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朝廷的消息
    房俊要留孙承恩用饭,这种能够替百姓着想的官员,他很愿意亲近。可孙承恩心里已然火烧火燎,婉拒了房俊的邀请,直言这就回去统计县中有意购买渔船的人家,然后向皇家钱庄请求贷款。

    趁热打铁的道理谁都懂,毕竟房俊还顶着个“关中第一纨绔”的名头,据说这位就是个不靠谱的棒槌,今日变现很好,却不代表这位睡一觉之后会不会后悔。

    若是那样,孙承恩觉得自己可能会哭死……

    房俊也没有多做挽留,嘱咐他一定要百姓自觉自愿,不能用官府的名义强迫百姓借贷。

    孙承恩指天发誓,必将严厉监督县中官吏,绝对不是让那个好事变成坏事。

    房俊倒是早有心理准备。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无论多好的政策,都会有人从中钻营为自己牟利。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能够让这项政策落实到实处,使得大多数的百姓收益,那也就足够了。

    想要各级官员胥吏都一心为民克己奉公,那也只能去追寻传说中的乌托邦了……

    不过今日注定是个不消停的日子,孙承恩刚走,便有兵卒来报,苏州刺史穆元佐来访……

    房俊只得相见。

    穆元佐踏上战船,一见到房俊,当即大倒苦水。

    房俊也只能尴尬的笑着……

    说起来,这位现如今的状况都是被房俊所累。

    在房俊上报给皇帝的奏折之上,署了穆元佐的名字,等于将“功劳”分润出去。李二陛下也确实给力,直接给了个九品开国县男的爵位,羡煞旁人!

    众所周知,出去开国之时的一干文臣武将之外,现如今想要获得朝廷的爵位可谓难上加难。如同房俊这般年纪轻轻便晋位侯爵者屈指可数,可谓异数之中的异数,况且房俊凭借的可不是简在帝心的圣眷,而是人家实打实的功勋!

    穆元佐的这一个九品县男简直就是白捡的,虽然人人都知道内幕,可是照样架不住羡慕嫉妒恨!于是乎,预想之中的暴风雨来了,甚至比想象当中更要猛烈……

    不提朝中雪片也似的弹劾奏章,毕竟有皇帝和房玄龄帮着压制,受到的压力还小一些。就连他身边的亲朋好友都一一表示他为了权利进步泯灭人性,对一个簪缨世族大开杀戒。就算顾家谋逆的罪名已经落实,甚至顾家剩余的男丁和女眷在押送到京城之后都未能等到秋后,由三法司会审之后定罪,直接就在西市斩首!可各种诽谤之词依旧如潮而来,将穆元佐的名声诋毁到一文不值……

    “侯爷,您可算是害苦了下官!”

    穆元佐见了面就是一通抱怨。

    上州刺史与开国县侯皆是从三品,大总管权力极大却无品级,属于临时职务,不过房俊尚有一个驸马的身份,穆元佐以示恭敬,便自称下官,其实严格来说是不合适的。

    可这位刺史的品格也没有多高尚,节操更没剩多少,否则就算是房俊想要让他背锅,他也完全可以直接上书严明此事与我无关,通政司自然会将这消息传出去,也就没有百官弹劾这码事了。

    想要吃鱼,还怕沾腥,说得就是这货……

    所以房俊深深鄙视之。

    不过有一个听话的苏州刺史很符合房俊的利益,便只有忍受这家伙无耻的嘴脸,言不由衷的劝解道:“穆使君现在固然烦恼缠身,可是您所作的一切,陛下皆看在眼中,记在心上。这巍巍帝国,还不是陛下说了算?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您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你特么就别在老子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了,利弊得失早都在心里计算了八百回,没好处的事情你个老狐狸会干?

    穆元佐就有些讪讪,转变话题说道:“您这一声不吭的就甩袖子走人,结果陛下的上谕紧接着就来,邀您回京述职。下官没法子,只好追到这里,请侯爷给个指示,这该咋办?”

    房俊这才注意穆元佐对自己的称呼由“大总管”变成了“侯爷”,眉头稍稍一皱,问道:“由谁来接任本侯的大总管职位?”

    穆元佐一竖大拇指:“侯爷果然是玲珑心肝,下官还没说的,您就猜到了!”

    房俊无语,这人也太无耻了吧?

    这马屁拍得太没有水准了好不好?

    便冷哼一声:“有话快说。”

    “是是是,”穆元佐赶紧收起自己谄媚的嘴脸,既然上了房俊的船,那就只能跟着人家一条道走到黑,否则若是半路上被房俊给扔下了,自己那才是里外不是人,亏大了!

    “上谕之中只提起了让您回京述职,然后由张亮接任您的大总管职务,其余就没别的了。”

    穆元佐对此事并不在意。

    只要皇家水师依旧由房俊掌控,华亭镇依旧是房俊的封地,那就足矣。就算张亮当上了沧海道行军大总管又如何?别人不知道,他穆元佐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房俊老早就将大总管府给架空了,就是镇公署后院的那几件隶属于大总管府的房子,都是建在华亭镇的地界上,只要房俊那天心情不好,大总管府就得老老实实的搬家……

    再者说,就算是张亮是位国公,可是在房俊的地头上,你能翻出什么浪花儿来?

    房俊就明白了。

    穆元佐与其说追上来宣读上谕,还不如说是前来试探他的想法,或者得到一些暗示,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

    嗯,很好,很有狗腿子的潜质,值得培养……

    他这边欣慰了,可几位武将顿时就炸毛了!

    刘仁愿怒瞪双眼:“什么?他张亮何德何能,凭什么就顶了侯爷的大总管职务?奶奶的熊,侯爷,咱这就回去给他王八蛋好看,让他知道这华亭镇到底是谁的地盘!”

    席君买正在外边操练士卒,若是他在这里,定然第一个附和刘仁愿,这两位都对房俊忠心耿耿马首是瞻,房俊受了委屈,自然要干回去!

    刘仁轨和薛仁贵都是沉稳的,虽然一点不比那两位对房俊的忠心差上哪怕一点,心里也对张亮的继任不以为然,却没有附和刘仁愿的胡闹。

    多说无益,有房俊在呢,他说打,咱就打便是了,何须赘言?

    穆元佐吓了一跳,我滴个祖宗!你们还嫌事儿少是咋滴?

    赶紧说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某临来之前,见过苏都督,苏都督让某带个话给侯爷,说是一切尽在掌握,请侯爷尽管放心去遨游四海,扬我大唐国威与番邦异域,只要有他在,张亮就玩不出花样!”

    对于苏定方,刘仁愿是衷心敬服,他说没问题那就一定是没问题,这才消停下来。

    房俊想了想,说道:“既然朝廷已有安排,吾等只管听从便是。张亮那边不用你去管,自有苏定方应对,倒是华亭镇那边你得多多帮衬,尤其是各地劳工的招募还要多上心,华亭镇的人口太少,发展太慢!若是有事,可直接与裴行俭商议。”

    人家穆元佐既然追着来“表忠心”,自己自然要有所交代。

    穆元佐眼皮子一跳。

    对于别的他没什么意见,房俊麾下能人太多,不提眼前的这几位猛将,苏定方和裴行俭都是能文能武,放出去就是能坐镇一方的强势人物,却都屈居于房俊麾下忠心耿耿,这一点就能看出房俊的御人之道,殊为难得。

    唯有房俊所说的“人口太少,发展太慢”这一点,穆元佐不敢苟同。

    华亭镇有多大?

    满打满算方圆不过百多里,现在已经不下于五万人口,还说“人口太少”?要知道,华亭镇那破地方可是一粒粮食都不产出啊!

    至于“发展太慢”,穆元佐已经无力吐槽。

    市舶司只要开始运营,将会带来多少就业、多少财富?

    江南船厂的船坞里一艘接着一艘的海船铺设龙骨,这得值多少钱?

    更别提海边那些令全天下人都眼红的盐场了……

    就这您还不满意,您是打算再造一座长安城还是咋滴?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