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冯盎
    吕宋也好,印尼也罢,那地方的土著都特么不是好东西!古往今来,无数汉人漂洋过海下南洋谋生路,辛勤劳作开荒耕田,将一个个荒芜的岛屿耕种得稻谷飘香、物阜民丰。

    而那些土著在干嘛?

    偷奸耍滑、好吃懒做、不事生产……

    然后等着汉人富裕起来,便眼红于汉人所掌握的财富,这些禽兽一般的土著纠集起来对汉人大肆屠杀抢夺财富,烧杀淫掠丧尽天良!

    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哪怕是在吹嘘人类文明无比闪耀的二十世纪,各种各样针对汉人的屠杀照样接二连三,惨无人道……

    没有了身后强大祖国的庇佑,那些背井离乡的华夏子孙便是待宰的猪猡,任人鱼肉,扒皮喝血!

    若是有可能,房俊当真想率领麾下水师对那些南洋岛国来一次浩浩荡荡的屠杀,将那些畜生都不如的土著统统杀光,让他们从此绝种!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皇家水师扬帆启程,踏上返回大唐的征途,留下担任岘港总管的刘仁轨。岘港总管这个职务是房俊随口捏造出来的,但是这个编制归于皇家水师之内,即便朝堂上的那些大佬不爽,也完全没有理由阻拦。

    至于李二陛下,是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而购买岘港这件事,也必然会得到李二陛下的支持。毕竟只要开通岘港的商路,以前的零散商贾自此之后将会成为有组织的商业行为,“海上丝绸之路”将会第一次成为大唐的一条重要商贸通道,与“陆上丝绸之路”齐头并进,为大唐的繁荣昌盛添砖加瓦,也更能让大唐的赫赫天威传遍天下。

    而促成这条“海上丝绸之路”愈发繁荣的,便是“东大唐商号”……

    皇家水师其实就是“东大唐商号”供养的私家舰队,李二陛下现在处于“貔貅”状态,银钱也好粮秣也罢都是只进不出,一切都在为东征高句丽做好准备。他只管皇家水师能不能带来利益进项,至于费用,别来烦朕!

    李二陛下又不傻,还跟朕要钱?

    “皇家”两个字就很值钱了好吧……

    以“东大唐商号”繁荣“海上丝绸之路”,以“皇家水师”来保障“海上丝绸之路”的安定,又以“东大唐商号”来滋养、壮大“皇家水师”。

    三只之间相辅相成,构筑了大唐的海上威慑力,以及遍布东西方的商路航道。

    可以想见,当李二陛下东征高句丽,想要完成一统大陆的千秋伟业之时,这条沟通南北、连接东西的海上通道,将会对那场大战产生怎样的决定性作用。不说其他,单单只是来自海外的粮食辎重,就足以令国内负担大减,令李二陛下喜笑颜开。

    行至廣州都督府只是,船队靠岸一次,补充补给。

    留在岘港的兵船超过一百艘,兵卒一千左右,而檀香岛那边更是船多兵少,毕竟距离大陆的路程太远,承担运输紫檀木的船只要多……

    如此一来,现在船队所搭载的兵员便远远超过了额定数量,对于食物、淡水的消耗极其严重。既然非是战时,房俊自然不愿意让麾下的兵卒飘在大海上吃苦,林邑国距离华亭镇的海陆可不近,中途靠岸一次给兵卒放放风补充一下食物和淡水,是很有必要的。

    此时廣州分内港外港,外港名叫扶胥港,北面隱隱可見丘陵台地,南面的黄埔港湾这时候叫做溺谷湾,扶胥港位于溺谷湾北缘,珠江前后航道在溺谷湾汇合后向南沿狮子洋直通虎门入南海。

    扶胥港附近的江面阔达一公里以上,舟楫如云帆桅林立,出出进进的各国商船数不胜数,一派繁荣昌盛之景象。此处乃是中外船舶进出廣州的必经之地,而且能为远航船只提供淡水、食品及日用品,既是中外商船的停泊场所,也是进出口商船的检查站……

    两晋一来,廣州都是声名远扬的天下第一大港。

    房俊也想见识见识这个一千多年前便已经誉满神州的海港,谁料未等下船,便有几名一身甲胄的武官赶来求见……

    “越国公召见?”

    房俊微微一愣。

    说实话,他对于“岭南王”冯盎可没什么好感。这位虽然名义上响应大唐统一,也确实未曾有谋反自立之迹象,然则牢牢把持岭南财政军权只是岭南始终未曾融入大唐的真正体系之内却是不争之事实,而此举也导致岭南之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游离于中原政权之外,在冯盎死后,屡次三番的搞事情……

    在房俊看来,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投诚大唐交出权力做一个富家翁,将爵位世代传承下去也算是对子子孙孙有个交待。要么你就魄力大一点干脆竖杆子搞獨立,是死是活也算一条好汉。

    就这么不上不下的抻着,算怎么回事儿?

    不过好歹人家是为国公,他也的确对这位历史上褒贬不一却威名赫赫的“岭南王”颇为好奇,自然不会拒绝见上一面……

    南海神庙紧临珠江,距离扶胥港仅有几步之隔。

    冯盎显然对于房俊很是重视,早已安排了华丽的马车等候在港口,大抵是第一时间接收到房俊到来的消息之后,便安排了这次会面。

    然而他们所认为象征着身份地位的豪华马车,在房俊眼里却是不屑一顾。无他,这玩意既没有橡胶轮胎又没有减震器,实在是颠簸得厉害。

    婉拒了几名武官的乘车邀请,翻身跨上一匹战马,请武官在前带路。孰料他的举动反倒是赢得了廣州都督府几名武官的好感,是汉字就应当策马疾驰,像个娘们儿也似的坐马车算怎么回事儿?

    席君买与薛仁贵自然不会放心房俊孤身赴会,点齐五十名兵卒在后面跟随,刘仁愿则留下来看顾船队……

    南海神庙建于开皇十四年,是廣州百姓祭祀海神的所在。

    神庙主体建筑是一座五进的殿堂,中轴线上由南而北分别有牌坊、头门、仪门及复廊、礼亭、大殿、后殿昭灵宫,中轴两侧有廊庑、碑亭等。

    院内树木参天,虽然已经入秋,但岭南气候湿润温暖,数目依旧枝繁叶茂,遮天蔽日。

    此时庙内并无香客旅人,想来是冯盎事先封锁了入庙的门路之故。正中的大殿面阔为三间,进深二间,分心墙用两柱,梁加雕刻鳌鱼等纹饰,前后两侧均设垫台,硬山顶,二龙争珠陶塑瓦脊。仪门面宽三间、进深四间,硬山顶、两侧与复廊相通。

    庙里供奉的南海神据说是民间东南西北死海神之一……

    在庙里上了一炷香,便在武官的带领下退出大殿绕过一道影壁,来到东边的一处跨院。

    院落内树影婆娑,一栋房屋轩窗洞开,一个身影正坐在宽敞明亮的地板上。

    武官弯腰示意,房俊微微点头,信步入内。

    房屋轩窗洞开,八面来风,加之院内树影婆娑,甚是凉爽,浑不见岭南之地特有的潮湿闷热。

    一位身着宽袖大袍的八旬老者正跪坐于光滑的地板上,聚精会神的守着面前一尊火炉上的铜壶。听到脚步声响,老者微微抬头,雪白的美貌轻轻一抖,混浊的老眼淡淡的扫了房俊一眼,便又垂下头去,淡淡说道:“来啦。”

    似乎他刻意从高州老家赶来相见的房俊不值一顾……

    房俊倒没有在意,在这个年头活上八十岁就是人瑞之中的人瑞了,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位执掌岭南半辈子的大佬?