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十章 没好处的事情谁干?
    大唐兵威之盛,天下莫可抵御。

    房俊从未想过若是参与到林邑国的战争当中会不会敌得过真腊军队,这不是自负,而是自信。若说西北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或许对抗大唐府兵尚有一战之力,那么东南亚的这些沐浴着汉民族文化成长起来的国度,从古至今都是渣渣一般的存在。

    其实不仅仅是大唐,历史上任何一个大一统的中原王朝,在军事实力上对这些东南小国都是碾压的态势,随时随地教他们做人!

    自己麾下的水师现在就算是精锐亦有不下于三千人,且装备了重甲、震天雷,这样的实力在东南亚这些小国面前足以灭一国而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打仗就是要死人的,军人马革裹尸算不得什么,但每一个士卒的生命都要死得有价值,能够为国家带来利益,亦能够为其家中父母妻儿带来足够的补偿。

    那么,房俊就要衡量帮助林邑国抵抗敌国入侵从而有可能承受的损失,是否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若是能够承受这样的损失,并且能够在林邑国身上得到可以令自己满意的补偿,那么这一仗就可以打。

    反之,房俊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自己先灭了林邑国!

    别说什么仁义道德,国与国之间,一切的作为都是利益的权衡……

    范镇龙看到房俊陷入深思,顿时紧张起来。

    隋朝立国未久,因林邑久未至长安朝贡,隋文帝即派遣大将军刘方南征林邑国。刘方率领大军一路长驱直入打到林邑国都,掳走神庙之中祭祀天地的金神十一个.之后退兵。隋炀帝大亚元年,炀帝再次派军南征,那一次覆灭林邑国,分林邑国领土为三郡.幸好后来大隋国内不靖,大军不得不返回。

    林邑国在范梵志的带领下经过浴血苦战,方才复国。

    之后就是唐朝建立,林邑王摄于国威以及被大隋两次灭国,再也不敢造次,每年朝贡不绝,力图修复之前破损的关系……

    然而林邑与汉人打打和和,双方的关系也始终僵硬冷淡,反倒是民间来往日渐增多,商贾联系不断。

    这一次真腊大军压境直扑都城,以林邑国的军力绝对无可抵御,眼看又一次亡国在即。范梵志走投无路,不得不远赴交州总管府,以重金请求唐军南下,帮助林邑国抵御真腊的进攻。

    谁知道交州总管府会不会派兵前来?

    房俊的到来简直就像是天神的指引,或许这就意味着林邑国命不该绝!

    范镇龙去能让这等机会在自己的指缝间溜走?

    若是当真因为自己没能劝服房俊,而交州总管府那边亦不能出兵从而导致林邑国灭亡,那范镇龙也只能以死谢罪,否则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汉人虽然屡次覆灭林邑国,大多数的原因只是林邑国时而膨胀认为自己无需去看汉人的脸色,但是每一次都被现实狠狠的打脸,在汉人的军队面前,无论林邑国的占族子民如何英勇敢于牺牲,都不过是螳臂当车,灰飞烟灭……

    幸好林邑国距离汉人的中原实在太远,使得汉人看不上这块狭小的土地,每一次都是在占领之后便即撤军,占族子民才能每一次都复国成功。

    但若是被近在咫尺的真腊灭亡,那么所有的占族子民都必须逃亡四海了,真腊人必将所有的占族人统统杀死,达到长久霸占这片土地的慾望……

    “侯爷,林邑国与大唐一衣带水,同源同宗,一向仰慕中原文化,从来都与中原亲近。汉人在林邑国内行商,所受到的待遇与占族人无有不同,往上数五百年,我们也都是汉人的子孙啊!您不能眼睁睁的瞅着林邑被真腊覆灭,吉蔑部落都是茹毛饮血的野人啊!”

    范镇龙忍不住悲呼,情真意切,七情上面。

    其实他这纯粹是胡说八道……

    林邑国者本是汉朝日南郡象林县,伏波将军马援开汉南境,置此县。汉末大乱,功曹区连杀县令自立为王,自此立国。传数世,其后王无嗣,立外甥范熊为王。

    可以说,林邑国境内多有汉民后裔,但是林邑国王室与汉人却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房俊呵呵一笑,当哥哥是历史小白么?

    既然你小子忽悠哥哥,那就别怪哥哥下手太狠……

    “范兄明鉴,非是本侯不愿出手相助,奈何本侯麾下兵卒乃是大唐皇帝私人禁卫所属之皇家水师,本侯有号令之权,却无擅开边衅之权。若是帮助林邑国抵御外辱,则难免有兵卒死伤,本侯如何向皇帝陛下交待?况且林邑与真腊距离大唐千里之遥,尔等争斗,实在与大唐无关,大唐又怎能厚此薄彼?”

    范镇龙愣了一愣,咬了咬牙。

    他是个聪明人,父王范梵志一向对其寄予厚望,皆因在平素处理政务当中显示出来的睿智和果决。

    兵卒有死伤,无法向大唐皇帝交待,那就是要林邑国来承担战后的抚恤;林邑与真腊之间的战争与大唐无关,那么大唐出不出手,帮谁出手,就要看谁更加识时务……

    范镇龙毫不犹豫的说道:“请侯爷放心,若是有大唐兵卒伤亡,林邑国愿意以大唐规定之抚恤十倍赔偿之。大唐若是能够帮助林邑国抵御外敌,则林邑国愿意拿出十万贯当作大唐军队的军费,所有的粮草兵械皆由林邑国提供。同时,本人另外赠送侯爷五万贯当作谢礼。”

    抚恤金算我的,粮草兵械也算我的,你拿回去十万贯对朝廷有交待,而五万贯就是你答应出兵的报酬,是你的净收入……

    不得不说,范镇龙这人办事当真是面面俱到。

    只是可惜,他太小看了房俊的胃口……

    房俊哑然失笑。

    五万贯就想哥哥给你卖命?

    呵呵,哥哥只要愿意,分分钟就能赚个几百万……

    他摇头道:“范兄误会了,在下乃是大唐的臣子,对陛下忠心耿耿,岂能为了一点私利,便擅自参与到两国的战争当中?这不符合大唐的利益。而且,本侯此次之所以率领船队来到林邑国,是带着任务来的,主要是求购一万石一年三熟的稻种,还有一百万石稻米……”

    稻种和稻米可不一样,完整的稻种可以种到地里长出稻子,稻米是脱壳处理之后的大米,只能吃,种到地里可是啥也长不出来……

    范镇龙惊愕道:“敝国也是近些年方才发现了一年三熟、极其高产的稻种,连大唐都有所传闻了么?”

    房俊心里一跳,卧槽!

    现在真的有占城稻了!

    终于到了自己所熟悉的领域了,对于农业上的事情,房俊可以秒杀这个时代的所有农夫!占城稻如此大名鼎鼎的品种,他怎会不知道其中详情?

    占城稻虽然以占城为名,但实际上却是原产于印度半岛,后来传播到马来半岛,然后在唐朝末年才传进中國,在宋朝得以大规模的推广。

    别看占城稻的品种优良,但是其实林邑、真腊、暹罗等国的粮食并不高,为啥?这帮子“野人”很懒,根本不会而且也不屑于去精耕细作,反正人家这地方水量充沛气候适宜,随便怎么鼓捣都能收到粮食,挨那个累干啥?

    耕作粗放又无灌溉措施,稻米都是直接种到地里便任其自然生长,想想都知道,产量能高才怪了……

    房俊自然不能在范镇龙面前露出迫切的情绪,故作镇定的说道:“只是听闻一个阿拉伯的胡商说起过此事,是以这次本侯便接着训练水师之际,前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的有啊?”

    范镇龙场子都悔青了。

    他倒不是舍不得稻种,而是这种稻种林邑国也很少啊,一下子就一万石……

    不过与国祚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范镇龙打定主意,既然要让这位手握兵权的侯爷满意,那就别抠抠搜搜的人家挤一点自己答应一点,干脆一步到位,将这位镇住!

    当下咬咬牙,范镇龙大气说道:“没问题,一万石稻种,算是在下交侯爷这个朋友,白送给你!至于一百万石稻米,待到真腊军队退兵之后,侯爷只需支付半价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