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下)
    四周的兵卒听到房俊的话语,顿时振臂狂呼:“战!”

    “战!”

    “战!”

    房俊豪气干云,“您听听,这就是水师健儿的心声,我们从无畏惧,无论是狡诈的海岛,还是凶悍的鲛鲨!来之能战,战则必胜!”

    “必胜!”

    “必胜!”

    老者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际,消退了几十年的冲动猛地涌了上来,好似又回到那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

    “老朽昔年被前隋征召,跟着来护儿将军东征高句丽,后来又在林士弘帐下打仗,前前后后都是水军,可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水师!既然侯爷豪气冲天,那老朽就陪着侯爷走一遭,只要侯爷别嫌弃老朽年迈,给您添麻烦就行!”

    房俊吃了一惊,矮油,这还是位老革?命……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行军打仗更是如此!况且您老这身板儿,可是不小伙子都壮实,本侯求之不得!”

    老者大喜,在船舷对着儿孙挥挥手,喊道:“老夫随着侯爷前去击杀鲛鲨,尔等速速回家!”

    那儿孙也听话,小舢板乖乖的转舵向着海湾内驶去。

    有了老者指路,用不着满大海的去搜索,四艘战船急速航行,向着老者指定的海域前进。

    没过片刻,只见海面上一座小山也似的庞然大物浮出水面,紧接着,一道水柱笔直的直冲天际,到了半空才溅落下来,洒落一蓬水雾。

    娘咧!

    这特么哪里是鲛鲨?

    这是鲸鱼啊!

    房俊兴奋的大叫:“开过去,开过去,发财了,发财了!”

    老者脸都吓白了,赶紧死死的拽住房俊,哭丧着脸说道:“侯爷,那不是鲛鲨,那是比鲛鲨还要凶猛十倍的虎鲸啊!”

    房俊挠挠头,看看远处不停跃起落下跃起落下玩得不亦乐乎的鲸鱼,奇道:“虎鲸?屁咧!分明是条蓝鲸好不好?当本侯眼神不好使啊!”

    后世水族馆里这玩意多得是,怎么可能是虎鲸?

    结果老者迷茫道:“蓝鲸?蓝鲸是个啥,我们都管这种大鱼叫虎鲸,跟老虎一样凶猛,尾巴一掀就能将小船拍碎了,有时候发起狂来,会用嘴巴咬船,有尖利的牙齿,一口下去船就碎了……”

    得!

    房俊以手抚额,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年头的人见到鲸鱼巨大,全都畏惧不已,便将所有的鲸鱼都叫做虎鲸,这跟什么品种的鲸鱼没关系……

    若当真是一条虎鲸,房俊或许还会退避三舍,毕竟那玩意性子暴烈,不好收拾。可是蓝鲸长得大性子柔,最是捕猎的好目标啊!

    到了嘴边的肉,岂能放过?

    房俊指着远处正喷水的鲸鱼:“追上去!”

    军令如山,虽然几条战船上的兵卒各个心惊胆颤,却也不敢违抗军令,迅速调整风帆的角度,四艘战船在海面上齐齐的划出一道碗弧的轨迹,向着鲸鱼出没的方向驶去。

    老者刚刚还被激得一腔热血沸腾,这时候却是差点尿了,嘴里喋喋不休的劝阻房俊:“侯爷诶,咱不去了成不成?那虎鲸可是海龙王的女婿,是大海里的神仙,什么鱼鳖虾蟹都可着劲儿随着它吃,咱们肉体凡胎,怎么可能招惹得起?您就听老朽的,咱回去好不?这玩意力大无穷,咱们斗不过啊!”

    房俊被他缠的没法,一指旁边正兴致盎然观察远处鲸鱼的聿明雷,说道:“肉体凡胎您担心斗不过那鲸鱼,可咱们这里可是有一位半仙呢!您老放心,这位就差最后一步就能白日飞升羽化成仙,眼瞅着就上天了,一条鱼而已,不在话下!”

    聿明雷听着房俊胡说八道,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懒得与他计较。

    你特么才上天呢……

    不过几人也没有嘲笑老者的意思。

    在这个受限于科学技术的年代,人们的见识实在是太少,往往很多人一辈子就没离开过自己出生的屯子,临死都不知道自己所在地的县城是个什么摸样的大有人在。

    没有见识,就会将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现象和事物用神化来解释,一次来表达自己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

    距离鲸鱼越来愈近,那条鲸鱼丝毫未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依旧在海水里翻腾不休,时不时的浮上水面,喷起一道高高的水柱。

    按照房俊所知,这附近应该由一个巨大的鱼群,这条鲸鱼明显是在捕食。它先将海水搅动,使得鱼群受惊,鱼群便会沿着一个方向逃跑,它就张着大嘴等着傻乎乎的鱼儿自投罗网钻进他的嘴里,然后把喝进嘴里的海水喷出来,鱼儿则咽进肚子……

    房俊命人将船舱里十几盘用来拴猫的麻绳全都取出来,绑在三枚八牛弩的弩箭尾部。这种麻绳是采用野生的麻制成,先将成熟的麻从野外收割回来,泡在活水里大约五天左右。然后取出,把麻的皮剥下,茎则丢弃不用,麻的皮就是纤维组织,极其坚韧。然后把一条一条的皮去掉阳水,不能太干,也不能太湿。然后用这样的麻皮纤维一股一股的搓在一起,就成了麻绳。

    战船上所用的麻绳皆是最上等的野麻所制,足足有儿童的手臂粗细,这种麻绳本身就已经非常结实,而在遇水之后,会使得内部组织更加紧密,愈发坚韧。

    这一盘大概二十米的麻绳,价值就需要七八百钱,要一个三口之家全体上阵一年才能制成这么一条。

    还是那句话,水师就是个烧钱的玩意儿,船上船下,就没有一样东西是便宜的……

    距离那鲸鱼越来越近,几乎可以看得到它身上的每一处细节,鲸鱼大抵是吃饱了,也或许是折腾累了,如它刚刚那般搅动海水是非常损耗力气的,此刻正优哉游哉的在海面上漂浮着,不时的将脑袋钻到海水下面鼓泡泡……

    这支蓝鲸的体型并不大,长度大概也就十米左右,应当是一支幼崽。这样最好了,幼崽的力量有限,收拾起来也许不会那么困难。如果是一头体型庞大的成年蓝鲸,房俊会果断放弃捕猎计划。

    当然,成年的鲸鱼也不会跑到浅海来捕食。

    四艘战船呈扇形向它逼近。

    刘仁轨手里拿着一柄木锤站在八牛弩后面,单眼瞄着前方露出水面的鲸鱼。

    “怎么样,有没有把握射中?”房俊在一旁观看。

    老者也熄了劝解的心思,这几位就是胆大包天的,别说是一条鲸鱼,恐怕就是海龙王出来了,也得斗上一斗!

    听到房俊的问话,老者插言道:“就算射不中也不关系,这种大鲸其实就是聪明,射它几箭就算不中,它受惊之后轻易绝对不会再出现在这块海域,记性好着呢!”

    战船缓缓放慢速度,前方的鲸鱼似乎也发觉了危机的临近,庞大的尾巴在水面拍击一下掀起一阵浪花,就想要潜到海水深处离开。

    就在这时,刘仁轨吐气开声,大喝一声:“中!”

    手里的木锤猛地砸在八牛弩的机括上。

    八牛弩,又称“三弓床弩”,箭矢以坚硬的木头为箭杆,以铁片为翎,世称“一枪三剑箭”,床弩也可发射“踏橛箭”,发射的时候蔚为壮观,箭支有如标枪,近距离发射可以直接钉入到城墙里面,齐射的时候,成排成行的踏橛箭牢牢地钉入城墙,攻城兵士可以藉此攀缘而上。

    而盖伦船上的八牛弩箭矢则是房家铁厂特制的箭簇,有着巨大的倒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寒气逼人。

    “嘣!”的一声闷响,强劲的弓弦发出的声音震得人心脏都跟着微微一颤,三支箭矢离弦飞出,带着尾部的麻绳飞射向前方不远处的鲸鱼。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