,没有之一。

    国家要发展,靠什么发展?

    人口!

    人口依靠什么来养活?

    粮食!

    所以历朝历代以来,人口都是一个衡量国势强弱的重要指标。

    现在的海船还不足以跨越广袤的太平洋前往美洲,所以占城稻是提升粮食产量的一大杀器。只要将这种稻种普及在江南地带,将会轻松的养活大唐现有的人口。

    须知道,此时的江南并未完全开发,尤其是两湖、岭南一带根本是烟瘴肆虐、野兽横行的原始地带。云梦泽正在一年一年的缩小,湖水退去之后露出的土地肥沃异常。

    等到将两湖和岭南开发出来,只要不是太糟糕的年景,如明末那样的小冰河时期天灾不断,大唐的粮食将会基本无忧。

    湖广熟,天下足……

    “老夫也陪你走一遭,此去山高水远,多一个照应也是好的。”聿明老头很是慨然的说道。

    房俊忍不住翻了白眼,分明是你自己想去见识一番,何必说的这么动听?这老头,无耻的风范跟我有的一拼!

    不过他还是拒绝道:“非是晚辈不愿,实在是此次远航风险太大。大洋之,无风尚且三尺浪,一旦遭遇飓风暴雨,随时随地都有舟覆人亡之风险。您老可是咱大唐的人瑞,不能白白葬身在万里汪洋之。”

    聿明老头对房俊的说辞很是不屑:“呵呵,老了又怎样,到时候指不定谁救谁呢!”

    这黑脸的小子身体素质是第一等的,身手也不错,放在战场亦是一个能斩将夺旗的猛将,可是跟聿明氏内外兼修由武入道的修为相,是孩童一般幼稚。

    否则为何聿明雪每一次都敢对房俊挥拳头?

    房俊面色严肃,摇头道:“您尚未见识过天地之威,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再是强大的人类,也如蝼蚁一般弱小。一旦灾难发生,不是谁救谁的问题,而是谁也救不了谁。生死有命,一切都得依靠天的眷顾。”

    算你当真能内结金丹超凡入圣又能怎样?

    哪怕你能抽刀断水、拳镇山河,在地震海啸这样的自然灾害面前,照样分分钟灰飞烟灭……

    聿明老头也是见识过天灾的,在那等山崩地裂的威力面前,人体算臻达潜能的极限也毫无用处,只能颇为遗憾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的年纪确实大了,算可以秒杀房俊,但是到了大海之拼的是意志和体魄。况且他也明白了房俊的顾虑,一旦自己有了什么差池,恐怕整个聿明氏都会立即撤走,等于断去华亭镇的一条臂膀。

    现在华亭镇各个岗位的重要人员,都是由聿明家的子弟的担任……

    “可是你不怕死么?”聿明老头疑问。

    房俊笑了笑,挺了挺腰板,肃然道:“晚辈的志向根本不是升官发财,而是在于征服辽阔的星辰大海!每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都是晚辈从寻找欢乐和价值的旅程。于此相,生有何欢,死又何惧?”

    这一刻,房俊自己都想给自己点赞。

    满满的逼格啊有木有?

    没看到聿明小丫头两只大眼睛都亮晶晶的,被哥向往新世界的宽广胸怀高尚情操给感动了吧?

    “带我吧!”

    小丫头哀求,像只讨要骨头的小狗。

    她来到华亭镇之后,很快喜欢了辽阔美丽的大海。

    有泛着泡沫的浪花儿,有洁白的沙滩,有各式各样美丽的鱼儿,还能在明月当空的时候寻一处僻静的地方下海畅游几圈,感受着温热的海水拥抱着身体……

    所以听了房俊想要出海远航,动了心思。

    房俊对付聿明老头颇费唇舌,对付这个小丫头容易多了。

    他只说了一句:“船都是男人,一个月不靠近陆地,没法子洗澡还能忍,你到哪里去撒尿呢?你想想啊,那么的男人看你蹲在船尾如厕……啧啧啧!”

    小丫头顿时炸毛,脸蛋儿羞红,气呼呼的挥舞着小粉拳威胁房俊:“带我,不然揍你!”

    房俊大汗……

    聿明老头则以手抚额,这孙女怎么剽悍得没个姑娘样子了,他怕丢人,赶紧将聿明雪拽走,要丢人咱回家去行不?

    小丫头兀自挣扎,临出门的时候还回头说了一句:“敢不带我,让你好看!”

    房俊嘴角抽搐,满脸黑线。

    姑娘,哥哥真的替你的未来担忧啊,你酱紫,很容易找不到婆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