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三章 房俊立碑,先到先得!
    旗舰打出旗号,率先向海岛驶去,后面的船队全体跟上,浩浩荡荡冲了过去。从天空俯瞰,百余条战船风帆洁白,在海面上齐齐的划出一个弯弯的弧线,留下一条条洁白的尾迹,蜂涌向这座突兀的出现在海中的岛屿。

    长久的飘荡在大海上,对于兵卒的心理是一种极大的磨砺,尤其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原本生活在关中一代的“旱鸭子”,是很难承受这种压抑的。

    既然有岛屿,那就不如让兵卒们释放一下,上岛搜寻补充一些淡水也好。只不过岛上情形不明,自然不能贸贸然全部下船登陆,率先乘坐小船登陆的就是“冲锋队”……

    房俊也不甘寂寞,亲自率领“冲锋队”登陆。刘仁轨自然不敢拦阻房俊,却也不敢如此放任,赶紧让薛仁贵在后边跟上,随时保护。

    “冲锋舟”都是平素捆绑在甲板上的小船,没有帆。可是怀着对于陆地的热情,兵卒们船桨齐飞,数十条“冲锋舟”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陆地。

    距离海滩还有很远,兵卒便已经按耐不住纷纷跳下齐腰深的温暖海水里。房俊也如同普通的兵卒一般,自船头一跃而下,双脚踏上海底的细沙,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令他浑身一颤,一股兴奋的情绪随即涌起,大吼一声:“冲啊!”

    率先冲向岸边。

    其余兵卒被房俊的情绪感染,纷纷怪叫着紧随其后,不时有人因为脚步急促丧失平衡跌倒在海水里,惹起一阵阵爽朗的大笑。

    海水被太阳晒得温热,远远看去宛如碧蓝的宝石,近处观察却是清澈见底,带着淡淡的绿色。沙滩洁白而柔软,时不时的散步着奇形怪状的贝壳。

    海水温柔的舔舐着沙滩,岛上森林密布,风景优美如画。

    终于来到岸上,房俊吩咐道:“先不要疯,四处查探附近的情形,若有异常立即示警,然后搜索淡水。”

    陌生的地方就得时刻保持警惕,一刻也不能疏忽大意。

    “诺!”

    “冲锋队”的兵卒轰然应诺,当即四散开奔向岛上的密林。

    薛仁贵寸步不离的跟在房俊身后,放眼四顾,感叹道:“真美啊!这座小岛就好像镶嵌在大海之上的珍珠一般,俨然犹如世外桃源。只是不知有没有人?”

    房俊干脆脱掉身上的衣服,就这么光着膀子,将裤腿高高挽起,鞋子也脱下来拎在手中,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笑道:“森林这般茂盛,想来岛上是有淡水的。只不过此地距离琉球太远,森林一点砍伐的迹象都没有,应该不会有人居住,琉球的渔民到不了这么远,此岛又不在海图的航线之内,说不得,吾等就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批踏上这片土地的人类。”

    这么一说,薛仁贵也兴奋起来。

    无论做什么事情,第一次总是有着特别的意义,也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两人信步走着,不一会儿就来到森林的边缘。

    薛仁贵摸了摸黑褐色的树皮,看了看通直而下滑的树干,以及顶端冠盖的树叶,说道:“这片森林很大,想必其中定有野兽出没。待会儿让兵卒们四下搜索一番,这一连将近月余每日都是鱼虾蟹蚌入腹,身上都带着腥味儿了,要弄点兽肉打打牙祭才行……”

    说了半天,没听见身后的动静,一回头,薛仁贵吓了一跳:“侯爷,咋了?”

    房俊看着眼前这棵大树两眼发直。

    薛仁贵以为房俊发现了什么毒蛇之类,赶紧四下张望,却是什么也没发现,奇道:“侯爷,您看什么呢?”

    侯爷那眼神,就好似见到了绝世美女一般发直……

    “卧槽!特么的不会是赤血树吧?”

    房俊觉得自己的手都在哆嗦。

    薛仁贵不解:“赤血树是个啥?”

    “刀,刀呢?”

    薛仁贵赶紧将手里的横刀递了过去。

    房俊接过横刀抽刀出鞘,选了一颗细一些的大树,一刀砍在其根部。树皮分裂,露出里边淡红色木质。房俊眼睛都红了,发疯也似的一刀接着一刀要把大树砍倒。

    薛仁贵吓了一跳,不知这位侯爷又发什么疯,不过这么砍树倒是第一次见,砍不砍得倒且不说,就算是砍倒了,保不齐这棵大树也能向他们这边倒过来,将两人砸成肉饼……

    “那啥……侯爷,末将来吧。”

    薛仁贵情商不错,没有直言天底下就没您这么砍树的,给房俊留了一些薄面。可房俊根本顾不上这个,砍了十几刀木屑纷飞,却没砍进去多少,只好将刀子交给薛仁贵:“砍倒它!”

    “行咧,您瞧好吧!”

    薛仁贵也褪去上衣光着膀子,接过横刀,照着房俊刚才砍出的缺口由上而下斜着砍下去。看似没用多大力气,但是每一刀下去都会有一块木片被削下来,没几下就是一个大大的缺口。在一侧砍了有二十多刀,将整棵树砍去三分之二,然后转到另一侧继续。

    树体沉重,重力会向着缺口大的那一边倾斜。

    等到薛仁贵一刀将最后的连接处砍断,整棵大树就吱吱咯咯的倒向了无人的一侧,轰然倒地。

    房俊急不可耐的俯身上前。

    断口处流出淡淡的带着紫色的树液,树心处的木质呈红褐色,木质纹理细密几乎看不出纹路,鼻子凑上去嗅了嗅,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房俊仰天大笑!

    “发财了!发财了!”

    薛仁贵一脸懵逼,看着状若疯狂的房俊,不知如何是好。

    “侯爷……那啥,这树很值钱?”不然为啥说发财了?

    房俊兴奋道:“值钱,不是一般的值钱,关键是有钱你也没得买啊!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赤血树,这木头就是紫檀,而且是紫檀之中的极品,小叶紫檀!”

    檀,梵语是布施的意思,在各种硬木中质地最坚、份量最重,香气芬芳永恒,色彩绚丽多变且百毒不侵,万古不朽,又能避邪,故又称圣檀。

    古代最早关于“檀”的记载,始见于《诗经·伐檀》:“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汉朝以降,即认为紫檀是最名贵的木材之一,多用它作为车舆、乐器、高级家具及其它精巧器物的材料。到了明代,由于皇家及王公贵族的喜爱,明代紫檀木家具,做工似粗,却雕琢有神,神志轩昂。

    十檀九空,越大的树就越是空心,所以紫檀少有超过二十公分的大料,这亦是起价值超高的原因之一。而且这种树生长最是缓慢,五年增添一道年轮,要八百年才能成材!等到了清朝后期和民国的时候,早就没有大料的紫檀木材,愈发珍贵。

    物以稀为贵啊!

    可是眼前呢?

    特么整整一大片森林,全都是赤血树!

    这可都是钱!

    这要是都砍回去,打制成家具之后卖出去,顶得上十座盐田毫不费劲!

    “将这座岛给本侯详详细细的标注在海图上,以后这里建起一座小型的码头,驻军守备,以防盗采盗伐。记住了,这就是咱们皇家水师的聚宝盆,谁特么把这里的地点给泄露出去,老子就砍他的脑袋!”

    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一个人是吞不下的。

    再说房俊从来也没有吃独食的习惯,麾下的兵卒跟着你冲锋陷阵图个啥?还不是升官发财!况且这样的财富必然引起无数人的觊觎,只有将这座岛划为皇家水师的财产,才能阻止那些眼红的人下黑手!

    “真主在上,这难道是紫檀?”

    一个奇声怪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房俊猛然回头。

    居然忘记了船上的这些阿拉伯人!

    房俊瞪着两只眼珠子都快鼓出来的盖迪尔,玛德阿拉伯人也喜好紫檀么?

    这帮家伙最擅航海,说不得就记住了这地方,以后偷偷摸摸的来盗采盗伐!

    房俊眨眨眼,回头对薛仁贵说道,:“立刻,马上,给本侯找块打石头打制成石碑,埋在海边!当年马援铸柱,今日本侯立碑,此地即为大唐之领土!”

    而后又对着盖迪尔豪气冲天的说道:“此地自今而始,即为大唐之领土!吾水师之信仰——脚踏之地,即为我土!谁敢盗采盗伐,休怪本侯无情。犯吾大唐者,虽远必诛!”

    别管后世如何,是不是会像一些岛屿那样最终也沦落到别人的手里,就算将来丢了这里,也能给那些不成器的子孙留下一个法理上的依据!

    老子先跑马圈地,占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