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七章 檀香岛
    无名海岛上欢呼雷动,士气爆棚!

    再是没见识的人,也知道紫檀木值钱,而但凡读过书的人,更清楚这种稀有木料的珍贵和价值,市面上向来都有“寸檀寸金”的说法,贵族门阀对于这种珍贵木料可谓趋之若鹜,将之视为地位与身份的象征。

    可是现在,整整一座岛,整整一片森林,全都是成材的紫檀木!

    这得值多少钱?

    水师里负责维修船舶的工匠本身就是最优秀的木匠,看着被房俊和薛仁贵放倒的赤血树连嘴皮子都哆嗦了,尤其是那些胡乱砍下来的树枝,更是痛心疾首。

    “这可都是钱啊!怎能就这么胡乱砍下来丢弃?糟蹋好东西啊!侯爷,紫檀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很难成材,生长缓慢,一棵紫檀木要几百年才能成材,而且有‘十檀九空’的说法,成年的紫檀愈发难得。所以别小看这些树枝末梢,照样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随随便便打磨出来一些佛珠筷子小摆件什么的,都能卖个大价钱!”

    随随便便被砍伐下来丢弃得乱七八糟的树枝末梢,让木匠们觉得侯爷这绝对算是“暴殄天物”,只有土老帽才会干这种暴发户的事情!

    房俊现在没心思管这个,先是吩咐了赶紧立个石碑先把名分大义先给占了,然后对行军书记说道:“在航海日志里给本侯详细的记载这座海岛的发现经过,言明此岛乃是无主之地,吾等水师官兵是第一批踏上此岛的部队,并且树碑立传。记住,无主之地,先占先得,从今而后,这就是大唐的领土!”

    他想起釣魚島的前车之鉴,这个岛屿不一定能始终都在大唐的统治之下,或许也有一天会被别人抢去。但是将法理上的手续准备齐全,别国就算抢去,那也是侵略,想要向小鬼子那样假模假式的“打官司”、论证据,门儿都没有!

    若是重活一次,自己还会留下这样愚蠢的破绽,给子孙后代留下麻烦,那才真真是白活了……

    书记官呼吸有些急促,这特么一不小心就开疆拓土了?虽然这座岛小了点儿,但是岛上这么多的紫檀木,妥妥的一座发财岛,往后肯定名闻天下!

    “侯爷,卑职马上就写,可是此岛无名,是否应当取个名字,一则便于书写记载,树碑立传也得有个名字,二则彰显主权,从此便是咱大唐国土!您是侯爷,是最高长官,这个名字只能您来取。”

    道理是真的不错,不过周围的兵卒尽皆对这位平素不苟言笑的书记官报以鄙视的眼神。

    瞅你平素一本正经的,原来拍马溜须的本事也这么溜……

    为此岛命名,房俊的名字将会随着岛名彪炳史册,万世流传,后世只要提到此岛,便会想起大唐贞观十四年华亭侯房俊率领水师兵卒踏上此岛,将此岛划为大唐领土之内,这是何等的荣誉?

    这比直接送钱送美女的效果可高得多!

    命名这种事是一定要的,不过房俊没打算将这个荣誉独自揽下:“稍后咱们来一个公投,由校尉以上的军官各自取一个名字,全体兵卒有一个算一个投票决定,得票最多的那个即为岛名!”

    所有的兵卒欢声雷动,激动不已!

    对于绝大多数的兵卒来说,能够为一座海盗命名,哪怕只是参与其中也绝对是这辈子都难以抹灭的回忆和荣耀!

    而房俊的这个提议对于提升兵卒的集体荣誉感更是大有裨益。若不是水师兵卒数量太多,他都想将所有人的名字都直接刻在石碑上…

    继而,房俊看着小侯赛因和盖迪尔等阿拉伯人,冷着脸威胁道:“记住了,此地乃是大唐国土,尔等休要心怀觊觎之心,否则就是同大唐宣战!还是那句话,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阿拉伯人虽然眼红岛上的紫檀木,就算哈希姆家族再有钱,也不能无视这样一笔庞大的财富。但是与大唐掌握的震天雷相比,孰轻孰重他们也分得清,毕竟再多的财富也不可能换取战争的胜利……

    盖迪尔给小侯赛因翻译了,小侯赛因这个时候倒是没有犯中二病,很痛快的表示:“完全拥护房俊的决定,承认此岛乃是大唐的国土,并且愿意作为见证人,予以佐证。”

    房俊很满意阿拉伯人的知情识趣。

    接下来,兴奋不已的水师兵卒便召开了一次会议,商讨此岛命名的问题。

    不过这也这是一个过程而已,大多数人都认为房俊其实就是在胡闹。您是长官,叫什么名字还不就是您说了算?

    最后的结果自然也是以房俊的提议为准——檀香岛。

    其实房俊是想恶趣味的直接去一个“檀香山”的,又或者“通吃岛”也行……

    名字确定,水师分出了十几条在风暴中不同程度破损的战舰负责砍伐、运输紫檀木,并且回到华亭镇之后招募石匠,前来檀香岛雕刻石碑。

    其余的战船稍作休整之后,继续出发踏上茫茫大海,前往林邑。

    战船上,闲极无聊的房俊命工匠拿出几根先前随意砍伐的赤血树树枝,打磨成一个个小木块,做成了一副麻将。这种“国粹”先前房俊在礼部的时候已经“发明”出来,很快就风靡关中,深受欢迎。

    大海之上航行是非常单调苦闷的,整天对着茫茫大海对于人的精神是一种残酷的磨砺,神经脆弱一些的人都有可能被憋得发疯……

    房俊将小侯赛因和盖迪尔都拉到他的旗舰上,传授这种“国粹”的玩法。

    “国粹”之所以能被称之为“国粹”,就在于它老少咸宜的魅力,无人可以抵抗,尤其是在寂寞的大海之上。于是,水师旗舰之上便整天整天的响起稀里哗啦的麻将声……

    半月之后,船队抵达儋州以东海域。

    儋州,即为后世的海南島。

    又十日之后,船队已经遥遥望见大海西面的大陆。

    *****

    此时的南越,北部在大唐交州总管府的管辖之内,南部则是林邑国。

    船队沿着海岸线一直向南,期间靠岸抓了十几个当地的渔民充当向导,然后房俊又根据自己的记忆在海图上划了一片区域,仔细搜寻。

    终于在七八天后,找到了一处天然的良港。

    即为后世的岘港……

    船队驶入港内,稍作休整,然后一分为二。一部分留在此处构建一些简易的设施,以供船队的修整补给,另一部分则由田运来及两名水师军官率领,继续南下由马六甲进入印度洋,一路前往阿拉伯麦地那……

    “不要急,别管那些阿拉伯人如何催促,记住你这次的任务最主要的并不是通商,而是锻炼出一支能够适应远洋航海的船队。慢慢走,一边走一边学,要向阿拉伯人多多请教,论起船只的先进技术,他们不如我们,可论起远洋航行的经验,我们不如他们,不要抹不开面子,要虚心请教,学到身上方是艺!”

    临行前,田运来听着房俊不厌其烦的叮嘱和教诲,心内感动。

    “侯爷放心,小的知道侯爷的志向,定然走一路学一路,以后成为侯爷的爪牙,为侯爷探索这片茫茫的大海,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田运来表忠心,却被房俊一巴掌扇到后脑勺。

    “什么叫爪牙?老子是大魔王啊!努力吧,未来的史书之上,定然有你的一席之地!记住了,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人是最重要的,无论遭遇什么情况,把这些兵卒和船员务必给本侯活着都带回来!”

    “诺!”

    田运来大声应是,满腔豪情壮志!

    半年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兵卒,谁能想到现在却成为一支船队的总管,将踏上汉人从未到达过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