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二陛下的心思
    房俊呆了半晌,一推聿明雷:“算我的错,你去杀,现在就去,统统宰掉,本侯保证不拦着。有刀子没?本侯把宝刀借给你,吹毛断发沾血无痕,绝对一等一的的杀人利器!”

    开什么玩笑呢!

    就你家那个暴力妹,白给也不要啊!

    那丫头模样身段儿倒是不错,虽然发育得晚了点,但是馒头有馒头的优点,包子有包子的特色,时不时的换换口味也是成功人士的表现之一……

    可是动不动就拳头,就威胁着要揍人,我得有多贱才找那么一个姑奶奶回家受虐?

    关键我还打不过她……

    谁知聿明雷还不急了,优哉游哉的啃着螃蟹喝着小酒,跟刘仁轨谈论起刀法来,什么出刀的角度用力的技巧运气的路径,说得头头是道。聿明家学究天人,对于人体潜力的发掘最是精湛,将刘仁轨和刘仁愿两个夯货唬得一愣一愣,一个斟酒一个剥螃蟹壳,侍候的那叫一个周到。

    房俊忍不住,催问道:“那啥,聿明兄,你刚刚开玩笑的吧?”

    聿明雷瞅了他一眼:“你看我想开玩笑?”

    房俊急了:“不是……不带这样的啊!你们家闺女嫁不出去了还是怎地,还能这样讹人不成?”

    聿明雷嘿嘿一笑:“您甭跟我说,我的妹子啥性子,我最清楚。她若是看不上你,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用;她若是看上了你,你想不娶还真不行!”

    “我曰!还就不信了,她能强绑了我拜堂不成?”

    “拿到不至于,不过我那小妹占有欲很强,她得不到的东西,就要给毁掉,绝不留给别人。小时候我和她一起去树上掏鸟蛋,她掏不到,就跟我要,我不给,她就发火,将所有的鸟蛋全都捏碎了……”

    房俊胯下一凉。

    就连刘仁轨和刘仁愿都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夹紧双腿。

    那小丫头看上去秀气漂亮,虽然泼辣难缠了一点,却不至于这般狠毒吧?

    蛋蛋而已啊,人家不给你,你就给捏碎了……

    两人望向房俊,一脸同情。

    大总管,吉人天相吧,末将帮不了你……

    *****

    李二陛下回太极殿召开了一次朝会,一回头就又躲到了昆明池。这一次倒不是说依旧为了避暑,而是为了避人,房俊这个小王八蛋一夜之间将顾氏满门抄斩,算是捅了马蜂窝,几乎朝中所有的带有世家门阀背景的大臣统统上书弹劾,奏章雪片一样飞来,比之前次朝臣弹劾房俊时的规模岂止大了一倍?

    这小子是真的能惹麻烦……

    不过对于震慑天下士族也的确有效。

    别看弹劾起来一个比一个言辞激烈,但是李二陛下相信,最起码在江南一代,现如今真就没人敢对房俊阳奉阴违。弹劾得固然欢实,然而对于房俊的命令谁敢不遵从?

    这就是杀鸡儆猴的威力。

    李二陛下又是欣慰,又是烦恼。

    房俊果然不负朕之期望,在江南折腾得风生水起,一个盐场将绝大多数的江南士族笼络起来,等到市舶司运营,再将海贸紧紧的攥在手里,则江南商业必会焕然一新以朝廷为主导,整合江南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

    自己心心念念的东征大计,将会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凭借着江南的物阜民丰,何愁大事不可期?

    当然,烦恼也是实打实的……

    世家门阀从“顾家惨案”上头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若是顾家就这么被剿灭之后“真凶”房俊已然逍遥法外丝毫不得惩处,以后是不是只要有兵权在手的将领,都敢对世家门阀来一次这般的屠戮?

    自从九品中正制创立以来,世家门阀便逐渐成为社会的上层、国家的支柱。

    只有更迭的朝代,没有湮灭的士族……

    他们高高在上,相互勾结、根植乡里,拥有着兴一国灭一国的庞大力量。他们从不在乎皇帝是谁,因为在极端的时候,他们可以轻易的废黜皇帝、另立新帝。

    杨广之亡,与其说是亡于反贼之手,不如说是亡于世家门阀之手。无论是逼迫杨广不得不躲在江都的关陇门阀,还是造反作乱杀了杨广的宇文家,亦或是对杨广见死不救的江南士族,哪一个不是根深蒂固的世家门阀?

    而他李二能够取太子建成而代之,又怎能离得开关陇门阀的支持、山東世家的默许?

    世家之大,足以改朝换代!

    所以在他们心中,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怎么能容忍可以随意将他们屠戮的存在?

    李二陛下自然不能就这么容许世家门阀对房俊的打压,他因为世家门阀而崛起上位,就更是明晓世家门阀的恐怖威力,对之极为忌惮,消除世家是他心中仅次于东征高句丽的大计。

    面对世家门阀的弹劾压迫,李二陛下晓得不能与其正面硬杠,“拖字诀”是最好的办法,对这件事情就是要冷处理。毕竟就算房俊的所作所为触及到了世家门阀的根本,却未直接损害到他们的利益,时间一长,必然有一些世家门阀不够专注,到时候再拉拢几家,打压几家,致使世家门阀不能同气连枝,此事也就渐渐平息了。

    看着手里房俊呈递来的奏折,李二陛下甚是欣慰。

    这小子混账起来确实让人恨的牙痒痒,但是办事的时候又的确让人放心。

    剿灭顾家那叫一个雷厉风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顾家一举剪除,给天下门阀尤其是江南士族强有力的震慑;目的达到之后,察觉形势不妙,立即率领谁是出海,暂避锋芒!

    政治智慧大有进步啊……

    这个时候大概朝廷召房俊回京的文书也刚刚抵达华亭镇吧?房俊已然出海,自然无法回京,自己便有借口将此事拖延下去,最起码不可能在未查明房俊动机的情况下便贸然剥夺人家的封地。只要华亭镇依旧是房俊的封地,李二陛下就放心大半。

    房俊整合江南,依靠的是经济手段,根底就是华亭镇的盐场和市舶司。

    至于那个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的职务,反倒无足轻重。

    依着房俊的行事做派,现如今的沧海道若是不被房俊架空,他李二陛下可以将名字倒着写。

    不过那个“制造局”出产的火炮,却是另李二陛下如坐针毡寝食难安……

    前几日房俊派人运到京中一门大炮,李二陛下领着工匠在终南山里寻了一处僻静所在开了几炮。那惊天动地的威势,当时就吓得李二陛下面色惨白。

    若是贼子有此等神兵利器,只需在长安的城楼上架上几门,对着太极宫一顿狂轰,他这个皇帝哪里还有命在?

    不过李二陛下到底是有气魄的,心胸壮志比之那些只会叫嚣什么“八旗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鞑子皇帝强上百倍。就如同当初震天雷问世的时候一样,李二陛下第一反应不是这种威力无穷的武器会威胁到他的统治必须严厉打压不许制造研发,而是在严格管控的同时要加大研发力度,使之性能愈发完美!

    他对房俊曾经的那句话深以为然:“臣既然造的出来,就一定会有别人也造的出来。现在刻意打压无异于掩耳盗铃,等到别人造出来,咱们不是还要挨打?”

    掩耳盗铃的蠢事,李二陛下不干。

    这种威力无穷的武器,就是要加大研发力度,使之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厉害。就算哪一天别人也造出来了,也是咱们已经领先了他们几十上百年,照样还是能打得敌人哭爹喊娘!

    李二陛下拿起朱笔,在长孙无忌的一道奏折上批了个“准”字,然后让内侍送去门下省用印之后刊发。

    奏折之上,赫然是奏请提拔张亮取代房俊担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