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下)
    房俊真的出离愤怒了!

    老百姓都快要饿死了,你特么仗着念了几天书就在这里妖言惑众胡搅蛮缠,是不是你读书人能吃得饱饭,就看不得全天下的百姓都吃上饱饭,好以此来彰显你读书人的地位?

    房俊二话不说,回身从身后兵卒的手里夺过一柄横刀,径直趟着浅浅的海水来到鲸鱼身边,挥刀剜下一块鱼肉,回到那腐儒面前,就这么将这块泛白的生鱼肉塞进嘴里,嚼得咯吱咯吱响。

    所有人都被房俊的举动吓到了……

    房俊强忍着恶心将腥味扑鼻的生鱼肉嚼了几下咽了下去,瞪着那腐儒厉声说道:“老子辛辛苦苦冒死捕杀了这条鲸鱼,就是要告诉这里的百姓,大海之上富饶丰盛,只要肯下力气,什么东西都能吃!老子现在就吃了海神的肉,就在这里等着天谴!若是天谴不来,老子今天就把你这老不死点了天灯,那你去祭奠你嘴里的海神!”

    那腐儒吓傻了,双腿一软,“噗通”就跪下了,神情呆滞的狡辩说道:“这个……那个……天谴这东西,谁知道它什么时候来?”

    房俊狞笑道:“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天谴到底来不来?”

    “不是……杀了海神,天谴一定来!”

    “什么时候来?”

    “老朽不知……”

    “我去你的娘!”

    房俊忍不住了,一脚将腐儒踹翻在地,雪亮的横刀就搁在他脖子上,瞪着他怒道:“你说天谴会来,又不知何时会来,分明就是强词夺理,妖言惑众!这大海就是上天赐予本地百姓的礼物,海里的鱼虾就是养活百姓的口粮!凭什么百姓就吃不得?你这种读书人,读得心肠都坏掉了!想要以此来彰显你读书人的地位,彰显你的博学么?老子今天就挖出你的心肝,看看是不是全都黑掉了!”

    他是真动了怒气!

    这年代识字率太低,人们又向往知识,所以读书人天生就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偏偏有些读书人就是要依靠自己比别人懂得多来提升和保持自己的社会地位,明明就是一件小小不言之事,偏生要故弄玄虚,显得自己知道的更多更厉害!

    娘咧,你读的四书五经也好,诸子百家也罢,就是教你这么愚弄世人,高人一等的?

    都特么把书读到狗脑子里去了!

    那腐儒见房俊面色狰狞,手里寒光闪闪的刀子冲着自己的胸膛比划,吓得一翻白眼晕了过去,裆下湿淋淋一片,吓尿了……

    孙承恩满头大汗,苦笑不已,赶紧将房俊拦住。

    “侯爷息怒!侯爷息怒!此人乃是县中学馆的先生,为人迂腐了一些,但是平素对待县中学子也算尽心尽责。毕竟如東縣贫苦,读书人不多,想要为学馆再找一个先生却是殊为不易……您大人大量,饶了他吧。”

    孙承恩的面子不能不给,房俊这才悻悻然放下刀子,转身对着现场的百姓喊道:“这鱼肉谁敢吃?反正刚刚本侯先吃了,就算有天谴,也有本侯挡着!本侯跟你们说,这鲸鱼一身都是宝,鲸鱼肉比牛肉还要鲜美,鲸脂可以制造蜡烛和颜料,鲸皮质地柔软,表面有绒毛,带花纹,适宜用来做大氅,鲸鳍可以做伞面,骨粉是庄稼最好的肥料……”

    这还真不是房俊吹嘘,鲸鱼一身都是宝,不然小鬼子为何冒全世界之大不韪,依旧我行我素的捕杀鲸鱼?

    经济利益太大了!

    其实鲸鱼还有一样好处,鲸油在高温下粘度不变,因此被用来当作某些精密仪器的润滑油。只不过这里的人不可能懂,他也就没说,心里却是琢磨着是不是成立一个捕鲸队,专门猎杀鲸鱼。

    别提什么保护频危物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面前,一切都是虚妄的。

    至于什么环境保护动物保护之类的,在唐朝来说存粹扯淡。

    饭都没吃饱呢,谁管他鲸鱼还是老虎豹子灭不灭绝?

    仓廪足才能知礼仪,那些人人羡慕的所谓国民素质极高的发达国家,那个不是在掠夺了别人的血汗之后,在丰富的物质基础之上才建立起来的所谓国民素质?

    自己依靠掠夺致富,将别人的国家祸害得千疮百孔,然后还能腆着脸反咬一口别人素质低下,心里难道就没点比数?

    百姓们别的没听明白,但是那句“比牛肉还鲜美”算是听进去了。唐朝时禁止民间杀牛的,牛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谁敢杀牛,官府就敢要谁的命!哪怕是因病或者意外死亡的耕牛,都要到官府去备案,若是私自处理,等着全家遭殃吧!

    所以,牛肉的美味都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现在居然还有比牛肉鲜美的东西,这对于半饥半饱的百姓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何况这么美味的鱼肉?再者说了,什么天谴不天谴的,人家一个堂堂的帝国侯爵都不怕,咱一个泥腿子老百姓怕个啥?

    有一个人站出来,这事儿就算是拦不住了。

    所有的老百姓全都一拥而上,等着屠夫赶来之后将这条鲸鱼大卸八块,然后分肉。

    孙承恩对于房俊刚刚毫不犹豫的吃下生鱼肉甚是敬佩,拱手笑道:“侯爷亲口取食生鱼肉,以此消除百姓疑惑,如此高风亮节心怀百姓,将来必成一段佳话。素闻侯爷才思敏捷才高八斗,不如赋诗一首,以飨盛事,留待后人追忆,如何?”

    房俊赶紧摆手:“这岂不成了自吹自擂?不干!”

    旁边刘仁愿凑趣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侯爷领着吾等在大洋之上与巨鱼搏斗,九死一生,只为让百姓能饱食一顿,或许日后更能多一个谋生的手段,毕竟捕杀这么一条大鱼,就足够好几家人一年生活无忧!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谁听了敢不翘起一跟大拇指?”

    呦呵,这货还学会拍马溜须了?

    房俊斜眼瞅他:“当真要作一首?”

    刘仁愿猛点头:“应该的!”

    房俊又看向孙承恩:“真的要作?”

    孙承恩也是大点其头:“不仅要作,您作成之后,下官会将其刻石摹碑,就立在这片海滩之上,以供后世敬仰!”

    “嘿嘿嘿,”房俊阴笑两声:“你若是不刻石摹碑,本侯跟你没完!”

    孙承恩是知道房俊的文采斐然的,当即道:“绝无虚言!”

    房俊一拍巴掌:“听好了!”

    几个人同时一愣,这就有词儿了?

    “诗词圣手”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能够有幸见识到房俊即兴赋诗,只要水准不是太差,那就是妥妥的一件文坛盛事!况且人家房俊写出来的诗词文章,哪里有次品?

    众人目光崇拜,翘首以待。

    房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鲸鱼:“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众人尽皆愕然。

    要您作诗赋词啊老兄,您背诵《逍遥游》干嘛?

    然后下一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多糖,一个微辣;来瓶雪花,让我们勇闯天涯!”

    ……

    现场只有远处的海浪声,近处百姓谈论鲸鱼的窃窃私语声……

    而房俊身边的几人,各个鸦雀无声。

    尼玛……

    这什么鬼东西?

    “噗……哈哈哈!”

    刘仁愿第一个受不了,捧腹狂笑。

    薛仁贵和席君买早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刘仁轨摇头失笑,这位侯爷啊,就是不走寻常路……

    孙承恩张大嘴巴,能塞进去一个鸭蛋。

    唯有房俊啧啧嘴,有些遗憾。

    毕竟这个年代的人不知“来瓶雪花,让我们勇闯天涯”的梗,未免美中不足。

    房俊拍拍孙承恩的肩膀,一脸期待:“孙县令,如何?”

    孙承恩这才回神,苦笑不得的看着房俊。

    这要是刻石摹碑,您是想要成为千秋笑柄还是咋滴?

    就算您愿意,我特么也不敢啊……17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