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九十三章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上)
    紧接着,就见到三支箭矢“噗噗噗”不分先后射中鲸鱼的身体。那条蓝鲸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一头就扎进碧蓝的海水里,巨大的尾鳍猛地扑打海面,溅起雪白的泡沫和水花。

    一大股鲜红的血液在海面上冒起。

    然后三条麻绳飞速的被拖进海水里……

    房俊大叫一声:“抓稳了!”

    话音未落,麻绳已经到了尽头,由于另一端死死的绑在桅杆的底部,麻绳被鲸鱼拽得笔直,猛地一下将桅杆都拽的咔咔作响!紧接着,战船的船头猛地向下狠狠的沉了一下,然后就被拽的窜了出去。

    由静止到时速五十迈,简直就如同乘坐一辆大排量的跑车,很强的推背感令房俊感觉很爽!

    其余几个却是被鲸鱼刚刚那一声尖叫吓坏了!

    特么的鱼还会叫?

    果然是海神啊,成精了都……

    老者早就没有了刚才的牛皮哄哄,跪在甲板上死死的抱着桅杆,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说的啥,大抵是在向海神忏悔,请饶恕他的罪行……

    房俊大叫:“降帆!降帆!”

    船速太快,待一会儿可别把帆鼓碎、把桅杆折断了!

    其他三艘战船也吓坏了。

    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侯爷的座船就像是被战马拖着的马车一样在蔚蓝的海面上奔驰起来,拿到洁白的尾流在海面上甚是醒目,正东一头西一头的被鲸鱼拖着乱跑。

    这若是翻船了,侯爷岂不是得被那条大鱼吃了?

    大家赶紧升帆加速,从后头追上去。

    房俊立在船头,用一根绳子将自己的腰绑上,另一端拴在桅杆上。鲸鱼吃痛,正在水底不停的来回游动想要摆脱身上的箭矢,可是那巨大的倒刺早已深深的嵌入骨肉,越是发力想要挣脱,那箭矢就越是扎得牢固,海水里大股大股的鲜血冒出来。

    房俊一惊,不是说着附近有鲛鲨么?

    鲨鱼那玩意对于鲜血最是敏感,会不会闻到血腥味都赶来?

    特么的不会辛辛苦苦射中了鲸鱼,却反倒便宜了鲨鱼饱餐一顿吧?

    相比于他的狼狈,聿明雷依旧风姿秀挺,傲然背负双手立在船头,海风迎面,白衣飘飘。

    真特娘的想给这家伙踹到海里去啊……

    房俊觉得跟这位在一起玩的时间长了,自己的自信已经受到太大打击。人帅,学问好,功夫高,气质佳,就连皮肤都比房俊的白……这特么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聿明雷衣袂飘飘的立在船头,似乎觉得逼格还不够,居然开始赋诗。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侯爷,这就是《逍遥游》里的鲲吧?”

    虽然没有书中“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那么夸张,但是这条鲸鱼已经打破的聿明雷对于鱼类的认知。前所未有的大,前所未有的强壮,而且还是一条会发出叫声的大鱼……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鲲么?

    只是不知这样的一条鱼是如何化作大鹏的。

    房俊无语:“只是一条比较大的鱼好吧?不是传说中的鲲,也不可能化作大鹏,而且这玩意跟别的鱼不一样,就像陆地上牛羊虎豹也似,是胎生的,小鲸鱼崽子是要吃奶长大的……”

    聿明雷愕然,就连一旁这举着一支标枪搜寻鲸鱼身影的刘仁轨、刘仁愿、薛仁贵三人都愣住了。

    天底下还有吃奶的鱼?

    侯爷诶,我们读书少,您可别扯了……

    聿明雷的思维果然与常人不同,他不是思索鲸鱼到底吃不吃奶,而是疑惑道:“侯爷是从听说此事?某自幼遍读诸子百家,见过不少谈及鲸鱼和鲲的文章,却从未见过有人论及鲸鱼吃奶,而且是胎生这种事情,不知侯爷是听人所说,还是在书上见到?若是再书上见到,可否告知是哪一本书。”

    房俊暗道失言,老子是在动物世界上看到的,告诉你了,有什么用?

    正想着怎么去打发这个求知欲爆表的帅哥,就见到三大猛将发现了那鲸鱼大抵是浮上水面换气,海面上刚刚浮现它的身影,水柱才喷起一般,三个猛男就猛地将手里的标枪投掷出去。

    “嗖嗖嗖”

    三支标枪同时准确的刺中鲸鱼的身体,一支甚至运气爆棚的刺中了它的尾鳍!

    鲸鱼吃痛,再次发出一声尖叫,潜入水底。

    就在后面的三艘战船的目瞪口呆和满心崇拜之中,鲸鱼拖着战船在海面上疯狂的逃窜,那鲸鱼一会潜入大海,想要潜水到海底却被身上的箭矢拖累潜不下去,一会钻出海面,高高的跃起然后整个身体砸在水面上,水花飞溅,声势惊人。

    三个猛男就各自站在船舷上,手里持着标枪,只要鲸鱼来到水面换气,就毫不犹豫的出手,标枪极其精准的扎倒鲸鱼的身上。

    一次又一次,鲸鱼身上也不知中了多少标枪。

    最后慌不择路也精疲力尽的鲸鱼不知怎地向着海边狂奔,直接冲上了沙滩搁浅,庞大的尾鳍扑腾几下水花,终究流干了血,活生生累死……

    *****

    海岸上早就站满了听到消息前来围观的百姓,见到鲸鱼气势汹汹的直冲到岸边,吓得尖叫四起纷纷逃窜。等到见着那鲸鱼蹦跶几下死掉,这才一拥而上驻足围观,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这可是海神啊!

    传说中的鲲!

    如東縣虽然穷,但是读书人到底还是有几个的,《逍遥游》这种书当然是看过的,便挺着胸向一群泥腿子文盲卖弄学识,这鲲如何如何的巨大,化作大鹏如何如何飞得高飞得远,什么水击三千里、扶摇九万里,将百姓唬得一愣一愣……

    又说这乃是天地之间的神物,伤了它的性命,那是要遭受天谴的!

    气得房俊上前就是两脚,吩咐赶来维持秩序的县衙官吏将其拿下,治罪他一个妖言惑众之罪!

    县衙的管理好不尴尬,帮着说好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人家也没说错啥啊?

    房俊只得作罢,跟这帮没见识的野人就说不清了……

    孙承恩派人给房俊报了讯,原本只是希望房俊能率领水师的战船在海面上逛一圈儿,将那些鲛鲨吓走就可以了,谁知道后来居然来了一条大鱼,还被房俊给杀死了……

    孙县令穿着唯一的一件可以见人的官袍,小跑着过来,擦拭着汗水,面有忧色:“侯爷……您杀它干嘛啊?”

    房俊气道:“怎地?连你这个朝廷命官也认为这是海神,杀不得?”

    孙承恩无奈道:“下官怎会如此迂腐?鱼就是鱼,虽然这鱼跟鲲很像,但到底也不可能是鲲!人家鲲之大不知几万里也,这条鱼才多大?充其量六七丈而已。只是您颇费周折将其斩杀,却是全无用处,不是白挨累么!”

    这话说的……和着本侯捕杀了一条鲸鱼,在你眼里全无用处?

    你这脑子里都是粑粑?

    房俊愕然道:“怎么叫全无用处?这么大的鱼,宰杀切割了之后,在场每一个百姓都能分到一大块鱼肉吧?昨儿你还跟我念叨你们县里的百姓吃不上饭呢,本侯鱼肉都给你送来了,你居然跟我说全无用处?”

    孙承恩也愣了,眨巴眨巴眼睛,瞅了瞅小山也似的大鲸鱼,又瞅了瞅一脸不爽的房俊,疑惑道:“这鱼……能吃?”

    房俊差点气笑了:“废话!什么鱼不能吃?不能吃的那还叫鱼吗?赶紧的别啰嗦,将你们县里的屠夫都叫来,赶紧的杀鱼分肉!”

    先前的那个腐儒又蹦了出来。

    “侯爷,万万使不得!此乃神物,乃是海神的化身!谁要是吃了它,那是要遭天谴的!”8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