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杀鱼
    房俊一首词将在场所有人都给震了,也都被这位侯爷的才华弄懵了……

    这算是词,还是诗,亦或是文章?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

    众人笑得东倒西歪,孙承恩也笑得直喘气。

    房俊很欣赏大伙的反应,戏虐的看着孙承恩:“还敢不敢刻石摹碑?”

    孙承恩哈哈大笑:“侯爷你敢,下官就敢!”

    房俊也大笑:“本侯不敢!”

    开玩笑,这种戏虐之作若是刻石摹碑,岂不是要留下千秋笑柄?

    气氛轻松起来,几个人笑谈一阵,县里的屠夫也来个好几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壮年,杀猪宰羊都是个中翘楚。可是见到了这条小山一般的鲸鱼,都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几个人拿着解手刀比比划划半天,都是一脸懵逼。

    没有骨缝,没有关节,这该从何处下手?

    几个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最后心一横,以往都没有这个经验处理过这种大鱼,瞅着都瘆得慌,这玩意可是海里的霸王,以往只是听老人们说起过,可是谁看过?但凡野兽某一方面与寻常有异,比如蛇特别长,比如狐狸多条尾巴,比如鱼特别大……那都代表是有灵性的,都是修炼到了一定程度,若是贸然杀害,可是要遭天谴的!

    这时候的人们最信这个,谁敢轻易将这么大的鱼五马分尸了?

    房俊还在纳闷,这几个人嘀嘀咕咕的干嘛呢?

    结果没过一会儿,几个屠夫跑到孙承恩面前“噗通”跪倒。

    “县尊,您行行好,放过小的吧!”

    “是呀县尊,这么大的鱼一定是有灵的,就算是死了,也得择一个风水宝地掩埋,不能分尸啊!”

    “咱家里还有七十的老母,三岁的奶娃,您不能让咱全家死绝啊……”

    几个屠夫擦眼抹泪,总之一句话,不敢将鲸鱼大卸八块。

    房俊一脸黑线……

    他也知道这个时代的人迷信,可是动不动就上升到天谴、上升到生命危险这种高度,着实让他无语。老天得是多么闲得没事干,成天就盯着你们这些小老百姓?

    但是这几个家伙死活不敢对鲸鱼下手,房俊也是没辙。

    四周围观的百姓也渐渐有所惊惧,刚刚因为房俊生吃鱼肉带来的感激和震动有些消散。毕竟是事关生死的大事,万一天谴当真来了,人家侯爷富贵吉祥命数强硬能抵得住,他们这些泥腿子能抵得住?

    不过对付这样的小民,孙承恩的经验显然比房俊丰富得多。

    孙承恩一张黑脸阴沉似水,瞪着面前几个磕头作揖的屠夫,冷声道:“大胆!违抗本官的命令,妖言惑众,煽动民心,你等是要造反么?来人呐,将这几个疑犯给本官拿下,关入大牢,等本官返回县衙之后升堂审理,定然大刑侍候!”

    几个屠夫差点吓尿!

    这还跟反贼扯上关系了?

    乖乖!

    其中一个身躯肥壮的屠夫眼珠子一转,当即愤然说道:“小民一时糊涂,差点被这几个坏蛋蒙骗!县尊代天巡狩,那就是天神下凡一般的人物,听县尊的命令怎会受到天谴呢?”

    言罢,这人一跃而起,肥壮的身躯敏捷得不像话,一溜小跑来到鲸鱼身前,也不管头腚上下,挥舞着手里的解手刀就是一顿切割。

    鲸鱼皮被锋利的解手刀割破,露出里面厚厚的油脂,再一用力,便切入到里边雪白纤嫩的鱼肉上。他手脚麻利,几下子便切下一块鱼肉。

    但凡能将屠夫这个行业干得时间长久的,都是油滑之辈。此刻另几人看到这位毫不犹疑的反水,顿时都反应过来。这位孙县尊可是如東縣的天王老子,他的话不听,往后有的是法子收拾他们几个!

    与其害怕不知会不会到来的天谴,还是顾及眼前的刑罚吧……

    “你这人怎说话呢?哪个蒙骗与你了,简直胡说八道……那个啥,等等我……”

    “啊哈,这种大鱼小民可是前所未见,处理起来可是很考校解骨剔肉的刀法,他们都不行,让小民来!”

    最后一个屠夫看着刚刚一个战壕的战友都将他抛弃了,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向着鲸鱼跑去:“误会!误会啊孙县尊……小民这就切鱼肉!”

    看着几个格外积极的屠夫,房俊没好气的啐了一口。

    “欺软怕硬的东西,和着老子和颜悦色的就好欺负是吧?欠收拾!”

    “哈哈!侯爷您久居朝堂,没跟这些乡里的油滑之辈打过交道,所以不知这些人的脾性。您跟他们摆上笑脸,他们就蹬鼻子上脸,把您气得不行。跟他们来横的,他们反而老老实实,乖乖听话。都是些没读过书的,有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签个文书什么的直接画押按手印!跟他们讲理不行,讲法更不行!就得来横的吓唬他们。这些家伙可不是夯货,没念过书,可是鬼着呢!”

    孙承恩哈哈大笑。

    房俊默然。

    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等混迹于市井之间讨生活的油滑小民最是不好对付。你跟他讲道理,他们就胡搅蛮缠,难不成还能当真就砍了脑袋?

    也只能来横的,不听话就揍你,别说什么法律不法律,名字都不会写,懂个屁的法?

    百姓见到几个屠夫吃硬不吃软,都哈哈大笑,难免取笑几句。

    几个屠夫从未见过鲸鱼这种生物,分解骨肉更是无从谈起。一时间手忙脚乱,满头大汗却进展缓慢。知道鱼肉分解了三分之一,方才稍稍找到规律,明白寻常剔骨分肉的解手刀不太适合,便纷纷跟兵卒借来锋锐的横刀,先将鲸鱼的鱼鳍割掉,然后一段一段的分割。

    金灿灿的晚霞斜照在海面上,洒下万道金鳞,绚烂美艳,耀目生花。

    知道傍晚,鲸鱼还剩下三分之一未曾分割。

    房俊命人拾掇柴禾,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炉灶,又取来铁钎子将鲸鱼肉串上,洒上各式调料,命战船上的厨子烤鱼肉。从船舱里捧出几坛子房府佳酿,来了一个烧烤大会。

    果真是“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

    火焰舔舐着串起的鱼肉,油脂滴落在篝火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一阵阵肉香飘散开来。尚在等候分肉的百姓都站了一天,闻到肉香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羡慕的看着围着篝火的一众官员嘻嘻呵呵吃肉喝酒。

    “天谴”所带来的恐惧早就被饥饿驱赶得不翼而飞。在饥饿面前,所有的顾虑都不值一提,填饱肚子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稍微腌制之后烧烤的鲸鱼肉确实肉质鲜美,比之牛羊肉不差分毫,房俊几人大快朵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颇有一些山林草莽的放荡意味,只差一个大秤分金就可以占山为王了……

    房俊甚至把那个腐儒给叫了过来,威逼利诱就差拿刀子逼着他吃鲸鱼肉。起先这老儒宁死不从,被刘仁愿与薛仁贵摁着扒开嘴强行塞进去一嘴鲸鱼肉之后,这老家伙一脸悲愤,咽下了嘴里的鲸鱼肉,厚着脸皮自己又倒了一碗酒……

    房俊等人指着老儒哈哈大笑,当真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无论古今中外,读书人都特娘的是这个德性!不仅无耻,脸皮还厚,你笑任你笑,我自吃个饱!

    这时,一艘破旧的渔船在海边停驻,父子两个渔夫抛下船锚,先是瞅着海滩上的热闹情景疑惑不解,不过稍后便从船舱里每人扛着一大堆丝丝挠挠的东西,趟着海水走上岸来。7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