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敲你一竹杠!
    范镇龙这人是真的大气,而且有魄力。既然有求于你,那就随你开价。父王范梵志前往交州总管府请求援军一直到现在都杳无音讯,谁知道你能不能成?

    他不敢赌。

    房俊的到来就好像是上苍的指引,范镇龙认为这是诸天神佛给他们范氏王族的一个救赎的机会,他绝对不能任由这个机会溜走。

    反正只要林邑国还存在,他范氏王族还是这片土地的王者,多少代价都不过是转嫁在百姓的头上而已。反之,若是范氏王族一朝覆灭,这些东西不还照样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

    与其被真腊国覆灭之后一无所有身死族灭,还不如送给大唐搬来救兵,还能趁机跟强盛的大唐结下一份善缘,何乐而不为?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眼前这位大唐侯爵的无耻……

    这件事的性质其实就跟做买卖一样,房俊手里有兵,可以帮助林邑国渡过灭国的危机,那么他自然有底气漫天要价。而范镇龙有求于人,还价的底气自然不足。

    但是他这般敞快的答应了房俊的条件,让房俊意识到林邑国是当真富有,那么自然就要坐地起价……

    “呵呵,范兄没明白本侯的意思啊,本侯此次来到林邑国,是奉了陛下的皇命,求购粮食和稻种只是分内之事,范兄允诺所购粮食半价,本侯承您的情,可是说到底,咱们大唐仁义为本、礼仪之邦,一定是要付钱的。如此一来,本侯也只是完成了本职任务,不褒不贬,无功无过,如此而已。但若是参与到贵国与真腊的战争当中,这就严重违背了大唐的国策,损害了大唐的利益,所以……你懂得。”

    房俊唉声叹气,一脸为难,为范镇龙解释自己的“为难之处”。

    其实违背屁的大唐国策,大唐对于周边国家的国策只有一个,那就是“乖乖的我就不打你,敢挑事儿就打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才不管什么林邑打真腊还是真腊打林邑,林邑亡国与真腊亡国跟大唐有个毛的关系?反正都是天高地远鞭长莫及,管也管不过来的地界儿,人脑子打出狗脑子又与大唐何干?

    爱咋咋地吧。

    说到底,大唐的对外政策,其实就是没政策……

    可范镇龙哪里知道这些?

    他以为房俊说的是真的,毕竟林邑国前往大唐朝贡了,谁知道真腊去没去?若是各自都朝贡称臣,那么大唐还真就没理由厚此薄彼。

    他恼火的是房俊的贪得无厌!

    条件这不是都谈好了么?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临时起价!

    听明白了,一万石赠送的稻种和百万石半价的稻米,这是房俊拿来交差的,是公账,有了这些可以保证大唐朝廷不会追究房俊擅自出兵的责任。

    然而想要房俊出兵,单单让他对朝廷有交待还不行,还得让他对自己有交待……

    意思很明显——老子自己没好处,闲得蛋疼啊掺和你们这些破事儿?

    范镇龙毕竟是有气量的,只要房俊愿意出兵,那条件就随你开。想来也不过是一些黄白之物,刚才允诺五万贯人家看不上,那就翻一倍?

    “小的明白侯爷的难处,这样,条件侯爷您开出来,小的的斟酌着办,定然不会让侯爷对上对下无法交待,吾林邑国也世代感念您的恩德,您看如何?”

    说着漂亮话,其实范镇龙心里也有些打鼓。

    瞅着这位如此奢华的生活品质,得多少钱才能看得入眼?

    谁知房俊一脸不悦,正容说道:“范兄想必是误会了。你我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本侯定然交了你这个朋友,况且林邑国与大唐一衣带水渊源深厚,本侯怎能为了区区私利,在如此紧要关头要挟范兄?这种事,本侯绝不为之!”

    范镇龙愈发忐忑了。

    这话听着当真舒爽,但是也表明了现在房俊的心里绝对不是打着要钱的主意。

    “但凡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句话范镇龙是肯定没听过的,但是不代表他不明白这个道理。若只是要钱,范镇龙可以任凭房俊开口,大不了就是搬空僧伽补罗的库房,又有什么打紧?

    反正若是大唐不出兵,早晚库房里的那些宝贝都得给真腊国掳掠一空……

    深吸口气,范镇龙坦然道:“是小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深感抱歉。侯爷有何要求,但说无妨,只要小的能够做主的,绝不吝啬。”

    “好!”

    房俊一拍巴掌,赞许道:“范兄当真有魄力,林邑国后续有人,未来在范兄的领导之下,定然繁荣昌盛!吾大唐愿意世世代代与林邑国结成盟友,不离不弃,友谊长存!”

    范镇龙张张嘴巴,震惊不已。

    这是要跟林邑国结盟的节奏?

    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若是放在以往,范镇龙定然嗤之以鼻。大唐虽强,可是天高地远,你能奈我林邑何?当年大隋不是照样兵强马壮,打得我林邑国军队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可是结果呢?不还是得乖乖的撤军!

    强龙不压地头蛇!

    你来我逃,你走我追,林邑距离中原太远了,后勤辎重补给完全跟不上,兵势再强也徒唤奈何!

    但是现在不同了。

    汉人王朝拿林邑国没辙,可是周边这些真腊啊暹罗啊这些国家却个个都比林邑国强大,三天两头的烧杀劫掠,动不动就大军入境直奔国都,谁受得了?

    而汉人之所以拿林邑没辙,就是因为路途太远,无法长期驻扎大军。可偶尔派一支军队来帮助林邑国大败入侵者,后勤辎重由林邑国负责供给,那就完全没问题!

    范镇龙激动得满脸通红:“父王临行之前,授予在下玉玺金印,全权代理国事,因此在下完全可以做主答应侯爷的要求,林邑国与大唐结盟,永不背叛!”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范镇龙得有多傻才会拒绝?

    房俊呵呵一笑,摇头道:“范兄此言差矣,若只是单单一份结盟文书,你认为大唐朝廷的衮衮诸公能看得入眼?那其实就跟废纸没什么两样。”

    范镇龙奇道:“那侯爷的意思是……”

    “你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给朝廷上的那些宰辅啊大臣啊王爷们看看,让他们认为与林邑国结盟是有好处的,否则每一次林邑国受到侵略都要大唐派兵,可大唐凭啥呀?说句实在的,无论做生意还是做朋友,谁都不能一味索取而从不付出,这样的友谊岂能长久?”

    范镇龙一想,还真有道理!

    这位侯爷看着年岁不大,但是说出的话却饱含哲理,不能小觑啊!

    “那侯爷您说,此时该当如何?”

    房俊坐直腰板,肃容道:“其一,林邑国开放一处港口以供大唐驻军,毕竟大唐距离林邑太远,若是林邑遭受侵略之后向大唐求援,而大唐再派兵前来,怕是未等到地方,林邑国已经完蛋了……”

    范镇龙当即点头:“这没问题,侯爷您看哪一个地方合适?”

    说的在理,无法拒绝。

    房俊指了指脚下:“本侯看这个地方就不错,虽然贫瘠了一点,但是港口的地形挺合适。另外,依本侯之见,不若将此地作价出售给大唐,成为大唐的永久领土。如此一来,大唐就可在此处加以经略,再无后顾之忧。”

    范镇龙顿时就黑了脸……

    永久领土?

    这已经涉及到主权的问题,你这么搞,跟真腊国有什么区别?

    是可忍孰不可忍,范镇龙当即就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