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十七章 范梵志
    当然,成立政党是绝对不行的,李二陛下分分钟剁了他喂狗……

    但是可以将自己的政见、思想抛出来,让那些认同他的人走到一起,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

    这才是正途啊!

    岂不是比自己瞎胡搞有有用的多?

    至于用何种手段传播自己的观点,容易啊,写书呗!

    “三不朽”之中的“立德”自己怕是一辈子也达不到那种境界,可是立功、立言,却未尝不能尝试!

    国富论、资本论、海军战略论、地缘政治论……虽然不可能通篇默背,但是阐述其中的观点绝对没有问题!

    麻蛋,这可比抄抄诗词当文豪牛逼多了,搞不好哥们儿有可能成为古往今来天上地下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绝代思想家?

    简单的话语是没法解释如此宏大的系统问题的,房俊只好说道:“等闲暇之时,本侯再为尔等详细解说,或许稍后本侯写本书出来,再相互探讨吧。”

    房俊著书这种事情,刘仁轨和薛仁贵是半点都不怀疑的。

    此时尚未有八股文,科举策论亦刚刚兴起,文才何以彰显?便唯有诗词一途。诗词做得好,便说明文采高,至于儒家学派内部的学术讨论,那个局限性太大,寻常文人是搞不懂的……

    而天下诗才最彰者为谁?

    毫不夸张的说,房俊若称第二,无人敢为第一。

    城下的战斗已然接近尾声,先前真腊国军队的零星抵抗已经全部消失,战斗变成了追逐战,大批大批的真腊军队或是投降或是斩杀,胜局已定。

    房俊抹了把脸上黏糊糊的不知是汗水还是雾水,叹气道:“这破地方的气候真是要命,以后负责再次驻扎的部队有的罪受咯!”

    刘仁轨笑道:“也不尽然,西北方面大规模的战争越来越少,除了吐蕃和土谷浑之外,余者皆不敢轻易掠大唐之锋芒。武将功勋只能在战场之上获得,天下太平了,武将哪里去捞取功勋?可以预见,若是再此地驻军,主官的位置必然抢手,毕竟是深入别国的一个据点,时刻危险环伺,一任主官坐下来,升个一级半级还是容易的。”

    天下太平了自然皆大欢喜,但武将就郁闷了,不打仗哪来的功勋?所以自古以来,所有的武将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鹰派”,这是本身的利益所决定,与政见无关。

    自交州总管府前往僧伽补罗城的海路上,范梵志心焦如焚。

    他从律陀罗跋摩一世手中接过林邑国王的王位,三十几年来兢兢业业无有一时懈怠,力求将林邑国经营成强盛一时的王朝,能够独霸天南,制霸一方!

    所幸,他干的还算不错……

    尤其是在与汉人王朝的博弈之中屡次获胜,更是让范梵志的声望在林邑国人当中不可一世!不管是汉人王朝无暇难顾,亦或是当真腐朽不堪,总之范梵志亦曾在多年前率领大军攻入过交州腹地,攻城略地打得汉人狼奔豕突!

    那个时候的汉人王朝,叫做陈朝……

    可惜啊,汉人总是能在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以为盖世英雄,收拾河山,统一天下,建立一个睥睨四海的强盛王朝!那一次,是一个叫做杨坚的武将,建立一个叫做大隋的国家……

    汉人大业元年,杨坚的儿子隋炀帝杨广派遣大将刘方率军南征,一路长驱直入攻无不克,志得意满的林邑国遭受到毁灭性打击,没有几天,国都被攻克,土地被占领,林邑国覆灭。

    范梵志见机不妙先行掏出僧伽补罗城,这才幸免被俘的厄运。随后派遣使者前往长安,贡献了无数的奇珍异宝,这才使得无心占领林邑国的隋军撤兵,林邑得以复国。

    自那以后,范梵志被汉人打得出了心里阴影,再也不敢对汉人有一丝一毫的不恭。哪怕是在大隋即将覆灭的时候,他也不敢向北哪怕派遣一兵一卒去攻掠汉人的土地。

    事实证明,他的决策是绝对正确的……

    大隋虽然灭亡,新建的大唐则以一种令人称目结舌的速度崛起,而且更强悍,更伟大!

    即便是北方那号称三十万控弦之士的突厥,也被大唐军队打得丢盔弃甲狼奔豕突,仓惶见远遁到大漠的最深处,悲哀的舔舐着伤口,再也不敢南下一兵一卒。

    范梵志用最快的速度向大唐皇帝进献了贡品,表达了臣服。

    大唐也接受了他的臣服之心,至此,林邑国与大唐之间,维持了将近二十几年的和平。

    汉人军队的强勇剽悍,一直如同梦魇一般隐藏在范梵志心里的最深处。大隋军队已然覆灭林邑国不费吹灰之力,而击败大隋的大唐军队,又会强悍到何等模样?

    所以当真腊国悍然入侵,林邑国军队节节败退被直捣国都的紧要关头,范梵志第一个想起来的念头就是向大唐请求援兵!大唐的交州就在林邑国的北边,交州总管府所在的宋平縣距离僧伽补罗城大概一千五百里,所幸若是由僧伽补罗城前往大占海口,然后由大占海口出海乘船前往北方在海防附近顺着红河溯流而上直抵宋平縣,也就是四五天的时间。范梵志知道依靠林邑国的军队无法抵抗真腊象兵的冲击,果断启程北上,将国内诸事交由儿子范镇龙处置,自己亲自前往交州总管府请求援兵!

    可令他绝望的是……

    唐军拒绝出兵!

    范梵志现在耳边还回响着那位总管府长史的刻薄的话语:“你们林邑国不是能征善战么,不是独霸天南么,不是不服汉人王化么,何以居然前来大唐求援?抱歉,我们的士兵正忙着换防调动,没空搭理你们这些蕞尔小国之间过家家一般的闹腾!”

    幸灾乐祸啊!

    范梵志完全绝望了,他连交州总管的面都未见到,便被一个长史冷嘲热讽的无情拒绝。

    无奈,范梵志只得心灰意冷的踏上归程。

    他知道,自己率领林邑国三番五次的趁着汉人虚弱之时反戈一击,早已使得所有汉人都对林邑国没有半分好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自作孽,不可活……

    罢了罢了,就让这一条命随着林邑国的覆灭而死去吧,最艰难的时刻,怎么也要跟林邑国的军队和百姓站在一起拼死相抗,这才不负头上这一座王冠!

    只是不知僧伽补罗城是否能抵挡得住真腊国这么多天的攻击?

    到了大占海口,看着港口内忙碌的汉商、胡商,范梵志恨不得将这些人统统杀掉!这些人对于林邑国毫无一丝忠诚可言,他们只是做生意,才不管跟林邑国做还是跟真腊国做,若有必要,这些商贾会摇身一变成为强悍的匪寇,甚至帮助真腊国攻打林邑国的城池……

    换乘了马车,范梵志虚弱疲惫的赶往僧伽补罗城。超长距离的旅行,早已耗尽了他最后一丝体力,坐在马车上的范梵志只是微微摇晃几下,便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睡梦之中,他梦到僧伽补罗城在真蜡军队的象兵冲击下城墙坍塌,军队溃败,一群群真蜡军队犹如涨潮的海水一般蜂涌冲进城内,烧杀劫掠,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他是被一阵阵冲天的欢呼声所惊醒了。

    脸色苍白虚弱之极的国王陛下差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浑身酸涩痛楚散了架一般。

    车帘撩开,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

    “父王!您可终于回来了,儿臣率领大军在唐军的帮助下击退了真腊人,就连他们的大丞相都被儿臣与战场之上俘虏,僧伽补罗城保住了,林邑国保住了,父王!”

    范镇龙激动的热泪盈眶!

    范梵志彻底愣住了……

    交州总管府拒绝了他的请求,不会派兵前来援助,他都以为自己赶回来的时候国都之内已经尽是真腊军队,他的林邑国早已彻底败亡覆灭。可谁又能想得到,就在山穷水尽亡国在即的时候,会有一支神兵从天而降,帮助林邑国守住了国祚,击退了敌人?

    天无绝人之路!

    范梵志激动得打起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