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六章 收房租
    “世叔何以教我?”

    听到这句话,长孙无忌开心的笑起来。

    与之前的客套疏离以及暗自警惕相比,这时候的封言道才算是真心实意的低头讨教。

    只要封言道能够站在他的战线上,那么他对封言道的南下寄予厚望。

    封家的底蕴,绝对深厚而不可测……

    封德彝其人,的确算得上一个异数。

    此人出身于渤海封氏,乃北齐太子太保封隆之之孙,隋朝通州刺史封子绣之子。早年曾为杨素幕僚,后负责督建仁寿宫,升任内史舍人,受到虞世基倚重。江都之变后,又投靠宇文化及,任内史令。宇文化及兵败后,封德彝投降唐朝,逐渐获得唐高祖的信任,官至中书令,封密国公,后来成为当时的秦王李二麾下天策府属官。

    而且与太子建成的党羽尽皆相熟……

    如果说吕布乃是“三姓家奴”的话,封德彝不差分毫,甚至犹有过之。然而与吕布走一家换一姓最后人人喊打终至惨死于白门楼连个说情人都没有不同,封德彝却是处事圆滑人缘极佳,几乎每一任“领导”都对其大加赞赏信任有加。

    可以说满朝文武,都与封德彝渊源深厚。

    而封言道本身亦是天资聪慧,很有仕途天赋……

    “贤侄切莫慌乱,更毋须颓丧。沧海道形势严峻,被房俊一手掌控处处压制,看似前途渺茫毫无机会,但何尝又不是一种契机?形势谁都心中有数,毫无作为也不会有人诧异,更不会有人指摘,然而若是能于无声处响惊雷,定然能让贤侄一飞冲天,名动天下。”

    长孙无忌笑容满满,予以鼓励。

    这话没错。

    现在的沧海道就像是后娘养的,被房俊压制得死死,张亮这样的百战功勋不也是束手无策任凭欺压?没作为是正常的,可是若能在这种情况之下硬生生杀出一片曙光来,谁敢不赞一声了得?

    “江南世家也好,山東士族也罢,更别提咱们关中门阀,都会站在贤侄的背后,全力支持。贤侄尽可以与那房俊周旋,毋须有任何顾忌,但是唯有一点要切记,盐场与市舶司,万万不可轻动!”

    封言道满脸振奋:“贤侄晓得!”

    开玩笑,他又不是傻子。房俊因何被陛下这般信任维护?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货能捞钱!陛下心心念念都是东征大计,这一点连高句丽人都清清楚楚,封言道怎会不知?可以说谁能为李二陛下筹集钱粮,在这个阶段就必然是大红大紫青云直上!

    李二陛下可以无视世家门阀针对房俊的打击,但是这要有一个限度,那就是绝对不能破坏盐场和市舶司!

    这可是李二陛下的钱袋子,谁碰了,保准李二陛下跟谁急!

    长孙无忌挺直背脊,对封言道拱手,正色道:“想必贤侄亦知道吾长孙家与房俊的恩怨,老夫碍于身份,不好对那厮直接下手,可是心中郁愤却无处发泄。贤侄此行,虽然是为你自己的前途打拼,老夫却也在其中收益。在此,老夫预祝贤侄青云直上官路亨通,若是当真能让房俊损兵折将深受打击,将来老夫亲自为贤侄斟酒!”

    封言道连忙起身避开,不肯受这一礼:“小侄定然全力以赴,不负世叔之厚爱!”

    明摆着,长孙无忌就是那他封言道当枪使,用他来对付房俊,以泄心头之恨。

    可是封言道丝毫不觉被人利用。

    人家长孙无忌这是阳谋,招数、话语都在明处,让你清清楚楚的明白我在利用你,却也让你无法拒绝,毕竟对封言道的好处不言而喻。

    都说长孙无忌是个“阴人”,可是玩起阳谋来,照样炉火纯青,让人心甘情愿的入毂,被利用了还心情愉快感恩戴德……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华亭镇公署不远处的一处院落内,传来一声声咆哮……

    此处乃是沧海道的办公之地,是一处两层小楼和几间厢房组成的院落。原本房俊担任沧海道大总管之时,由于其掌握着皇家水师以及华亭镇的事务,从来不在此地办公,而是将所有的事务都放在镇公署处理。

    现如今张亮接掌了大总管一职,与华亭镇、皇家水师自然泾渭分明,不得不将沧海道的衙门设置在此地。也算房俊厚道,事先为沧海道准备了办公之地,否则在华亭镇全境皆是房俊封地的情况下,张亮将不得不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

    可张亮却一点都不感激房俊。

    他甚至认为房俊之所以给他留出了办公之处,就是要将沧海道继续留在他的视线之中,时时刻刻保持着对于沧海道的掌控和压制。

    至于好心什么的,房俊有那玩意么?

    而现在,张亮确认自己的猜测一点都没错……

    他恼火的瞪着面前的一个书吏,恨不得拔出横刀将其一刀两断!

    “你特么是不是找死,居然敢跟本官要房租?”

    张亮双目喷火。

    堂堂一朝国公、一道总管,居然被人追着缴纳房租,你让张亮情何以堪?

    可面前这位书吏不管,对然张亮的暴怒令其有些胆战心惊,却还是口齿清晰的说道:“大总管息怒,非是小的找死,而是咱们华亭镇就是这样的规矩啊!整个华亭镇都是咱们侯爷的封地,所有的房子都是侯爷盖的,直至现在,华亭镇没有一间房屋、一块地皮出售,所有的产业都是侯爷的,包括您住的这座院子……当初沧海道一无所有,侯爷为了分清彼此权责,以大总管的名义跟华亭镇租赁了这个院子,写明了每月租金一千贯。现在您是大总管,租赁契约自然要承担过去……您是明白人,这天底下哪里有租人家的房子不给钱的道理?”

    这事儿其实在理。

    虽然当初都是房俊说了算,但沧海道是沧海道,华亭镇是华亭镇,不能混为一谈。沧海道没有直属的管辖地域,也就没有办公之地,连个屯兵之处都没有,既然落脚在华亭镇的地界上,向华亭镇缴纳房租是理所应当。

    甚至人家房俊没有跟沧海道要战船的停住费用,都以及够得上高风亮节了……

    可问题是这么肤浅的么?

    当然不是!

    当初房俊跟李二陛下要得这个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的职务,拍着胸脯夸下海口,不用朝廷出一分钱,他就能将沧海道拉起来,等到东征之时定然冲锋在前,为李二陛下冲锋陷阵!

    所以,与天下所有的州府行军道都不同的是,沧海道没有朝廷的拨款,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力更生。

    那么问题来了,当初房俊即是大总管,华亭镇又是他的封地,所谓的“房租”不过是个形式,左手转到右手而已。可现在张亮继任为大总管,那就必须真金白银的拿出钱来。

    可是你看过连官署的房子都要缴纳房租的衙门么?!

    张亮不是拿不出这个钱,哪怕沧海道一分钱的财政拨款都没有,他自掏腰包也不是不行。但他丢不起这个人!

    辛辛苦苦谋求了沧海道大总管的职务,结果却连官署的房子都要缴房租?

    他张亮的脸面往哪儿搁!

    张亮一张脸黑似锅底,眼神冒火的瞪着面前的书吏:“你跟本官说不上话,想收房租,让你家侯爷亲自来跟本官说!”

    房俊这个王八蛋,真特么不是个东西!

    他差这点钱么?

    就是为了恶心人……

    那书吏倒也不苦苦相逼,闻言道:“那行,可是小的职责在身,要不您看看给签个字画个押?”

    张亮再也忍耐不住,戟指怒道:“再敢聒噪,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开什么玩笑,堂堂一朝国公,因为房租给人写欠条?

    简直岂有此理!

    张亮也是冲锋陷阵尸山血海里打过滚的,这一下怒发冲冠,气势骇人,那书吏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跑了……

    张亮兀自恼怒,一回身,“砰”的一脚将一把椅子踹飞出去。

    吃饭要钱、喝水要钱、住房子要钱……

    特么的房俊你也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