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我的理想
    对于李二陛下,房俊很有信心。

    这是个雄心万丈的君主,性情刚烈,胸有山壑。

    房俊在江南看似胡闹,但是每一件事的本意都是直奔整合江南资源,为将来的东征打下一片稳固的大后方。李二陛下不是穿越者,但是古人的韬略也不可小觑,他自然知道江南之山東更适合作为东征的后勤基地,只不过历史大抵是一时半会儿折服不了江南士族,而他自己年岁渐长,颇为有些时不我待的焦躁,因此才心急与东征。

    放弃江南的充沛粮草物资,而由山東出海,担负起东征的海路运输基地,实在是无奈之举,亦是李二陛下东征失败的根源所在。

    江南有充足的钱粮,足以负担东征的辎重消耗。而山東大部分地區贫瘠,需要依靠从天下各地调集物资。如此一来,沿途运输人吃马嚼加意外消耗,使得辎重数量大大增加,这便增添了前线供给的速度和数量。

    而房俊现在已经在江南开拓出局面,剿灭顾家,等同于房俊向外界发送一个讯号——既然都知道皇帝要将江南作为东征的基地,那么乖乖的听话,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谁敢暗阻挠甚至拉帮结伙,顾家是榜样……

    所以,李二陛下需要房俊在剿灭顾家之后照样安然无恙,让天下人都知道,皇帝的意志不可违抗。

    若是再世家门阀的压力之下怂了,处置了房俊,岂不是给江南世家传递一个世家门阀不可轻辱、谁动了谁得付出代价的信息?

    这是李二陛下万万不能接受的。

    因此,房俊才敢于对顾家下手,才会如此笃定的认为自己算得罪了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亦会安然无事。

    至于得罪了世家门阀算不算愚蠢的决定?

    房俊从来没想过,因为他自己现在走的路,是在撬世家门阀的墙角。哪怕他自己撬不倒这些庞然大物,也得给他松松土,终有一日会有人结果自己的锄头,让世家门阀轰然倒塌,烟消云散。

    所以,与世家门阀为敌是必然的,又何谓早晚?

    房俊要出海,一则是为了寻找占城稻,二则是先躲避一下风头,让时间来降低顾家带来的热度,给李二陛下一个回旋绸缪的空间。

    当然在临行之前,房俊必须好生安排华亭镇的事宜。

    苏定方必须留下坐镇,只有他的能力、经验、性情,能够让房俊放心的将家业托付,别的人或许能力足够,但是欠缺沉稳的性情和坚韧的意志,尚需磨炼,此时还难当大任。

    每一个名将都不是天生的,后天的际遇和磨炼、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裴行俭也将留下。

    他是华亭镇长史,盐场、市舶司都一直在裴行俭的掌控之下按部班的完美筹备,可以很好的主持大局。

    沧海道则被房俊完全架空,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三两条船,百十来个老幼病残的兵卒,每天优哉游哉的晒太阳,过着养老一般的惬意生活……

    算李二陛下为了保留自己的华亭镇的封地和皇家水师的统领权,以及市舶司的主导权,从而不得不将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的职务授予旁人,房俊也要保证以后的沧海道没有实力对华亭镇构成任何威胁。

    房俊绝不容许别人染指华亭镇。

    在骊山农庄,他将那些灾民按照类似于保甲法的制度进行编制,效果还不错。而在华亭镇,他则搞起“生产队”的这一套,目前看来,之“保甲法”要优良不少。

    唐人淳朴,兼且民间的识字率极低,大家世世代代都是耕种务农,邻里乡间又皆是沾亲带故,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依照血缘、地域等等因素结合起来的“生产队”模式,能够让农民在互帮互助的同时,保持与别的“生产队”的竞争。竞争促成进步,又培养了集体荣誉感,实在是一举多得。

    当然,有鉴于历史那段时期表现出来的种种弊端,房俊直接取消了“大锅饭”,按功计酬,谁想吃得好吃得多,那得别人干得好干得多!

    多劳多得,这是现代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体现……

    房俊不在乎什么主义、什么形式,他只想将自己所知道的优秀社会体系都搬出来,一一实验,看看到底哪个才能更适合大唐的社会环境。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后世的好办法,生搬硬套移植到大唐来,很容易水土不服。

    若是与大唐的环境格格不入,很容易使得天下动荡、民不聊生。

    若是能够证实与大唐完美融合,那么大唐在现今的社会体制之下,必将使得国力有一个质的提升!

    浩荡的吴淞江,桅杆如林,千帆竞秀!

    一艘由一百三十条战船组成的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船队,正拔锚扬帆,整装待发!

    孔颖达似乎很是喜欢江南清润的气候和精致的环境,这段时日以来气色越发红润,说话时气十足。

    对着铺满江面的船队,老头甚是感慨:“巍巍大唐,千秋鼎盛!恐怕算是隋炀帝当年东征的时候,水军也没有如此壮志凌霄的气势吧?房二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自打来到江南之后,孔颖达将房俊一些列的手段都看在眼里,越是深究其的玄机,越是感慨房俊的天赋。

    此子在格物之道的造诣,非但冠绝当代,更是前无古人,甚至有可能后无来者!

    玻璃、震天雷、水泥、火炮……

    每一样,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之物,偏偏每一样都能产生无与伦的影响力。

    骊山农庄的保甲法、华亭镇的生产队、市舶司的运营模式、水师学堂的筹办理念……

    每一件,又都显示出房俊在政治的超群智慧。

    怪不得李二陛下亦要赞叹一声“宰辅之才”!

    怪不得满长安的勋贵都要感慨一声“生子当如房遗爱”!

    如此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只要自己不走歪路,终究会站到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的显赫地位,宰执天下,指点江山!

    房俊笑道:“孔师难道不怪我心狠手辣,对顾家猝下杀手?”

    整个天下的世家门阀都因为此事而对房俊恨不得诛杀之,因为这动摇了世家门阀高高在不可动摇的政治地位。孔家也是世家门阀,而且天底下绝大多数的世家门阀都要历史悠久、地位崇高!

    孔颖达呵呵一笑,淡然道:“人遭横祸,自有取死之道。怨谁?只能怨自己挡了别人的路,夺了别人的利益。吾孔家不同,虽则历朝历代皆受帝王敕封,百世尊荣,但是孔家嫡支从来都没有政治的述求。可以说,孔家是世唯一一个耕读传家的家族,不争权不夺利,老实巴交的窝在山東一隅,哪个皇帝不喜欢这样的臣子?不争,方能雍容,万世而泰然。”

    房俊感激的点点头。

    孔颖达话的意思,不仅仅是在阐述孔氏一门的处世之道,更是在隐晦的规劝房俊,争斗无处不在,若想泰然自若,只有不争。

    可是房俊能不争么?

    若他还是以前的那个房俊,自然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目前的一切荣耀,当一个花花公子,搂着娇妻美妾过着人人艳羡的美好生活。

    可惜他不是……

    他是一个穿越者,有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历史责任。

    闭门自扫门前雪,他做不到。

    回首望着吴淞江这支庞大的船队,房俊胸豪气顿生。

    “有人钟情于山水田园,有人执着于权位名利。而我房俊,则有一颗纵横七海、为大唐开疆拓土重塑精神的不屈之心!我要让大唐的精神成为这个民族的魂,哪怕天灾人祸、哪怕山崩地裂,只要尚有一个大唐人活着,这片土地、这个国度、这个民族,是永远都不能战胜欺辱的圣土!”

    房俊挺直腰杆,眼神采焕发:“我们得让全天下都知道,有一条河流叫长江,有一对图腾叫龙凤,有一种羽衣名叫霓裳,有一个国度——叫做大唐!”

    他的声音很大,江面战船的兵卒都听得清楚。

    然后,所有的兵卒振臂高呼。

    “大唐!”

    “大唐!”

    “大唐!”

    房俊粲然而笑:“孔师,或许您不赞同我的理想,但是请您记住,终有一天,您会因为我的理想而自豪!所有的大唐子民,都会因为我的理想而自豪!”

    我也曾梦回大唐,和一个叫李白的诗人云游四方,他用来下酒的是剑锋的寒光,他的情人是空的月亮。我曾见他在月下徘徊、高歌吟唱,长风吹开他的发带,长袍飘逸宛如仙人模样。

    可是后来换了帝王,他用一杯酒捧起了人,摒弃了武将。

    ……然而血色夕阳,我依稀见到,有人把它插进土壤,那是将军用过的,一支宁折不弯的缨枪!

    ……

    淡泊名利如孔颖达,亦难免被房俊的言语激得热血沸腾。

    或许……这是盛世即将开创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