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零九章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十月份的林邑已然酷热,即便是晚霞落幕依旧湿热苦闷,徐徐的晚风带来的不是凉爽舒适,而是黏稠压抑,似乎随手抓一把空气都能攥出水来……

    房俊洗了个热水澡,热茶是不能喝了,命随从用硝石制了冰块,将葡萄酿放在其中镇了一会儿,便有兵卒前来禀报,林邑国王的世子求见。

    房俊听得一愣,林邑国王的世子?消息还真够快的,水师这才刚刚到地方便追上来。不过想到林邑国的都城僧伽补罗即汉人口中的占城便在岘港之北三五十里之处,也便释然。

    若是放在大唐,一支莫名其妙的部队忽然到了长安三十里的地方,李二陛下估计炸毛了……

    岘港之北有海港大占海口,大占海口向西便是占城,这三个地方相当于一个等边三角形,相距各三十里左右。

    到了人家的地头,怎么可能不见人家的世子?

    “来了多少人马?”房俊问道。

    这若是放在大唐,面对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定然要全军压上,要么统统歼灭,要么收编俘虏……林邑国不可能那么强势,想必对方也知道来的是大唐的水师,必定不敢造次。

    可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地盘,小心一切总是要的。

    “只有十几名随从,方圆二十里之内并无军队的踪迹。”

    水师当中由席君买调教的斥候是绝对可以信赖的,房俊稍稍放心,便让人将这个林邑国的世子请来,他自己则安坐不动,天朝上国的谱是一定要摆一摆的。若是亲自出迎,说不定人家感受到的不是尊重,而是这个官员没霸气……

    想要房俊出迎,必须的事林邑国王亲至才行。

    没到片刻,便有一个身材瘦小浓眉大眼的中年来到船上,大步进入船舱。

    此人四十上下年纪,身材瘦小,目测不过一米六,头发卷曲,面色黝黑,一双眼目却是明亮灵动,精光四射。身上一袭深色的常服,有些褶皱狼狈,款式却是与大唐习俗完全相似。

    “林邑国世子范镇龙,见过侯爵阁下。”

    这位一出口,房俊便知道那个阮向汉定然与这位世子有过接触,否则不可能这么快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房俊并不在意,那阮向汉毕竟是林邑的国民,向国王禀告是应当应分,只要他能将房俊交待的事情做好,这些都无所谓。

    房俊这才站起身,笑呵呵的抱拳施礼:“此来林邑有些唐突,本应先去占城拜访国王陛下,只是远航疲惫,待修整几日之后再行觐见,却不曾想世子居然亲自前来,本侯受宠若惊啊。”

    客气话都会说,他根本就没有去见林邑国王的打算。此来的目的只是为了稻种,顺带收购一些粮食,皆是他自己的私人行为,又非是两国正常的邦交,见那个国王干什么?

    不过人家的世子上门,自然要给点面子。

    范镇龙微微一愣,说道:“侯爵阁下难不成不是受到交州总管府的指派,前来救援林邑?”

    房俊比他还愣:“此言何意?”

    范镇龙一看房俊的表情,便知道自己怕是误会了。

    可是你这上百艘的战船气势汹汹的跑到林邑来干嘛?

    心中藏了疑问,范镇龙微微踌躇,组织着话语。

    房俊便虚引一下:“来来来,范兄请坐,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范镇龙躬身致谢,在房俊的下首坐了。

    房俊将盆子里被冰块满起来的酒瓶子扒拉出来,打开盖子,在高脚杯里给范镇龙慢慢的斟上一杯:“范兄尝尝,此乃西域葡萄佳酿,冰镇之后,最是消暑解渴。”

    让了一下,却发觉范镇龙没动静,房俊诧异抬头,见到范镇龙的眼睛都直了……

    范镇龙是真的傻眼了!

    薄如蝉翼、晶莹剔透的玻璃高脚杯,如此的奢华优美,还有那圆滚滚的玻璃酒瓶子,这是怎么做出来的?林邑人不擅经商,但是来自各国的商贾却是不少,这等近年在大唐兴起的玻璃制品甚是受到贵族的欢迎,范镇龙亦曾有过几套碗碟,视若珍宝。

    这种玻璃制品剔透明亮有若水晶,但是有一个缺点,品质极其脆弱,稍有不慎便会破裂。这样脆硬的东西,是如何制成如此优美的造型?

    简直巧夺天工!

    然而这毕竟是奢侈品,想来必是有什么秘法,方能如此,虽然新奇,却也可以接受。

    但是那盆子里哗啦啦一块块的泛着淡淡冷气的晶莹剔透的东西,却实在是范镇龙理解不能,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冰块?

    范镇龙没离开过林邑的国土,也从来未曾见过真正的冰是上门样子,只是在汉人传来的史书典籍当中略窥一二,在脑海当中想象过这种神奇的东西。

    他知道水要在很冷的天气下才会凝结成冰,然而林邑常年湿热,稻谷一年三熟,从未下雪,更不会结冰!

    这冰块儿是哪里来的?

    房俊看着范镇龙的神情,便知道这小子大抵是被冰块给镇住了,倒也不能怨他见识浅薄,毕竟当年西域的那些爷们儿不也是一样被夏天的冰块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他将盆子端到二人面前的桌上,笑道:“可以尝尝,都是用干净的井水冻的。”

    说着,自己先捏起一块,放到高脚杯中,斟满葡萄酒,微微晃了晃,冰块撞击玻璃杯发出“当啷啷”的声响,然后浅浅的抿了一口。

    冰凉透爽,沁入心脾。

    范镇龙咽了口口水,颤巍巍的伸出手将一个冰块温柔的抓在手中,感受着冰凉彻骨的寒意,犹如捧着稀世奇珍一般虔诚而珍视,然后闭上眼睛,将冰块儿放入口中。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里头会不会有上门毒药之类的玩意……

    冰块入口,一股森寒的凉气在口中翻腾,一瞬间传遍四肢百骸,所有的暑气消散一空,精神为之振奋。

    这就是冰啊……

    范镇龙差点热泪盈眶。

    跟冰块相比,那奇形怪状的玻璃器皿也不显得那么珍贵了。他脑袋里全都是震撼和不可置信,这冰块遇到热量就开始融化,这位侯爵是如何将它从遥远的大唐穿越大洋之后保存到这里的?

    这简直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一刹那间,房俊的形象在范镇龙的心目中无比的高大神秘起来,这位来自于遥远而繁华的大唐的侯爵阁下,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神秘感个高贵的气质,林邑的贵族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乡间老农一般无知而低贱。

    人家这才是真正的贵族啊……

    房俊看范镇龙如此震惊沉迷于冰块之中,不得不提醒他道:“范兄,未知您亲自前来,可是有何见教?”

    范镇龙这才醒过神,心中暗暗后悔,怎能忘记如今身处之险境,在范氏基业存亡危机面前沉迷于享乐之中?

    口中的冰块尚未完全融化,范镇龙舍不得吐掉,也不知道这东西可以嚼碎,只好一使劲儿……咽下去了。

    “会侯爵阁下的话,在下此来,乃是求援……”

    听着范镇龙的话语,房俊一脸震惊。

    这也太巧了吧?

    六七月间,大将陈景硕阴谋叛乱,被阖族斩首。其人却只身逃走,投奔真腊国,引真腊国大军攻入林邑国境内。陈景硕乃是林邑国大将,对于国内的兵力部署山川水道都了如指掌,真腊国大军在他的带领下避实就虚如无无人之境,只两个月便攻打到国都城下。

    国王范梵志无奈,不肯坐视林邑国亡国自己成为亡国之君,带上珍宝亲自前往北边的交州总管府,请求大唐军队出兵帮助林邑国抵御外敌。

    恰好房俊与此时赶至,范镇龙以为是父亲范梵志求来的援军,是以才在得到消息之后快马赶来。

    房俊就呵呵笑起来,这才是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他心思开始转动起来,琢磨着如何捞取一些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