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二章 王师!
    海面上白矾如云,桅杆如林。

    几百条商船蜂拥而至,都为了向这位在海外为大唐开疆辟土的华亭侯致敬,若是顺带着能都打好关系受了“财神爷”青睐,那自然再好不过……

    战船上的兵卒被陡然而至的商船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有不开眼的当地势力想要对侯爷不利,纷纷全副甲胄的奔上甲板,刀出鞘弓上弦,甚至那四艘新式战船上的火炮都掀开了炮衣,将火药和铁弹塞进炮膛,就等着形势不妙便轰他滴娘!

    船舱里的房俊也有些懵,透过舷窗看着四周云集而来的商船,有些冒汗。

    这是中了埋伏?

    幸好刘仁轨冷静,稍微观察,便提醒房俊道:“侯爷,应当是大唐的商贾慕名前来,您听……”

    房俊凝神倾听。

    “吾等参见华亭侯……”

    “侯爷扬威域外,彰显汉人雄风,吾等敬服参拜!”

    “参见华亭侯!”

    “侯爷威武!”

    ……

    原来是此地经商的商人知道自己前来,所以特意赶到迎接!

    房俊稍稍松了口气。

    刘仁轨哼了一声,不悦道:“瞎胡闹!侯爷乃千金之体,怎可冒险与海上接见?末将这就将其尽数驱逐!”

    房俊赶紧摆手道:“且慢,本侯出去见见。”

    刘仁轨大骇:“侯爷,万万不可!外边乱成一团,谁知有没有待人混迹其中,伺机对侯爷不利?安全为上,侯爷切不可露面!”

    房俊不答,扭头看向聿明雷:“聿明少爷可否为本侯护法?”

    “护法”一词乃是多种宗教之中都曾见过的用语,林邑国本地的婆罗门教亦有此称呼。据说佛陀为顾虑末世会有诽谤正法、破坏寺塔者,就派请四大声闻、十六阿罗汉等护持佛法。梵天、帝释天、四天王、十二神将、二十八部众等听闻佛陀说法后,都誓愿护持正法,这些拥护佛法的众神被称为护法善神……

    当然,房俊此时说出这个词语,多是调侃取消之意,显然未将在林邑国极为势大的婆罗门教放在眼中。

    聿明雷就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小生便为佛爷护法一次,保准让那些魑魅魍魉近不得身!”

    房俊哈哈一笑,对一脸无奈的刘仁轨说道:“给本侯升起龙旗!”

    刘仁轨没奈何,再者他也对聿明雷的身手奉若神明,有他在房俊身边就算有贼子不开眼想要从远处偷袭也无妨,若是近战,这十条战舰之上的一千水师精锐,保管让任何人都来得去不得!

    当下,急忙出舱吩咐兵卒将各条战船上的龙旗升起来!

    一般情况,战船上的龙旗是不会轻易升起的。要么与敌人接战,要么接受上级巡视,其余时间都是不会升起龙旗的。毕竟龙旗的质地与风范不同,往往一场远洋航行下来,龙旗的布料便被海风侵蚀,破败不堪,有辱国体不说,也起不到提升士气的作用。

    海面上聚拢而来的商船越来越多,大多数的商贾都站在船头以示恭敬。陡然间见到那一条条大唐战船最高达的桅杆上缓缓升起三角形状的明黄龙旗,顿觉一股热血在心底涌起,一瞬间便蔓延全身。

    满腔热血,豪气盈胸!

    没有比远离故土远赴海外异乡的人们更能感受到一个强盛祖国的重要性!然而林邑国的国人对于汉人并无多少敬畏,哪怕现如今的大唐兵强马壮繁荣昌盛,毕竟离的太远,锋芒毕露的威势难以远及这番邦异域……

    可是现在不同了!

    眼前这支舰队,就是大唐皇帝陛下的私人舰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皇权!

    而这样一支舰队在面对他们这些商贾的时候升起龙旗,就是告诉他们——哪怕天再高、海再远,大唐皇帝亦未曾忘却他们这些汉人子民!

    龙旗与尔等同在!

    一时之间,商船上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孩子在外面被欺负,家里人赶来撑腰”的感动,他们纷纷整理仪容,就站在船头甲板上,对着那一面面迎风飘荡的龙旗长长一揖,深深弯下腰去,口中大呼道:“大唐,万岁!”

    “万岁!”

    “万岁!”

    “万岁!”

    顷刻间,海面上众口一词,声势震天!

    那股万民一心的威势足以震荡海面,席卷层云!

    四周看热闹的林邑国人以及其他各国的番人胡商尽皆震惊得目瞪口呆,浑然不知这些一向温和友善的汉商为何爆发出这样惊人的气势?

    等到见到那被上百条商船团团围住的悬挂着龙旗的战船,方才恍然大悟。大唐购买了林邑国两处港口成为永久国土这件事,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远近皆知。

    所有汉商之外的商贾,只能用羡慕嫉妒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有领土,有驻军,就意味着自此之后,这一片辽阔的海洋就是汉人的后院,就意味着那些亲善和睦的汉商从此再也无人敢于轻易折辱敲诈!

    可羡慕嫉妒恨又能如何?

    谁叫人家的背后有一个强横一时、睥睨天下的大唐!

    房俊走出船舱,迎面而来的就是那山呼海啸一般的“万岁”之声!

    那一声声齐心协力、气势恢弘的的“万岁”之呼,让房俊心底的一种民族自豪感陡然升起。

    就是这个感觉!

    咱们汉人生于世间,就是要有这般睥睨天下的豪情壮志!

    咱们有盛世汉唐,有四海来朝,有国大民骄!

    房俊要做的,就是将这股民族自豪感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让汉人的子子孙孙都能够这样挺直脊梁、勇敢无畏的大声喊出来——大唐,万岁!

    房俊高高举起手臂,朗声道:“本侯此来林邑,乃是代天巡狩!自此之后,岘港、金兰两处港口,皆为大唐之领地,而岘港亦为大唐市舶司于海外的第一处分司所在之地,所有往来大唐、林邑国之间的商贸,皆有此地中转!若无岘港所出具的税票,则一律视为走私,不许进入大唐交易,一经查获,严惩不贷!”

    他的声音清朗激昂,在海面之上悠然远播。

    所有前来参见的汉商都有些傻眼……

    咱们一腔热血的赶来觐见王师,结果您一照面就给咱谈钱?

    虽然做生意就得交税,交给林邑国还是交给大唐都是一个样,但是您这样直接真的好么……

    房俊自然不会干出这般煞风景的事情,所以他接着语气铿锵的大声喊道:“但是!在各位文明行商、合理交税的同时,大唐皇家水师舰队,将会保证各位在大海之上以及林邑国本地的安全!巍巍大唐,战功赫赫,吾辈军人,不紧要守土安邦,亦要维护大唐子民之利益!犯吾大唐者,虽远必诛!”

    “轰!”

    海面之上不啻于引爆了数百枚震天雷!

    所有的汉商也好胡人也罢,只要能听懂汉话的全都失声尖叫!

    帝国水师,会保护商贾的安全?!

    我滴天!

    咱们商贾不是下贱之人么,何时受到朝廷如此重视?

    “侯爷,您这话可当真?”

    不知那一条船上响起一声质问。

    房俊肃然道:“本侯执掌皇家水师,本侯说的话,毋须质疑!今日念尔等无知,不予怪责,日后若是有谁胆敢质疑本侯的话语、质疑水师之权威,定不轻饶!”

    “哈哈哈,吾等草民漂泊异乡,本就是用命挣一口饭吃!自古以来飘荡在海路之上的商贾有多少是被海盗匪寇杀死,有多少是被番邦的胡人欺压残害?就连那近在咫尺的高州总管越国公亦对吾等不加理会,任由胡人欺凌!却从未想到,侯爷能够率领水师于万里之遥的番邦异域开疆拓土,更承诺护佑吾等之生命安全,实乃吾等商贾之再生父母,请受吾等一拜!”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立在一条船上,语气慷慨。

    四周商贾受他言语激励,当即再次对房俊施礼。

    房俊笑呵呵的站在船头还礼,笑问那位老者:“不知老丈名讳,可否见告?”

    那老者呵呵一笑,捻须道:“在下张仲坚。”

    房俊微笑抱拳,心里却略感诧异。

    这名字……

    怎地有点耳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