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曲线救国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一种无奈。

    有媳妇有米也有锅,却偏偏没柴火,这是一种悲哀……

    房俊看着自己殚精竭虑写出来的这一份策划,很是烦躁的叹口气。

    要用什么样的渠道来修筑岘港呢?

    正郁闷着,优哉游哉的聿明少爷走了进来……

    这位仁兄自打船队到了林邑国,便到处走走看看欣赏林邑风光领略异域风俗,整天抓不到人影。连房俊率领水师在僧伽补罗与真腊象兵大战的时候,这位都不知道在哪儿浪呢……

    “呦呵,聿明少爷,多日不见,小弟思念的心情好度日如年呐……”

    房俊明显有怨气。

    你是高手啊,平素你想到哪儿去浪随你的便,可是咱们真刀真枪的战场的时候,好歹你也应该站在咱身边充当一个合格的保镖吧?

    聿明雷似乎没听懂房俊的抱怨,毫不在意的做到椅子,自顾自斟了一杯温茶饮下,长吁了一口气。

    “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以前久居原之地,谁能想过万里之外的大海之滨,居然还有如此风俗迥异之国度?”

    房俊好问道:“这些天你都跑哪儿去了?”

    聿明雷道:“走了几处地方,侯爷大抵尚不知道,这林邑国崇拜梵天,无限制的举行祭祀。认为透过祭祀,使人和神可以直接沟通。子民崇尚自然、歌咏自然,尤其崇拜神格化的自然神——梵天、毗湿奴和湿婆神。之所以崇拜他们,是因为三大主神各司其职,共同主宰宇宙的一切,梵天创造宇宙,主宰人类的命运;毗湿奴维护宇宙间的和平,展现赏善罚恶的大无畏精神,故最得人们敬仰;湿婆神不但能毁坏宇宙,同时能降伏妖魔,繁衍生殖……所以人们只能服从神的权力,崇拜主神赐给人们的生活,而严格遵循既有之不平等的种姓制度……嗯,纯粹扯蛋。”

    一脸不屑。

    房俊愈发好了:“你们聿明氏不是自称神的侍者么?怎么到了这里你反而不信神明了?”

    聿明雷翻白眼道:“何者为神?神乃超脱五行之外,无形无质,无所不能。林邑国所谓的婆罗门教连原盛行的佛教都不如,佛教之诸天神佛且不说是不是真的存在,单单只是劝人向善便只得褒奖一番。可这婆罗门不过是披着神明的外衣行奴役剥削之猥琐行径,与神明何干?”

    房俊嘴角扯了扯:“呵呵……”

    难道天底下所有的宗教最本源的奥义,不是人为的制造不平等的阶级达到剥削的目的么?

    你所信奉的那个神,也特么是扯蛋……

    不过说到这个婆罗门,房俊倒是心一动。

    或许一次做做章?

    刘仁轨神情凝重:“侯爷,以末将看,应当在驻军之严谨信奉林邑人之宗教,若是有人被这个婆罗门腐蚀,一经查出,严惩不贷。”

    房俊深以为然。

    别说什么宗教信仰自由,既然是军队,是国家的暴力机器,那只能有一个声音,一种信仰——精忠报国!

    若是士兵信奉了宗教,难免会对同一种宗教的信众抱以同情,这是万万要不得的……

    不过现在倒不用如此紧张,房俊刚刚想起了一个方法或许可以曲线救国也说不定。

    “本侯若是以尊重婆罗门的名义,向婆罗门捐赠一大笔钱,然后林邑国王室为了表示回报,承担岘港的建设,你们以为如何?”

    聿明雷对这种事情听都不愿听:“挺不错的……”

    他只对纯技术方面的事情感兴趣。

    刘仁轨则精神一震:“挂羊头卖狗肉?”

    房俊干咳一声,不悦道:“其实你可以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刘仁轨嘿嘿一笑:“那还不都是一个意思?”

    让商贾承担岘港的修建会导致国内那些腐儒的反对,那用商贾的钱来捐赠给本地的宗教已达到关系融洽的目的,这个你不能反对吧?而林邑国王室为了感谢水师对其所信奉之神祗的尊敬,从而承担起岘港的建设,这个你也不能反对吧?

    虽然说到底都是同一笔钱,但是这么转一下,好似后世的洗钱似的,变成合理合法的了。

    至于林邑国王室会不会甘心拿出这笔钱,一点都不用怀疑。所谓的婆罗门,根本是林邑国国家机器之下的玩物,换句话说,房俊前脚捐赠给婆罗门的银钱,后脚进了范梵志父子的腰包……

    “既然如此,咱们立刻前往僧伽补罗一趟,与范镇龙商议一番。”

    刘仁轨应了一声,待岸准备马车。

    “咱们坐船去!”

    房俊说道。

    刘仁轨不解,岘港距离僧伽补罗城也不足五十里,可若是走水路那饶了远。

    房俊道:“去大占海口看一看,不是说那里乃是林邑国最繁华的港口么?看看与大唐的海港有多大的差距,也看看大唐的商贾有多少,日后这些人可都是要来到咱们岘港经商的!”

    将岘港建设成为大唐与林邑国贸易的心,这是必须要干的事情。否则单单只是驻军又有什么意思?商贸所带来的可是无庞大的税收……

    岘港被大唐皇家水师购买,自今以后成为大唐领土的事情,几乎是随着海风在大占海口的汉人之间传播!

    大占海口的大唐商贾像是一群三十好几岁的老光杆子陡然听到有人门说亲,那叫一个欣喜若狂!

    怎么可能不欣喜?

    客居异乡本不易,所从事的又是低贱的商贾之事,平素可没少受欺负!林邑国这帮兔崽子并不怎么太将大唐商贾当回事儿,毕竟跟汉人硬碰硬的干了很多灰,虽然负多胜少,但骨子里的敬畏之心并不是太严重。

    更何况汉人虽然强悍,但那是指的军队,与商贾何干?

    汉人歧视商人,全天下都知道,不少国家有样学样也看不起商人。算是商人在别国受到侮辱欺压,汉人的朝廷也大多是不管的。

    如此一来,自然助长了各国压迫汉人商贾的风气。

    为了赚钱,汉人商贾也只能饮气吞声,谁叫老祖宗闲得没事干弄出一个“士农工商”的低等阶级,将商人归于下贱之列千年?在林邑国经商的确受气,这帮兔崽子做生意的时候是真的傻,随便汉商们大把大把的赚钱。可是不讲理的时候也是真的浑!想怎么样怎么样,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

    虽说交州总管府在北边不远处的宋平縣,可那帮官老爷根本不管事儿,自己优哉游哉的做着小买卖,至于别的汉商都死光了他们才高兴……

    现在好了!

    岘港成了咱们的地盘,连驻军都是咱们汉家男儿,还有谁敢欺负咱?算挨欺负,那也是受自家人的欺负,咱心里舒坦……

    再者说,花钱购买了岘港的乃是华亭侯房俊,房俊何许人?

    那是有着“财神”名号的男人,可以说是大唐最富有的商人!前来林邑国经商的商贾,时常往来于林邑国与大唐之间,对房俊的名声自然是如雷贯耳。现如今的大唐商界,房俊那是神一般的存在!

    早已成为关商业集散地的房家湾码头有谁没听过?

    在那里,所有的交易都按照规章制度来办事,从没有什么以权谋私、以势压人的丑闻出现!所有的商人都一视同仁,不管你是家资万贯的豪商巨贾,亦或是零零散散针头线脑的小家小户,从来不会区别对待!

    这简直是所有汉商的福音!

    若是能够得到皇家水师的庇佑,诺大的南海还有何处是大唐商贾去不得的地方?

    是以,当十几艘皇家水师的战船驶入大占海口港湾的时候,无数的商船像是沙丁鱼一般涌了过去。

    谁不想跟这位“财神爷”混个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