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暴躁少年与暴力少女
    船厂里一片忙碌。

    所有的工匠全部阵,为战船换新式的船帆。这个时候并没有刮起北风,所以依靠旧式的船帆不可能抵达林邑。算再晚些时日季风来了,难道抵达林邑之后还要等候明年春季的南风返航?

    有了新式船帆,远洋航行依靠季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这只是人类的一小步,却是远洋史的一大步。”

    房俊牛皮哄哄的如是说……

    小侯赛因站在码头,探头探脑的看着忙碌的工匠,不明所以。盖迪尔毕竟见识广,有些摸到了头绪。

    “这种船帆和以往的好似不一样,不知有何用途?”

    他疑问道。

    房俊斜着眼睛瞄了这个大胡子一眼:“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盖迪尔郁闷,又来这一套?

    小侯赛因问他房俊说了什么,盖迪尔翻译,小侯赛因顿时气得跳脚:“无耻!大唐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官员!你简直是贪得无厌,真主会惩罚你的,你这个家伙!你已经从我们的身赚到了太多的钱,难道你还不知足么?”

    他叽哩哇啦的,房俊哪里听得懂?

    不知道这孩子为啥这么激动,疑惑的看向盖迪尔。

    盖迪尔不敢隐瞒,直接翻译。

    房俊笑了。

    小侯赛因他们这次来到远东,最大的目的是因为阿拉伯的商人在西域听说了震天雷无与伦的威力,所以想要来大唐求得这种武器的制造之法。

    可房俊是见识过后世几次世界当美帝依靠军火发家的男人,岂会这么轻松的让他们学会震天雷的制造之术?算火药的技术含量不高,可毕竟能瞒一时算一时,现在有机会赚钱,自然更不能泄露半分!

    最后达成协议,小侯赛因用阿拉伯战马来换取震天雷,一匹马一颗雷……

    这价格简直逆天,但是谁叫现在是卖方市场呢?

    想买,拿阿拉伯战马换,不然拉倒。

    至于制造技术?

    抱歉,算你把所有的阿拉伯战马运来都没用,军事机密,不得泄露……

    所以一听到“军事机密”这几个字,小侯赛因炸毛。

    房俊悠然道:“你得记住,你的那些船、还有那些货,是用来换你的命的。想要震天雷,没问题,拿战马来换。这种新式的船帆你也想要完全没问题,照样拿震天雷来换!”

    其实这话纯粹扯蛋。

    这种可以逆风行驶的船帆算得一种伟大的发明,但是它的技术含量太低。想要发明它很不容易,但是想要仿造他,只需要好好的看一看,能明白大致的原理。算不明白原理,照葫芦画瓢也完全没问题……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全世界的船舶都将结束依靠季风远航的历史。

    这是潮流,不是人为的可以抵挡的。

    大唐是世界最大的贸易顺差国,船舶速度的加快意味着商品流动的加快,意味着大唐用过海贸敛取财富的速度加快,房俊没有理由去阻止。

    至于震天雷的交易,却不是房俊能够拍板的。他给李二陛下去了书信,详细说明了交易的利弊,然后全凭李二陛下去定夺,这个责任,房俊背不起……

    若是这种新式船帆当真能卖点钱,房俊会毫不犹豫的将制作图纸卖掉。

    水师实在是太费钱了!

    单单将水师编制里状况良好的一百多艘战船更换这一批船帆,花费了将近六万贯。火炮又制作出了十门,都安装到了那几艘新式战船。

    那可是青铜火炮!

    算是铜锡合金,也是铜占了绝大多数,一门炮几百斤,能铸造多少铜钱?那青铜大炮是用钱铸成的!

    要不怎么说海军自古以来是个烧钱的玩意儿,穷一点的小国根本玩不起……

    远处,长身玉立、丰神俊朗的聿明雷快步走来,跟在他的身边一脸不爽的正是聿明雪。

    聿明雷远远的拱手:“这几日潜心研究大总管制作的指南针,愈发觉得其蕴含着天地至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雨雪狂风,都能使得指针一直向北,实在是巧夺天工!因此没有前去探视大总管,还望海涵。”

    指南针这东西简单得不得了,但是在远洋航行却之阿拉伯的海图更加有用!

    房俊命工匠做了一个,只需将它放在水面,能精准的指出方向。聿明雷见到这个东西,好似得了狗头金一样,山下海的去做实验……

    “一件小玩意,聿明兄喜欢好。”

    房俊瞅了瞅聿明雪,这丫头绷着一张俏脸,不知自己何时又招惹到她?

    另一边的小侯赛因自从聿明雪出现,顿时惊为天人!整理了一下身的衣袍,摸了摸头的包头巾,挺胸凸肚做出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像是一只将要开屏的孔雀,在异性面前展示自己的威武……

    结果聿明雪眼尾都不瞅他,完全当作空气。

    聿明雷看着房俊,认真说到:“某决定了,与大总管一同远航。”

    房俊顿时头疼,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聿明家怎地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对新的事物好得不得了,求知欲超强!

    聿明雪是女孩子,不方便;聿明老头年纪太大,不合适;那么聿明雷既是男子,又身强力壮,该用什么原因拒绝?

    没法拒绝,所以房俊干脆很大方的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让咱兄弟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去见识见识辽阔的星辰大海!”

    聿明雷大为兴奋:“哈哈,如此甚好!待某先行回去准备一番!”

    言罢,转头转走。

    聿明雪眼神儿哀怨的瞅了房俊一眼,那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好像被房俊始乱终弃了一样……

    房俊看得心一跳,这丫头居然有这种小风情?满诱人的……这个念头一起,赶紧在心默念:“红粉骷髅,骷髅红粉,这丫头是蒙着可爱外皮的魔鬼,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硬着心肠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如果能解决了撒尿的问题,我带你。若是不能,那乖乖的在家。”

    聿明雪双眼微微眯起,暗自咬牙。

    一旁的小侯赛因都看傻了……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有着东方的精致,又有着阿拉伯少女所没有的灵动,更有着温柔细腻的风韵,顿时将小侯赛因迷的五迷三道,口水都流下来了。

    一扯盖迪尔的袖子,小侯赛因问道:“这个女孩子说什么?”

    盖迪尔不确定道:“好像是想要跟着出海吧?但是这位侯爵不同意,你知道的,女人出海是很麻烦的,尤其是跟男人在同一条船。”

    出海?

    那个坏蛋不带你,我带你啊!

    小侯赛因急吼吼的说道:“你跟她说,我愿意带着她,别说出海了,到哪里都行!我们会受到真主的保护,在大海一点危险都没有!而且我愿意跟他共乘一船,只有我们两个!”

    盖迪尔一脸黑线……

    真主会不会保护你我不知道,但是遇到海盗,真主也没用。还有啊,你确定只有你们两个乘一条船?谁来控帆?谁来掌舵?

    小侯赛因见他不说话,便一个劲儿的催促。

    盖迪尔忠心耿耿,别无他法,只得翻译了……

    房俊顿时用一副怜悯的眼神看着兴奋不已满脸期待的小侯赛因,孩子,保重……

    然后,见到小侯赛因尖叫着身体腾空,被聿明雪一个干脆漂亮的侧身踢腿一脚踹进了码头前方的江水里。

    这丫头俏脸面无表情,酷酷的样子,冷声道:“哪里来的毛孩子,这么大了连话都不会说,欠揍!”

    她可不知道什么阿拉伯人麦地那人,见这个讨厌的小子学女孩子戴着头巾也罢了,连话都说不明白,叽哩哇啦的是舌头短了一截儿么?

    谁要跟你出海?简直太讨厌啦!

    盖迪尔顾不得问问凭什么踹人?疯了一样跳下江水去救小侯赛因。

    这位小祖宗若是淹死了,他也甭回麦地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